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第一刺客女婿最新更新 赵无敌林轻容免费读

2020-05-29 12:01

第一刺客女婿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第一刺客女婿》由著名作者佚名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赵无敌林轻容,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赵无敌戎马十年,保疆土、护龙脉,战功赫赫。一朝回归,竟成了林家赘婿......十年间,青涩的少年已成长为西境最大的王,而少女仍在原地等候,从未离开过。

《第一刺客女婿》 第4章 免费试读

林家。

把母亲安置好后,赵君度看了看时间。

宁罡,差不多快要来了。

很快,有人敲门。

赵君度开门,然而外面并不是宁罡,而是一位穿着十分考究、戴着眼镜的老者。

“吴教授,您怎么来了?”

徐慧愕然,老者叫吴长青,是她曾高价聘请来医院坐诊的老教授。

论起中医功夫,绝对是江北市第一人,徒子徒孙满堂。

“是轻容打电话请老夫来的。”

吴长青笑了笑,道:“病人在哪里?”

“吴老,您来啦,快请。”

林轻容快步走来,脸上挂着笑容。

“没这个必要。”

就在这时,赵君度开口了:“半圣之手,很快会来。”

半圣之手,华国中医学界的第一人。

只他一人出手,就够了。

吴长青一愣,目光望向赵君度。

一番打量后,他问道:“恕老夫眼拙,这位是?”

“吴老,您别听他胡说。”

林轻容有些紧张,心底快急坏了。

她瞒着徐慧,花费大价钱才请来了吴长青。

就是不想君度在妈面前丢脸。

“他能是谁啊,赵玉兰的养子,刚被张云国逐出家门的那个废物呗,生怕我们瞧不起他,一直吹牛说自己能请来半圣之手。”

徐慧阴阳怪气,声音尖酸刻薄。

“瞎胡闹!”

吴长青冷哼,“据老夫所知,半圣之手心高气傲,从不离开上京半步,无论是谁找他诊疗,都得亲自上门,小友,你就算吹牛,也得有逻辑一些。”

“君先生。”

这时,门口响起声音。

一位身穿麻布长袍的男人站在门外,看年龄也就三十来岁。

他胡茬稀稀拉拉的,梳着发髻,背后背着药篓,一副超脱尘世的气质。

正是半圣之手,宁罡。

“哟,直接请人过来演戏了?看你这一身行头,没少费心思啊。”

徐慧上下扫了宁罡一眼,满是嘲弄。

虽然她没有见过半圣之手的真容,但稍微用点脑子也能想到。

堂堂鬼门传人、医学界地位最高的半圣之手,怎么可能这么年轻?

吴长青很是愤怒,“混账,招摇撞骗到老夫头上了!”

作为江北医学界声望最高的几人之一,他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江湖骗子。

尤其冒充的,还是被奉若神明一般的半圣之手。

宁罡蹙眉,感到了冒犯。

但尊主都没表态,还轮不到他说话。

“君度,咱们就先让吴教授给妈看看,再让这位宁先生看吧。”

林轻容摇了摇赵君度的手臂,她知道君度肯定是要面子。

“好。”

赵君度不会拒绝林轻容,她也是一片好意。

徐慧跟在后面,恨得咬牙切齿,浑身发抖。

吴长青的出诊费可不低,明码标价三十万。

在她看来,为一个将死之人,哪怕多花一分钱,都不值得!

房内。

吴长青看了看片子,眉头紧皱。

而后,又去给赵玉兰把脉。

很快,他叹了口气,“浑身多处脏器受损,神经系统衰竭,脑死亡已不可逆,最多还有三天,准备后事吧。”

林轻容捂住嘴,泪水溢满眼眶,心底像是被戳了一刀般难受。

赵君度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担心。

宁罡冷哼一声,“哪来的庸医,学术不到家,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他本身脾气就爆,只是先前没有发作而已。

徐慧大怒,“你放什么屁,吴教授可是江北市最权威的中医大手,也是你配质疑的?”

吴长青地位崇高,徒弟遍布江北,可不能得罪。

“林小姐,徐院长,既然你们有更好的医生,何必请老夫来呢?”

吴长青脸黑了,猛地一甩袖子,摔门而去。

身为中医大手,他也有着自己的脾气。

“吴教授......”

林轻容有些急了,“妈,你快去跟吴教授解释一下。”

“赵君度!这笔账我回头跟你算!”

徐慧咬牙,转身去追吴长青了。

林轻容转头望着赵玉兰,眼眶通红,轻咬嘴唇。

“夫人请放心,即使病人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我也能将她拉回来。”

宁罡踏前一步,开始给赵玉兰诊脉。

过了一会后,他道——

“刚那老头子说的也不算错,不过......”

他话音一转,“这对我来说,并不算太麻烦的事,我能救活她。”

“君度......”

她面色犹豫,当着君度的面,肯定不好揭穿这个江湖骗子。

但她担心,赵君度会因此抱有希望。

“轻容,你信我吗?”

像是猜到了她心中所想,赵君度忽然问道。

“当然!”

林轻容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就行了,相信我。”

他认真的眼神和郑重的语气,都让林轻容心中一颤,本能的点头。

是啊,他是自己最爱的男人,也是心目中最顶天立地的男人,自己不该怀疑他的!

宁罡手腕一转,三根银针准确刺入了赵玉兰头顶的穴位内。

他利用鬼门十三针,刺激大脑皮层的神经,使其重新焕发生机。

接下来的手法,更是眼花缭乱。

半刻钟后,宁罡将十三根银针按照顺序,小心翼翼的拔了下来。

“好了,君先生,三日后我再来给令堂施诊。”

宁罡收拾东西,“治疗时间为一个月,在此期间,千万不要移动病人。”

“君先生,夫人,我先告辞。”

拱了拱手后,宁罡推门离去。

这就完了?

林轻容正欲开口,突然看到监护仪器上,许多指数都平稳了下来。

自从昏迷后,赵玉兰的各种指数始终维持在平均线以下,如今慢慢回升,证明病情正在好转。

“君度,你看,你快看!”

她一时间,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

赵君度面带微笑,并不意外。

“对了,君度,晚上我们要去爷爷家里参加晚宴,我给你提前订做了一套西服,你等等我,我这就去取!”

林轻容突然一拍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丢下这句话后,她连忙拿起车钥匙出了门。

连走路,都哼着歌。

显然心情很好。

那人是不是半圣之手,都无所谓,只要他能只好妈的病,就够了。

林轻容才刚走,徐慧就气冲冲赶了回来。

“赵君度,老娘本来跟吴教授谈好下个月去医院坐诊的,黄了,全被你搅黄了!你知道这下要损失多少钱吗?把你这废物卖了都不够零头的!”

她肺都要气炸了!全都怪赵君度这混蛋!

赵君度面无表情的走上前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玉坠,放在了桌上。

“岳母,这玉坠足以赔偿你十倍损失。”

说完,就回了房间。

“什么垃圾玩意,还十倍损失,说大话也不怕遭雷劈!”

徐慧很生气,拿起玉坠就想摔了。

但那种温润的手感,令她心底微惊,不由得拿到眼前仔细端详起来。

越看,越觉得不凡。

嘁,一个被赶出家门的穷光蛋,又能送出手什么值钱的玩意?

想到这里,徐慧很是随意的在脖子上一搭,见还可以,就没有摘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