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逆天改命》李北斗程星河章节列表

2020-05-29 09:01

《逆天改命》 小说介绍

主角叫李北斗程星河的书名叫《逆天改命》,它的作者是桃花渡所编写的悬疑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17章这时鼠须老头儿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啊可惜,本来还想养出白气来,浪费了。”我顿时明白了,汪晴晴现在虽然凶,却只是最初级的黑气,如果她伤了人命,那就会变成更上一层的白气,鼠须也是一石二鸟,用了替...

《逆天改命》 第17章 免费试读

第17章

这时鼠须老头儿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啊可惜,本来还想养出白气来,浪费了。”

我顿时明白了,汪晴晴现在虽然凶,却只是最初级的黑气,如果她伤了人命,那就会变成更上一层的白气,鼠须也是一石二鸟,用了替罪羊这个法子,一方面能把安家勇解救出来,一方面把吞了人命的汪晴晴养的更厉害,他就能收获一个小鬼了。

就冲着他能这么轻易的摆平汪晴晴,也知道他绝不是吃素的,我们肯定不是对手。

本想等安家勇来了教训他一下,谁知人家靠山这么硬,真是谁主沉浮二十年,今朝一昔被人碾,我二十万还没到手,可不能交代在这,三十六计走为上,我就跟程星河使眼色,让他找个出路咱们赶紧跑。

可程星河摇摇头,那意思是碰上这鼠须,跑不了。

这时安家勇赶紧撺掇鼠须:“大师,就是里面那个傻子坏了您的大事儿,现在收拾他还来得及!”

鼠须一听,冲着我这边就咳嗽了一声:“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啊?”

我到底是三舅姥爷的传人,骨头能断,面子不能丢,既然躲是躲不过去了,索性昂首挺胸的出来了,说:“前辈,你这么做事儿可不合规矩,没有给同行下替罪羊的。”

程星河一看我这个理直气壮的态度,瞅着我跟瞅傻子似得,不过他跟我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跑又跑不掉,只好跟我一起出来了,还嘀咕着要是真得罪养鬼的送了命,就让我去他坟前驼碑赎罪。

安家勇立马说道:“你照过镜子吗?没钱买撒泡尿照照也行,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自称大师的同行?”

鼠须看我胆子这么大,倒是有些意外,眯着眼睛看着我,说:“你们家老人没教给过你们,我们黑先生,做事儿不讲规矩?”

黑先生,啥意思?可没成想,程星河脸色一下就变了,好像这名头多吓人似得。我注意到程星河的视线落在鼠须黑伞的伞柄上,那伞柄看着十分寒酸,上面还有并列的三眼疤。

还没等我看清楚,忽然就觉得一股子凉气喷在了我脑后,接着一只白手不知道从哪儿伸了出来,就抱在了我胸前,指甲上还有红色的指甲油呢!

是他养的鬼!

那手逼着我跪下,我感觉的出来事儿不好,跟当初小乐推我一样,像是要把我整个推出身体之外......这东西要害我!

程星河脸色一凛,就想过来帮我,可他像是撞上了一个看不见的墙,一下被摔出去老远,脑袋重重的砸在一辆丰田霸道的车头,“当”的一下好大响,听着都疼,不过他竟然一声没吭,咬着牙就要站起来,倒也算是个人物。

我心里越来越沉了,程星河其实不是什么善茬,可在这个老头儿面前,跟个三岁小孩儿一样,难道黑先生就是这种开挂般的存在?我刚入行多久就提到这种铁板,真够倒霉的。

鼠须的声音忽远忽近夹着咳嗽声响了起来:“小孩儿,你资质不错,不过你运气不好,碰上的是我,就给我家小的开顿饭吧......”

没等他说完,我就大声说道:“运气不好的是你吧?反正你也活不到一百天了,黄泉路上我先走,谁不等你谁是狗。”

身上的力道顿时消失了,鼠须的声音一下变了调:“你会望气?”

安家勇眼瞅着我要倒霉,本来幸灾乐祸的,可眼瞅着老头儿的态度一下变了,顿时也愣住了:“啥叫望气?”

