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傅少追妻路蔓蔓_卿念

2020-05-29 09:03

  倪筱蔓傅爻川是傅少追妻路蔓蔓中的主角,这本书又叫做《婚路蔓蔓:傅少追妻有点难》,作者卿念,小说讲述了接过银行卡的刹那,微凉的指腹不经意地擦刮过倪筱蔓的掌心,她微愣了下,下意识地把手缩了回去,傅爻川倒是显得泰然自若,不疾不徐地收好银行卡。

免费阅读

  江铭恩平时好吃懒做,满心满眼就是母亲老婆,哪里有功夫锻炼身体,虽然身高骨架还算不错,但是在傅爻川高大宽阔的身影笼罩下,他俨然像只毛未长齐的麻雀,除了会叽叽喳喳叫唤两句根本毫无用处。

  “这是我们的家事,还请你不要插手!”江铭恩到底是忌惮傅爻川的,更何况上次的伤口还没好,他清楚自己不是傅爻川的对手。

  倪筱蔓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她冷笑,“家事?我和你非亲非故,谁给你的脸。”

  看着江铭恩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倪筱蔓最后一丝理智也被怒火唾弃殆尽,她不合时宜的冷笑起来,旋即猛地扬起手啪地甩回了两个巴掌。左右双开,巴掌声惊天动地,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一时江铭恩被扇蒙在原地,惊得说不出话来。

  “你,你敢打我儿子!”余秀琴尖叫起来,病床上的黄佩琪捂着肚子敢怒不敢言,可是倪筱蔓却一刻也不想多待了,她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留给余秀琴,大步离开了病房。

  病房内一阵骂骂咧咧,人仰马翻,乱作一团。可是这些都已然和倪筱蔓无关。

  倪筱蔓顶着满腔怒火下了电梯,一直到出了医院,才被傅爻川一把拽住了胳膊,“我带你去个地方。”

  闻言,倪筱蔓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她现在脑子一团浆糊,根本不具有思考能力。眼下觉得怎样都好,她就是不想继续待在这鬼地方了。

  当车子在游乐场门前停下时,倪筱蔓又是一阵恍惚,她迟疑着开口,“傅总,你来这里视察场地?”

  傅爻川买了两张门票,又为她买了一杯温热的奶茶。“带你过来散散心,不是工作。”

  这两天他耗费了不少功夫在查阅“资料”上,倪筱蔓近来心情一直不大好,傅爻川又不擅讨人欢心,所以只好求助各大问答软件。

  排行前几的就是游乐园。说是每个女生不论年纪,心中都尚有一颗少女心。冒险与欢乐并行的游乐园可以很好地排遣她们内心的不快和烦恼。

  没想到傅爻川会特地带自己来游乐场消遣,倪筱蔓内心五味杂陈,说不出拒绝的话,两人一同进了游乐园。

  冒险刺激的游戏项目倪筱蔓不敢玩,旋转木马显然也不太符合傅爻川高冷寡淡的气质,于是二人择中选了摩天轮。

  摩天轮缓缓上升,将万千景物尽收眼底,抬眼便是白云蓝天,大自然总是拥有将人心灵洗涤的本领,景色宜人的画面总算让倪筱蔓觉得好受了一些。

  可是直到摩天轮上升到最顶端时,她的脸色又是一变。

  “筱蔓,你听过一个说法不?不是都说情侣在摩天轮最顶端牵手接吻的话,她们会白头偕老,一辈子也不分开!”

  “咦,没想到铭恩也会信这些呀。我们就算不……唔!”

  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被那人的一吻吞没,甜丝丝的情绪彻底在心间蔓延了开来。

  她想说,就算她们不这么做也会一辈子厮守,白头到老。

  可是眼下,早已经是物是人非。

  “还好吧?”一方手帕递了过来,倪筱蔓伸手摸脸,这才发现自己又哭了,脸上湿漉漉的一片。她呜咽着接过手帕,又道了一句谢。

  对于江铭恩她已经彻底死心,只是痛恨自己有眼如盲,竟然把下三滥当做得之不易的宝贝,最后也是自己恶心了自己。

  傅爻川在她身侧坐了下来,如墨的眸光落在倪筱蔓身上,良久蓦地伸出了手,将她遗忘在脸颊的一滴泪轻轻拭去。

  “想报仇吗?”

  倪筱蔓只觉得被触碰的地方留下一抹晚霞似地红,她喉咙有些干涩,摩天轮内空间有限,想要和傅爻川拉开一些距离却是不能。不过他的一番话却拉回了她的理智。

  “不,我不想,报复来报复去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到时候只会让他觉得我余情未了。”倪筱蔓讥讽地笑着,“我只求老死不相往来。”

  实在是现在见了江铭恩就犯恶心,她怕胃疼。

  见倪筱蔓没有此意,傅爻川也不再多言。两人出了游乐园已经临近傍晚,而倪筱蔓也面临着眼下最尴尬最紧迫的问题。

  无家可归。

  她没有上傅爻川的车,而是踌躇在原地,咬着嘴唇开了口,“傅总,你可不可以先借我一点钱,这几天我可能需要住宾馆,所以……”

  傅爻川果断地打断了她,“住我家吧,你一个人不安全。”

  什么?住他家?孤男寡女的?那怎么行!

  倪筱蔓连连摆手,“已经麻烦过你一回了,实在是不好再叨扰了。”更何况他们相识不过区区几天,连交情都说不上。根本就是傅爻川单方面地帮助她,她怎么好意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