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代嫁妙妃乱君心

2020-05-29 09:03

玄墨凌把抽到的牌悄悄翻过来,脸色瞬然煞白,目光狠狠地盯着窦妙。

窦妙笑着说,“剩下这张就是羽郡王的了。”说着,就把牌塞给玄墨羽。

众人的目光都停在玄墨羽手上那张画着滑稽的翘胡子男人的牌上。

玄墨羽垂下眼帘掩住眼中的凌冽,漫不经心地握紧牌。

哼!莫不是这个狗屁天意中了自己,本王管保你死都不知道为何!

皇后娘娘终于松了口气,恢复一副慵懒富贵的样子,扶着杜公公的手站了起来,语气轻慢,却不容质疑,“十日后,太子的大选,交给你了,郡王妃。”

所有人都风中凌乱了,“皇后起驾……”太监捏着嗓子般公鸭的叫声,惊回了众人的七魂九魄。

齐刷刷地向这个神奇的羽郡王妃行注目礼。

窦妙晃了晃脑袋,做了个怪脸,指了指天,“天意,天意啊”

***

窦妙在镜前卸着满头的华丽装饰,烟翠一边帮着她,一边不停的看她的脸。

“看什么?我脸上长花了?”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弄个好奇宝宝在身边,蛮危险的。

“小姐,你说奴婢对你服侍周到不?”烟翠一脸的狗腿样。

窦妙忍住笑,脸拉长了,冷冷的说,“你还敢问这句话?昨天,你倒了一杯冷茶给我喝,害得我肚子疼,前天,那只公鸡吵得我睡不着,你也不知道处理掉,还敢说服侍我周到?”

烟翠脸色一白,原本想讨好小姐,八卦下扑克牌的事,没想到弄了一身骚,“那……那……小姐惩罚奴婢吧。”

窦妙想了想,“好吧,既然你主动提出,那就罚你三个月的月例银子都上缴给我吧。”

“啊……小姐……”烟翠都快哭了,哀求着说,“我娘病了,我弟弟摔伤了,还有……呃。”用袖子抹了把眼睛,猛然对上小姐狐狸眼睛,后面的话给噎回去了。

窦妙抬手就一个响栗子,“编!继续编!你娘在坟里又病了?小样,学得到快,哈哈哈……”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还算聪明嘛,孺子可教也。”

烟翠揉着脑袋,也跟着笑了,讨好地帮她捏着肩膀,“那是的,小姐简直就是神女,跟着小姐,是奴婢的福气。小姐,那份例是不是不用缴了?”

窦妙望着镜子里笑得灿烂的烟翠,脸色倏然收起笑容,一脸正色,“你说呢?”

烟翠眼前划过无数黑线,沮丧地耷拉着脑袋,低声说,“当然要交。”举头望了望窗外,咋就没飘雪花呢?都已经成窦娥了。

窦妙眼角忽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斜瞟一眼,竟然是玄墨羽。

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眸,毫无温情的盯着她。

“哟,稀客啊,夫君来都不事先打个招呼,妾身失仪了。”窦妙勾唇冷笑,站都懒得站起来,继续梳着长发。

烟翠被满脸冰寒的郡王爷,吓坏了,紧张地看看小姐,她没有半点反应,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玄墨羽目光不移,盯着眼前的少女,语气轻慢,“王妃探望本王好像从来不打招呼。”话音刚落,就看见她朝着自己飞了记白眼。

小丫头!胆子不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