(全章免费阅读)半路夫妻 林安梁茹

2020-05-29 06:02

半路夫妻

推荐指数:10分

《半路夫妻》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林安梁茹,由一页打造的都市情感小说,正在万读小说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林安三十,正是当打之年,却一觉醒来,多了个漂亮老婆……

《半路夫妻》 第1章 你是我老婆? 免费试读

“只能给你这么多了,剩下是给妞妞交住院费的。林安,你为了赌,连女儿的命都不要了吗?”

耳畔突然传来得女人声音,让林安有些意外,他愕然睁开双眼,就看到自己面前,正站着一个年龄二十几岁,眉目娟秀的女人。

女人略显消瘦且呈现出一脸营养不良的惨白,她将几百块塞进林安的手里,看向林安的目光,也尽是失望。

林安愣了一下,狠狠挠了挠头,诧异问道:“你……你是谁啊?给我钱干什么?”

林安一脸懵逼的四下望了望,灰白色的幽长走廊里,满是消毒水的味道,不时有几个护士急匆匆地从他身旁走过。

自己在医院?林安越发茫然了。

他分明记得自己喝了两杯以后,就困得不行,倚靠在案台上眯了一会,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医院?还有这个女人是谁?

面对林安的疑惑和质问,女人只是淡淡苦笑了一声,伤心道:“呵,林安,你没必要这样,你真的绝情到,连自己老婆都不想认了吗?”

说完话,女人便哭了起来,最后咬着牙,继续道:“你如果不想给妞妞治病,我不指望你,你没必要这样绝情,妞妞的病,我自己想办法,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手续吧。”

说完话,女人转头哭着跑开了,只留下原地越来越不知所以的林安。

林安望着远去女人的背影,狠狠挠挠头,大声道:“离婚?没吃药吧你?谁和你结过婚是怎么着……”

老婆?妞妞?父亲?离婚?

这都什么跟什么?林安一脑袋官司。自己这辈子连女人都还没碰过,怎么就一觉醒来,多了个老婆,貌似还有个需要治病的女儿?林安并没多想,权当自己遇到了一个神经病女人。

正想着,林安突然感觉内急,赶忙跑向了厕所,只是在洗手的时候,林安整个人都傻眼了,因为此时他呈现在镜子里的,竟然是个完全陌生的面孔,厚重的眼袋,一脸的颓废像,浑身邋里邋遢,还有那一身挥之不去的烟油味。

林安吓了一跳,整个人下意识向后跳了一大步,险些栽倒。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林安下意识惊呼了一声,“我穿越了?还是怎么回事?”

这一幕,让林安有些难以接受,自己好端端的,怎么一觉醒来就变了身份?这一切不会是梦吧?不,一定是梦!

只不过林安虽然这么想,但周遭的一切、以及林安自己的感官,似乎都在告诉他,这一切的的确确都是真的,貌似他真的变成了别人!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林安沉思良久,虽不情愿,但他除了接受自己变成了别人的事实,已然没有别的选择了。

林安彻底懵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地走出厕所,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改变,他不知自己身世、不知自己身份,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点什么。

他下意识地从身上摸出一根烟,正要点上,却猛然一把被人给抢走了。

接着林安就听到一个严厉的声音冲着自己呵斥道:“这里是医院,禁止吸烟,你以为是你家啊!”

斥责林安的,是个护士,此时正一脸鄙夷的瞪着林安,讽刺道:“哼,你这种人到底怎么想的啊?你女儿心脏病连住院的钱都快交不起了,你竟然还抽着四十多一包的南&京?你老婆拼死拼活打工赚来给你女儿救命的钱,你竟然还要拿走去赌博?你这种人真让人恶心,活着干什么?”

说完话,女护士一把将那只烟扯成碎片,丢进了一旁垃圾桶里,干啐了一口林安,转头走开了。

女护士的话,让林安怔了一下,疑惑的皱了皱眉。

林安不是傻子,女护士的话,加上刚刚和那女人的对话,林安已然对自己的过去有了个大概猜测。

只不过越是如此,林安就越是心绪难定。自己到底穿越成了一个什么东西身上啊?女儿病重他不管,自己抽着几十块一包的香烟,妻子赚的血汗钱还被他要去赌博?

这还是人吗?

不,这他妈是人渣!

林安猛地给了自己一巴掌,这巴掌一是为林安自己打的,他气不过自己竟然穿越成了这么一个废物,二则是对这身体原主人发自内心的愤怒。

他默然又想起了方才自己那个便宜老婆,跟着过去那个自己,想必她也吃尽了苦头,刚刚自己竟然还骂了对方,想到此,林安心中莫名涌出一股愧疚感,他看了看自己手心里的那几张钞票,咬了咬牙,追了上去……

医院缴费窗口。

一个工作人员从里面递出一张单据:“还要再交一万。”

梁茹闻言怔了一下,接着将自己包里零零整整的钱都搜罗了一遍,满脸都是尴尬。

“那么多啊,我……我可能没那么多钱,能宽限我一段时间吗?要不我把身份证压在这里都行的。”梁茹卑微的望着对方,脸上写满了祈求。

只不过对方却是一脸漠然,冷冰冰道:“不行,没钱就办出院吧。”

“出院?不,不行啊,我女儿……”梁茹无助的还想再哀求两句,对方却一把拉下了帘子。

妞妞正在接受治疗,怎么可能半路中断啊,梁茹急的猛锤了一下大腿,但那可是一万啊,自己要去哪筹集这么多钱。

就在此时,一只手突然从一旁伸了过来,是林安,梁茹有些讶异,他已经拿了钱,不是应该走了吗?

旋即梁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死死抓起那一千块,几近愤怒地向着林安咆哮道:“林安,你要干什么?你想去赌,钱我也给你了,但这是给妞妞治病的钱,你真想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死掉吗?你还算个父亲吗?”

说话间,梁茹眼窝再次湿润了,咬着牙,歇斯底里地瞪着林安,她已经想好了,如果林安今天敢强行抢走这一千块,自己就跟他拼了,压抑了几年的怒火,此时已然涌到了梁茹的嗓子眼。

她对林安早就失望透顶了,对这段婚姻也彻底绝望了,她和林安早就水火不容了,也就更不在乎和林安的关系再恶化几分。梁茹甚至能够想象得到,接下来,林安必然是对自己一通拳打脚踢,毕竟过去每次都是如此。

梁茹忐忑的等待着,只是这一次她错了,林安非但没动手,反而连一丝动怒都没有,只是深沉而略带愧疚地望着自己。

突然,林安伸过来的那只手动了一下,梁茹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却发现林安并不是要打自己,只是摊开了手掌,露出手心里五张皱皱巴巴的钞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