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爆宠鬼手医妃

2020-05-29 06:03

紧接着,她也被抬了起来。

明若邪都能感觉抬着她的宫人吓得瑟瑟发抖,手都在颤,随时可能把她摔下去。

“小松子,她、她的身上全是伤,全是血,怎么可能还活、活着?她身上都是冰凉的了……”

“听说死人都是僵硬的,她还是软的,应、应该还活着吧?”那个叫小松子的宫人也说得颤抖。

“可这一身的伤,又不知道丢在这里多久了,就是活着也就剩下一口气,咱们就这么把她抬回去,她该不会在金銮殿上断了气吧?”

崔公公吓了一跳,说着:“她如果真在金銮殿上咽了气,皇上正好有理由处治了缙王,治他一个大不敬、冲撞了龙体的罪!咱们只保证她不在半路上咽气就成!”

听到了这里,明若邪再次为司空疾处境忧伤起来。

什么狗屁王爷,连自己的性命都难以保住……

“砰”地一声,她听到司空疾被毫不留情抛上马车的声音。

轮到她,这些人反倒小心翼翼了。

把她小心地抬上马车,他们被鬼撵一样地赶紧跳了下去,车帘盖了下来,挡住了外面惨白的月色,眼前一片昏暗。

马车里比外面暖和一点点,但依然冷。还有一丝似有若无的寒松气息。

似乎是司空疾的味道。

“小松子,要不然给他们点个炭炉?别叫那女…人真死在半道了。”崔公公的声音传了进来。

然后很快便有一团光亮被塞了进来,暖意立即增添了几分。在死人堆里,在濒死边缘撑了太久,明若邪冻得几乎僵硬,因为冰冷,身上的伤更加刺痛,痛到极致。

马车晃动了起来,马蹄声车轱辘声也响了起来。

明若邪知道他们朝皇城出发了。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

接下来她还得靠着缙王,他可不能就这么死了。明若邪低头看向旁边的男人。

借着暖炉的一点光,见他竟然脸色蜡黄,嘴唇惨白,她心里咯噔一声,手指便搭上了他的脉。

这一探,明若邪不由咬牙切齿。

她从来没有见过身子骨虚耗到这种程度的!可以说,司空疾就没有一处是好的,早就是垂死一线的残命!

一个病痨子,还是被逼得到死人堆里选妃的破落王爷,能靠得住?

被她扣着的手突然动了,反将她的手抓住。

司空疾缓缓睁开眼睛。

马车在疾驰。

他微松了口气,似是自言自语自叹息,“本王又醒过来了啊。”跟捡回一条命般的语气。

明若邪声音幽幽,“是醒过来了,但是,很快就要死了。”

司空疾慢慢坐了起来。

这么个动作,也让他有些微喘。

司空疾看着她,一脸血污,浑身是伤,气息虚弱,但双眼依然沉静。

“放心,本王还能撑个半年一载。”

明若邪摇头,相当肯定,“撑不了,明早就得死。你体弱多病,生元耗尽,偏偏现在着凉了,过一会就该发热,这场感冒会要了你的命。”

司空疾一怔。

“你是大夫?”

大夫?明若邪也有些恍神,“我不是。大夫救死扶伤,而我冷血毒肠,不是好人。”

不是大夫,又怎么如此断言他明早就得死了?

还评判自己冷血毒肠,不是好人?

“王爷,你坦白回答我,若是我当了缙王妃,你死了我用不用殉葬?”

明若邪一开口,又让司空疾后牙槽忍不住磨了磨。

开口闭口就说他要死了,嘴真毒。

“你……”司空疾的话还没有说完,“咻”地一道破空声响起,外面车夫一声惨叫,然后便听得重物摔落地上的声音。

马儿嘶鸣起来,继而便发狂一般疾奔。

马车震荡得厉害,明若邪身子一倾,肩膀重重地撞到了车壁上,撞到了伤口,疼得嘶了一声。

未等她稳住身子,司空疾也已经朝她这边倒了过来,在要结结实实压在明若邪身上时,他蓦地伸手支撑在车壁上,稳住了自己。

她这一身的伤,再被他压一下估计又得出血。

“有刺客!”外头,宫人的尖叫划破夜空。

“快逃,快逃,他们肯定是冲着缙王来的!”崔公公尖细的声音带着害怕惊惶。

司空疾一把掀开车帘,他们都看到前头崔公公与另外几名宫人的马车慌不择路地疾驰而去。

而他们的这一驾马车,车夫已经中箭身亡,马也受了惊,现在正驾着马车冲出了山路,黑夜之中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狂奔。

斜前方,有数人骑着马正朝着他们驰来。

其中有一人在马上再次拉弓搭箭,对准了马车里的他们,并没有去追崔公公他们的马车。

“果然是冲你来的!”

明若邪简直是不敢置信。

就这么个被迫死人堆里选妃的破落王爷,竟然还有人追杀!

而好歹也是个王爷,那些宫人竟然一遇到刺杀就自个逃命去了,把堂堂一个王爷给无情地抛下!

难道不该疾呼一声,保护王爷!

还有,这堂堂一位王爷,一个自己的侍卫都没有!

“咻”!

第二支箭,挟着杀意破空射来。

司空疾刷地放下车帘,抱住明若邪往车厢里一滚。

笃地一声,那支箭重重地射破了车帘,射中了车内壁,末端的羽翎还因力道轻颤着。

这要是被射中,肯定得直接射穿。

来人是抱着必杀之心!

“就你这样的,还有本事招惹来杀手?”

明若邪话里的嘲讽让司空疾不由笑出声来。

“嗯,是不是很意外?”

“不仅意外,还很惊喜!”明若邪咬牙切齿道:“这说明,你并非真正低入尘埃,还能威胁到某些人!”

自刚才这两箭,她能够判断出来,来人不是饭桶,绝对是一流杀手。

能够引来一流杀手的人,就算是废物,应该也是有价值的废物!

但是现在他们处境极度危险!

她中了毒,一身是伤,还饿到无力。

他一个随时晕倒的病痨子,手无寸铁的……

拉车的马嘶鸣着,在没有路的荒野失控狂奔,他们在马车里被晃得几乎要甩出去。

后面,马蹄声疾疾,如同催命。

“咻”!

第三道破空声。

这一回,箭从马车后面疾射而来,铛地一声射穿了车壁,尖锐箭头直刺进来,差点就射中了正被甩到这边的司空疾,好在明若邪快速将他一拽。

她往后一倒,他跟着摔到了她身上,压得严严实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