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倪筱蔓江铭恩全文免费大结局 倪筱蔓江铭恩小说

2020-05-29 18:02

傅少追妻路蔓蔓

推荐指数:10分

倪筱蔓江铭恩是作者卿念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他是权势滔天,万人仰慕的风云巨子,却因为一个阴谋对她穷追不舍,步步紧逼。她是财阀千金,优秀翻译家,却为了年少懵懂的爱情与家族决裂,误入渣男圈套迷途不悔。阴谋来临,她躲,他追,她藏,他逼。“既然成了我的人,就乖乖地给我做好傅太太!”“凭什么?明明是你逼我的!”“那我就再逼一次!”“……”

《傅少追妻路蔓蔓》 第8章 灼手的外套 免费试读

“有点口渴。”倪筱蔓有种入室偷窃被当场抓获的局促,她踌躇着最后还是开口问,“那个,萌萌是谁啊?”

未婚妻?女朋友?情人?!

光线昏暗,即便已经慢慢适应了这样的光亮,倪筱蔓依旧看不清傅爻川的神情。

他的大半张脸都隐在如墨的黑夜中,瞳孔微缩,眼眸里泛着近乎残忍的光。

傅爻川忽然觉得有点庆幸。

好在现在是黑夜,四处光线黯淡,想必倪筱蔓也看不见他脸上的疯狂。

她竟然问他,萌萌是谁?

呵。

她不配这么问!

傅爻川阴鸷的神情仿佛刚经历过一场风暴,他拳头紧握,像是一只蛰伏的猛兽,在黑夜的浸染下似乎随时都可能发起进攻。

可是片刻后他就熄了火,雨过天晴一般,换上平日里那张冷漠的面具,然后是极为云淡风轻的口吻。

“哦,萌萌?是我之前养的一只猫。”

倪筱蔓若有所思,“原来是猫啊,你应该很疼爱它吧。”刚才梦里喊的又急又慌,看来平时一定是当宝贝一样宠爱着。

“嗯,我很疼爱她。”傅爻川不置可否,不过此“她”非彼“它”就是了。

倪筱蔓蹙着眉,干巴巴地在原地杵了会儿,她觉得今晚的傅爻川有点奇怪,可是具体又说不上来。

不过人在晚上脑子总归是有点不清醒的,或许是傅爻川被人吵醒了情绪不好吧,倪筱蔓也没往深处想,一杯温水很好地安抚了她躁动的情绪,睡意随之席卷而来。

倪筱蔓毫无形象地打了一个夸张的哈欠,抱歉地说了声晚安,打算回房继续补觉。

“等等。”傅爻川突地喊住她,不等倪筱蔓做何反应,高大的身影便自上而下地笼罩过来,削瘦的肩头微微一沉,男士香水的气息一瞬间将她包裹。

倪筱蔓只觉得喉头发紧,两只手本能地攥着裹在身上的高定西装外套,直觉这动作过于亲密,讪讪地开口说,“屋子里开了暖气,我不冷。”

“生过病的身体经不起折腾,回房睡时再脱下。”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微红的脸颊,倪筱蔓惊觉两人距离近在咫尺,她窘迫地偏过脸去,声音竟然在发颤,“那,那晚安。”

这一回,炙热的温度又洒在耳畔,倪筱蔓禁不住一个激灵,本能地往后退,“傅、傅总?”

老天,傅总该不会是梦游吧?

“嗯,晚安。”傅爻川像是放过了她,宽大的掌心在肩上轻轻地落下,拢了拢半垂半挂着的外套,终于收回了手。

他总算是放开了她。

倪筱蔓如蒙大赦,转身踩着风溜进了房间,一瞬间发软的身体压在身后的门板上,提了好半天的一口气总算是顺畅地吐了出来,她拍了拍自己有点发烫的脸蛋,烫手山芋似地脱掉了身上的西装外套。

想想好歹是人家的好心,又爬起身把西装外套整整齐齐地挂在衣柜里。

重新将自己摔进了温软的大床,倪筱蔓放松地深吸了一口气。可是不知怎么的,不知道是不是沾染在身上的香水气息还未散去,鼻尖总是飘着似有若无的香味。挺好闻,可嗅多了有点没来由的烦躁。

倪筱蔓又跑去洗手间掬了把凉水拍脸,黏附在身上的气息总算消散了些。折腾了好一阵终于可以躺下,这一回倪筱蔓很快进入了梦乡。

屋内倪筱蔓睡得香甜,但起居室内傅爻川却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发着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自刚才醒来后他就了无睡意。

天蒙蒙亮时傅爻川站起了身,将隔绝阳光的窗帘拉了开,目光悠远地投落在对面的某一处,久久。然后在天边跃起亮光时终于收回了视线,他瞥一眼卧室的方向,转身去厨房准备早饭。

倪筱蔓洗漱后看到一桌子的精致早餐后有些受宠若惊,她下意识地开口,“其实随便吃点就行,还麻烦你下楼去买。”

闻言,傅爻川盛豆浆的动作迟了一秒,“不是买的。”

“啊?”倪筱蔓大惊,怎么都想不到矜冷自傲的傅大总裁竟然还有一双巧手,她一个姑娘家都自愧不如。“你也太……心灵手巧了吧?”

傅爻川脸上倒是淡淡,丝毫不见被人夸赞的欣喜,不过视线却似有若无地落在了倪筱蔓的身上。

他意有所指地说,“想要留住一个人,就要留住她的胃。”

咦?倪筱蔓惊叹,“原来傅总是想要留住心上人啊?”心里顿时也好奇起来,这得是什么天仙下凡,值得傅爻川这样降尊纡贵。

傅爻川不置可否,掌心的一杯豆浆也被他喝出了高档红酒的意境。

“相信傅总这么优秀的人,定会心想事成。”倪筱蔓这番话是十足的真心,吃人嘴软,如果眼下没有父亲哥哥的烦心事积压着,她甚至可以不打草稿地说出千字夸赞人的话。

不过说完之后,心头又止不住地泛酸,她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江铭恩那狗男人。

甩他时表现得洒脱,实则多说一句话都像是在她胸口插一把刀,她鲜血淋漓,江铭恩却吸她血用她钱,日子过得潇洒滋润。

果然是***得不求底线。

但凡她和狗男人在一起时多带半个脑子,也不至于现在被骗得连裤衩都不剩。

的确是输得***,倪筱蔓当时从酒店跑出来时身上只裹了件被子,里头真空,五脏六腑也像是被人挖了干净,空落落的。

傅爻川心思细腻,知道倪筱蔓这是有感而发,他递过来一张纸巾示意她擦擦眼角不争气的眼泪,依旧是不近人情的口吻,不过言语多少有点温度,“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们快活不了多久。”

“嗯,我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倪筱蔓咬牙切齿,如今烂摊子一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收拾干净,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江铭恩这小人的龌龊事她一件一件记得清清楚楚。

傅爻川适时地转了话题,“去看看你哥哥?”

“哥哥……”倪筱蔓喃喃,哥哥倪筱茗是最疼爱她的,管吃管穿,钱是不要命地往她身上砸,宠得跟小公主似的。可眼下……倪筱蔓混得这副鬼样子,觉得自己挺没脸见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