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少爷夫人又入坑了_安若西、孟延清_烟雨萝

2020-05-29 18:02

安若西走过最长的套路,就是孟延清的套路。 原以为被未婚妻抛弃的小可怜是他,结果他转头把江临的女人耍的团团转。 原以为他是落魄财阀少爷,结果转身拿着钱砸在她桌上,说是聘礼。 安若西简直欲哭无泪,直至成婚当夜,孟延清勾扬起嘴角看着安若西“痴缠为夫许久,如今可如愿了?”

免费阅读

“若西,别急,我陪你一道过去。”孟延清站起来,一把握住了安若西的手。

“我爹他年纪大了,若是他有个什么……我,我该怎么办?”安若西的眼眶子红了,她不敢再往下想。

“不要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你爹或许是临时赶去处理别的事情去了。”孟延清轻轻地拍了拍安若西的背。

这时,福伯匆匆忙忙地跑进来,对安若西道:“小姐,车已经备好了。”

“我们走。”安若西抬手擦了擦眼角,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孟延清跟在她后面,也快速地离开了客厅。

福伯站在原地,眼中闪烁着深深的忧虑。

但愿只是他想多了,老爷吉人天相,定会平安归来。

安若西一心挂念着安父的安危,一路上不断地催促着自家的司机开快点,再开快点。

从安家到城西,原本需要开上四五个小时的这段路程,硬生生地用三个半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

一看到那个农庄的标志遥遥在望,安若西迫不及待地下了车,一路小跑了过去。

“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农庄里那些做事的,都是安家的人。现在他们看到安家的大小姐竟然来了农庄,都围了上来。

“我爹是不是还在农庄里面?”

没有半点的寒喧客套,安若西直接说明了来意。

“老爷?老爷他不是早就回去了么?”农庄里的人面面相觑。

“什么?早就回去了?什么时候回去的?跟谁回去的?”安若西一听急了。

“老爷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今儿个上午就回去了,说是大小姐您今天要回来,所以他赶着回府里去了。”有人回应。

“今儿个上午?不,我爹他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所以我才会来这里找他的。快,你们快说,我爹回来的时候,是不是带着阿贵和阿钱一道回去的?”

即然安父这个时候都没有回去,那么他去了哪里,可能就只有那两个他一道带在身边的手下才会知道。

“没错,昨天老爷带着阿贵和阿钱两个过来的,不过,今儿个早上回去的时候,只看到了阿贵跟在老爷身边。”

“只有阿贵跟着?那阿钱呢?他去哪了?”

安若西只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蹊跷,心头的那份不安也越来越明显。

“这个,小的们就不太清楚了。”这些农庄里的人,都纷纷摇头。

“那我自己去问问管事。”安若西心急如焚。

不一会儿,农庄的管事才匆匆忙忙地跑到门口来。

“大小姐,老爷他的确是今儿个上午就回去了,至于那个阿钱,小的倒是听到老爷在给他钱,好像阿钱的母亲生病了,他要告假回老家。”

管事认认真真的把话回了一遍。

“若西,你别着急,我在江临恰好也有几个朋友,可以拜托他们一道打听一下伯父的下落。”

孟延清安慰安若西道。

“延清,我爹他不会有事的对不对?”安若西一把抓住了孟延清的手臂,指甲都深深地嵌入了他的皮肉当中,孟延清却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肯定没事的,你放心。说不定这个时候,你爹都已经到家了。”

“管事,你吩咐下去,农庄的人分批出去打听一下老爷从农庄回去后,都去了什么地方,接触过什么人,据实来报。还有,往老宅挂个电话过去,问问我爹他到家了没有。”

“是!”

农庄的人全都领命而去,而孟延清则陪着安若西守在那电话旁,等着回音。

很快,那些派出去的人,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他们只打听到安父的汽车自农庄出去后,就直接往老宅的方向开去,至于这之后又去了哪里,那就不是他们这些人的所能查得到的了。

而安家老宅那边也没有任何动静传来,安家能派出去寻找的人,都派出去了,依然没有安父的下落。

好好的一个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安若西急得茶不思饭不想,刚刚有点起色的身体,再度垮了。

将安若西自城西农庄那边带回安府后,孟延清就过起了孟家和安府两头跑的生活。

他也暗中派出了自己的人手追查安父的下落,却是遇到了层层的阻隔,像是有人故意隐瞒着安父的下落,不让他们查明一样。

“行澎,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一定要查明安父的下落。”

孟延清对赵行澎道,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安若西的那张眼里含着泪却硬挺着不让它掉下来的脸,一直在孟延清的眼前晃动。

他说过的,要护她一生一世,那他一定要做到。

安父的下落迟迟不明,安若西的神经也越绷越紧。

以至于这一日,安府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安若西也没有及时地反应过来。

“付博南,你来做什么?”

安若西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付博南,我爹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是我落了你的面子,没有接受你的求爱,可这跟我爹无关。”

“你若意不平,尽管冲我来,不要为难我爹!”

付博南心痛地摇了摇头:“若西,我付博南在你的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我若与你结为秦晋之好,你爹就是我爹,我为什么要去伤害他?”

“不,你是!”安若西的眼中闪着熊熊的火光,恨不能毁天灭地,与眼前这个恶魔同归于尽。

“付少将,请扪心自问一下,这件事情,真的与你无关么?”

“放肆!”付博南恼羞成怒:“安若西,我一次一次地给你机会,那只是因为你跟他人相比,是特别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你能对我指手划脚,栽赃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既然大家都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那么,不妨打开了天窗说亮话。”

“有何可说的?”安若西冷笑一声:“还请付少将收起你那假惺惺的一套,我安若西承受不起!”

“以我付某在江临的势力,要帮你找个人,那是易如反掌。本来,我就是想来帮你一把,可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付博南一步一步地走近安若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只要你答应嫁给我,那么,就算是将这江临挖地三尺,我也会帮你把你爹找出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