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河澈谁云补

2020-05-29 09:03

第十七章装作路人

何宛慈被这长剑吓了一跳,心里吐槽这人也太过疑神疑鬼了些,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又说:“你最好老实交代清楚,要不然,我手里的剑可不长眼!”

何宛慈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人,但她刚才正好走到一棵茂密的树下,月光被挡住了不少,并不能完全看清对方的面貌,只能大概辨别轮廓。要是平时,何宛慈在心里一定会吐槽自己多余,毕竟就算看得清对方长相,自己也不认识啊。但此时这情况,小命保不保得住都还是一回事,吐槽的想法还没有产生的机会。

“九慈寺乃是佛门重地,你这般不分青红皂白便对我出剑合适吗?”何宛慈语气不卑不亢,直视着对方。其实她的内心也是非常害怕的,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神色紧张、吞吞吐吐岂不是更遭人怀疑,便壮壮胆说。

“其铄,把剑放下!”赶过来的妇人见状,忙喝。

其铄看看易夫人,这才不情愿地将手里的剑从何宛慈脖子上拿了下来。何宛慈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往后退了几步。这样的人,这样冲动的人,这样冲动且有被害妄想症的人,要远离。

“这位姑娘,让你受惊了。”妇人走到何宛慈面前,抱歉地说道。

后退之后,何宛慈已经站在月光下了,因此面前的妇人也看得清了。对方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一身素衣,头饰简单,却给人温和端庄之感。

“夫人客气了,是我被这皎洁月色吸引,不知不觉走了过来,不知您二人在此谈话,打搅到你们了。”何宛慈缓了缓,扯了扯嘴角,道。人家态度良好,自己也没必要计较了,“夫人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完不管对方反应,转头就往回走了。

“宛慈?”易夫人试探地叫了一声,快步走到何宛慈面前,再三确认:“宛慈,竟真的是你。”一脸的惊讶。

何宛慈一愣,脚步也不禁停了下来。她想不到这易夫人居然认识自己。但是,本就快成为儿媳妇的人,认识也不奇怪哈……就是自己现在,面对她有些尴尬,更何况,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啊。

“夫人认错人了,小女名慕清,并不叫什么宛慈。”何宛慈轻轻一笑,简单说了一句,从易夫人边上径直离开了。

估摸着自己已经离开了两人的视线,何宛慈又加快了脚步,快步回房。

“其铄,你看见了吗?确实是宛慈。”看着何宛慈远去了的背影,易夫人呆站了一会儿,才有些激动地对其铄说。

刚易夫人唤了那一声“宛慈”时,其铄就上前定睛看了看,发现确实是。“夫人,是宛慈姑娘。”语气恭敬。

此时何宛慈已经逃命似的快步走回了房、关上了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因那两人没有追上她暗暗高兴。

“小姐,你遇到鬼了?跑这么快?”小桐可没见过何宛慈这般慌张过,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何宛慈背靠着门,看着坐在桌边的一脸疑惑的小桐,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鬼没遇到,但跟遇到鬼一样惊险。”

“快说说,看到了什么?”小桐奔了过来,把何宛慈拉到桌边坐下,表情也从刚才的疑惑变成了好奇和期待。

何宛慈瞥了一眼小桐,故作玄虚:“真想知道?”

小桐摇鼓般地点着头。

“刚才看见几个小师父挑水,看着特别特别地重,吓到我了。”何宛慈一脸的敬佩,还用手比了比桶的大小。看到桌子另一侧地上的木盆里装有热水,也不管小桐听完她的话的反应了,准备洗漱睡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