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情醉才知爱已凉_沉舟林辞裕(柚梓)

2020-05-29 15:03

《情醉才知爱已凉》是作者柚梓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沉舟林辞裕,全文讲述了,一场命运的捉弄,让沉舟出现在了林辞裕的结婚典礼现场。面对她的出现,也是让林辞裕一时间失去了理智。五年没见,再次出现的时候她的身边站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她是林辞裕的女儿,这也注定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不会就此结束。

精彩阅读

沉舟没有想过再遇到林辞裕会是在这样的场合,在和他眼神相接的第一眼,她的周遭就几近天崩地裂,日月无辉。

林辞裕紧紧盯着沉舟穿着一身宝蓝色渐变鱼尾裙,左手挽着邵阳,右手牵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女孩步入会场,完美无瑕的笑容在看到他的瞬间破裂开来。

林辞裕的眼神冷漠至极,却在望向那小女孩的瞬间一点点收拢,瞳孔几近缩成针尖。

“我们的新郎好像有些紧张呢,来,新郎放轻松,请问你愿意娶我们美丽的新娘为妻吗?”婚礼司仪见迟迟没有的到林辞裕的回答,乐呵呵打圆场的再次重复了一遍,却还是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辞裕,辞裕……”穿着雪白婚纱的任雪落轻轻扯了扯林辞裕的衣角,小声提醒道。

林辞裕回过神来,看着台上的新娘突然挑眉笑了笑,好看的丹凤眼眯得那叫一个迷惑众生,伸手松了松领带,一把取下胸花扔在地上,活生生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幽暗的眸子看着沉舟一字一顿的开口道“这婚,老子不结了!”

本来喧闹的宾客席瞬间安静下来,沉舟望着任雪落脸上甜蜜的笑意一点点退却,而林辞裕踏着脚下的红毯直直的朝着沉舟一步步走过来,不长的距离却生生像是走过了一整个冰河世纪。

随后,他一把捏起她的下颌,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声音却又沙哑得可怕“沉舟,是谁允许你一言不发消失那么多年,又是谁允许你背着我,生下我的孩子还挽着别的男人来参加我的婚礼!”

这小女孩的模样和他甚至不止五分相像,他要是认不出来是自己的种,那才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沉舟的心脏止不住的颤抖,全身血液几乎瞬间倒流。

她颤抖着道“林辞裕,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婚礼,这也不是你的孩子。”如果早知道,那她无论如何也绝不会带着妄辞出现在这里。

不是?林辞裕再次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来,耸了耸肩道“沉舟,咱两认识那么多年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你何必跟以前一样在我面前那么做作呢?”

沉舟一愣,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再次剧烈颤抖起来,小妄辞缩了缩手,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几分委屈“妈咪,你弄疼我了。”

沉舟闻言,赶忙松了松手,手忙脚乱得不知如何是好,反倒是林辞裕一把抱起了小妄辞。

“你放开她!”沉舟下意识尖叫出声。

“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爹地是谁?”林辞裕放柔了声音,蛊惑似的对着小妄辞道。

小妄辞缩了缩脖子,孩子的第六感最为敏感,哪怕现在的林辞裕笑得人畜无害,她也察觉到了男人笑容底下与生俱来的冷漠和凌然。

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无辜的模样和当年的沉舟简直是粘贴复制,有些害怕的小开口,却还是掩盖不住语气里小小的骄傲“我叫沉妄辞,爹地在洛杉矶,他可厉害了!”

爹地在洛杉矶?林辞裕的表情骤然僵硬下来,沉舟也趁这时候赶忙把小妄辞从他怀里接过,随即如释负重的笑了笑“林辞裕,新婚快乐。”

沉舟退后一步,头也不回的抱起妄辞朝着婚宴外跑去,落荒而逃的背影落在林辞裕眼里。

林辞裕立马迈开步子,往外追去。

“站住!”威严的声音传来,林威杵着拐杖站了起来,“辞裕,你要去干什么?”

林辞裕转过头去,玩世不恭的勾了勾唇:“追人啊,看不见吗?”

“胡闹!现在这里这么多宾客,你是打算把他们全部扔在这里吗!还有雪落呢!你忘了当初那个女人做过什么了吗!”

林辞裕看向任雪落,她一袭婚纱站在台上,哭得梨花带雨,思绪一点点飘远,林辞裕脑海里却是刚才沉舟落荒而逃的身影。

越想越烦躁,他扯了扯衣领,直接将西装脱了下来。

他倒要看看,这次那个女人能逃到哪里去!曾经做了那么多错事,现在就想这样离开?

绝不可能!

……

车上。

沉舟心跳得很快,死死的通过后视镜看着后面,见没人追上来才彻底松了口气,可想到林辞裕的目光,心痛如刀绞。

“妈妈,你别生气了,你这个样子,小辞害怕……”小妄辞小心翼翼的看着沉舟,帮她擦干眼泪。:“别哭……妈妈还在生气那个怪叔叔对不对,没关系的,等以后辞妄长大了,保护妈妈。”

奶奶糯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沉舟的心一下子软下来,想到林辞裕的目光,却还是止不住的慌乱:“妄辞乖,妈妈带你去找爸爸好不好?”

小辞妄点头:“好啊,我们回去找爸爸!”爸爸那么厉害,有爸爸在就不会有人把妈妈欺负哭了。

沉舟她是真怕了,一刻都不能等不了,她最清楚林辞裕家人下手有多狠,现在他们已经看到但妄辞了,难保会做出什么事来一定会将辞妄从她手上抢走的!

沉舟回到酒店,什么也没没来得及拿,就将一些护照拿了,便拉着辞妄赶去机场。

沉舟以为自己已经很快,可看到机场门口的林辞裕,只觉得天都塌了。

迅速赶到机场,可没想到,林辞裕还是先她一步。

“辞妄,快走!”

然而已经迟了!

男人高大的身躯犹如神祗,居高临下的看着沉舟,嘴边勾起势在必得的笑:“你还想往哪里跑。”

几个黑衣人跑过来将她们围住,林辞裕不急不慢的走过来,他明明是在笑,可是沉舟却觉得自己浑身血液都凝固住了,犹如掉入深渊。如堕冰窖。

妄辞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不行,浑身直哆嗦。抓住沉舟的手臂。

害怕道:“妈妈……”

将她护在身后,沉舟努力让自己声音不那么颤抖:“你别吓到了孩子。”

然而林辞裕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一样,冷笑道嘲讽出声:“凭什么,这孩子既然不是我的种,那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说这孩子不是我的种么?”

沉舟一噎:“林辞裕,我……”

话音被打断在喉咙里,她还想说话然而林辞裕却是懒得听,大步走过去,抓着她的手腕,拖着她就走。

“妈妈!”身后的妄辞无助的哭喊着。

“不想你的女儿没事,就别动。”

沉舟心一揪,连忙想回头,耳边响起了林辞裕冰冷到极致的声音。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