鼠须根本没理他,我只觉得身体一下回复了平衡,那只染着红指甲的白手态度大变,竟然的殷勤扶住了我。

我站好了,就看见鼠须的表情已经从阴狠变成了焦急,我没开口,望向了摔在霸道边上的程星河。

鼠须看出了我什么意思,只见程星河也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人扶住了,以人类没法自己做到的姿势缓缓站了起来。

安家勇看见这个场景,脚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鬼......真有鬼......”反倒是高亚聪比较淡定,就冷冷的盯着我们。

鼠须支着伞,就冲着我走近了几步,像是急着听我说话。

鼠须的保寿宫上有黑气,那黑气虽然被天庭上的紫气压着,但眼瞅就要犯出来,这说明百天之内,他会面临一个生死大劫,而他子女宫上也浮现着发灰的黑气,这是以下克上,说明这次劫难,是因为至亲要跟他反目。

我说道:“你家门不幸,后辈不孝,会给你惹下大麻烦,把这个至亲摆平了还好,摆不平,倒霉的就是你自己了。”

老头儿立刻催问:“那你帮我看看,我要找的东西,还能不能找到?”

他财帛宫上浮现了一道红气,发焦,而周围的黑气都是顺着红气胶着,说明他跟那个至亲在争夺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但说也奇怪,这个东西不会落在他手里,也不会落在亲戚手里,反倒是个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局势,会便宜外人。

老头儿却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这么说,他宁愿那东西便宜外人,也不愿意落在至亲手里?

这时我发现了以前我没见过的另一个东西——鼠须的印堂上除了平时我认识的那些气之外,还有另外一道浅浅的紫气,我不认识这道紫气代表着什么,三舅姥爷没教过。

这么想着我顺势去看程星河,发现他的印堂上也有那种气,不过是浅黄色的。

等三舅姥爷治好了,得找他研究研究。

这时鼠须盯着我,忽然问道:“小孩儿,你是马连良什么人?”

我一愣:“你认识我三舅姥爷?”

在我记忆里,三舅姥爷一直是隐居状态,靠着回头客混口饭吃就知足,不是迫于生计绝不出门,所以就算他风水术厉害,也没给我攒下多少钱,我更是没看他跟任何一个圈子里的人交往过,他还不许我跟同行交往,我一直认为他有可能欠了哪个同行的钱没还,怕人找到他。

鼠须一听,像是很激动,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半天才缓过来,点了点头:“我岁数大了......早该想到了......这老东西年轻的时候就比我强,后代也比我养的强......”

看来鼠须竟然跟三舅姥爷认识很长时间了,别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那就尴尬了,老头儿醒了还不拿拐棍敲漏我脑袋。我就问他跟我三舅姥爷什么关系?

鼠须叹了口气,说:“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不多说了,回去给马黑嘴子带个好,说西川罗定春忙完了这件事,过去瞅瞅他。”

我只好点了点头,寻思还是不要把三舅姥爷痴呆的事情说出来了,他爱面子,让老朋友知道他天天就盼着拿冰棍找嫦娥,岂不是很丢人。

而这个时候,鼠须的声音冷了下来,是对着安家勇:“小子,你把我老哥们家孩子当替身给自己挡灾,胆子不小。”

这话听上去跟唠嗑一样,可我瞬间就从里面听到了杀气!

安家勇本来还拿鼠须当靠山,怎么也没想到鼠须竟然跟我有渊源,一下就傻了眼,立马结结巴巴的说道:“不是,我以为他没有亲戚家人,死了没人问,才......我要是知道他跟您有关系,借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啊!”

鼠须没吭声,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安家勇显然也感觉出来了不好,又知道鼠须的本事,吓的脑门上爆出了一头汗,俩眼珠子也是一个劲儿的乱转,忽然一把抓住了我,哆嗦着说道:“北斗,我不是故意的,你看在咱们同学这么多年的份儿上,帮我求求大师,饶了我这一次......”

刚才还要整死我,现在要求我了?

紧接着,他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又一把将高亚聪给拉过来了,大声说道:“我知道,你喜欢高亚聪,我让她陪你一晚上!”

说着,直把高亚聪往我身上推。

程星河都看愣了:“你这同学真他娘是个人才。”

高亚聪看向了安家勇,眼神竟然十分冷漠,像是根本没意外他会这么做,但是看向我的神情,倒像是有点期待。

我接住高亚聪,高亚聪嘴角一勾,像是早知道我会这么做,安家勇则眼泪都感动下来了:“北斗,你真是好哥们,真的,我这辈子能认识你,是我三生有幸......”

我却直接把高亚聪推到了一边,冷冷的说:“我自己有老婆了,不用。”

高亚聪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盯着我,反倒像是受到了天大的侮辱,眼神阴了下来。

鼠须哈哈大笑,手指头扣在了黑伞上,像是要对安家勇动手了,安家勇张大了嘴,想说话却吓的说不出来,裤裆湿了一片,搞得满停车场都是尿骚味。

可这个时候,我扫了安家勇一眼,心里顿时一紧——怪了,他脸上的气不对呀!

小说《逆天改命》 第17章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