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婚浅情深韩少的百亿新娘

2020-05-29 18:05

嘭!

韩非沉一脚将梨园的大门踹开,把里头赏花的莫芝兰吓了一跳。

“韩非沉。”

莫芝兰不悦地皱眉:“这里是梨园,是我和你爸的院子,不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方!”

韩非沉将她脚边的矮凳踹翻,冷声警告:“莫芝兰,陈眠是我妻子,你动了我的妻子,就别怪我动你儿子!”

韩非沉眸子黑沉,转身离开。

莫芝兰瞪着他大步离开的身影,气得浑身发抖。

良久,她把被韩非沉踹翻的凳子扶正,坐好,掉眼泪。

韩天元准时出现在门口。

看到院里的狼藉,他眉头一下皱起:“阿沉来过了?”

“没有。”莫芝兰别过脸,“是我心情不好,发脾气了。”

韩天元叫来一个佣人,佣人把韩非沉踹门进来骂人砸院子的事说了出来,韩天元听完,二话不说就往外走。

陈眠才在香蕉楼住了两天就被人钻了空子,而且是梨园动的手,韩非沉认为这是莫芝兰和韩子嚣母子对他的宣战,因此从梨园出来他就吩咐心腹对韩子嚣展开报复。

韩非沉的人动作非常神速,韩天元还没到紫薇院就接到了韩子嚣的求助电话,说韩非沉派人搅和了他最重要的一个客户。

“子嚣你别急,我立即给你想办法。”

韩天元挂掉电话,看到韩非沉驾车出了去,他立即改变方向,去香蕉楼找陈眠。

已经是晚上七点,天已经黑了,陈眠冲完凉正准备吃饭,小七说韩天元来了。

“少夫人,老爷就在外头,要不我让他进来用饭?”

王医生不认同,说:“少夫人还在月子里,不能随便见人,老爷是男人,更要避忌。少夫人,我去帮你回了。”

陈眠喝完碗里的汤,说:“让韩非沉自己处理。”

大宅院就是有这个好,礼数森严,即使是大房的男主人,在香蕉楼的男主人不在场时,也不可以随便进入。

韩天元自己也很快察觉出不妥当,立即走了。

“少夫人,老爷已经走了,还要不要打电话给少爷?”小七问。

韩天元突然跑到香蕉楼,说明这个时候韩非沉不在家,不在家,那就肯定是在陈洛洛那。

“打。”陈眠勾唇,“就说,紫薇院有贵客,让他赶紧回来。”

小七哦了一声,看着陈眠嘴角那朵笑花,心里莫名有些发怵。

听说少夫人以前温柔娴静脾气非常好,现在看起来阴阴冷冷的,唉,都是少爷的错,要是少爷对少夫人好点,少夫人也不必使这种小心机。

小七为陈眠鸣完不平,立即给韩非沉打电话:“少爷,紫薇院有贵客,少夫人喊您亲自回来接待。”

少夫人连门口都没出,怎么知道紫薇院有贵客的?

小七突然想到那些仿真娃娃,缩了缩脖子,虽然害怕,但是好**啊!

“王医生你在这陪少夫人,少爷没那么快回来,我去帮忙接待一下!”不等陈眠回答,小七一溜烟跑了。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小七跑回来了,一脸兴奋:“少夫人你放心,少爷一定会相当满意的!”

陈眠嗯了一声,让王医生帮她打电话。

对方的电话先打了过来,陈眠等它响了十几声才接起来,懒懒开口:“喂……”

话筒里传出陈洛洛气急败坏的吼声:“陈眠!这都弄不死你!”

陈眠非但没死,还让她差点掉马,她以为有那个人的证词韩非沉会像从前一样相信陈眠就是罪魁祸首,但韩非沉回了一趟狮卧山就重新调查了整个事。

刚才韩非沉质问她时的那个眼神,陈洛洛想想都后怕。

她也看出来了,韩非沉已经将对她的心思,分走了大部分到韩雪儿身上,小部分给了陈眠,而她陈洛洛,什么都没有,一个人孤伶伶地躺在医院里接受着人们异样的目光……

陈眠再不死,她会发疯的!

“陈眠,你为什么不死啊??你不死,你女儿一个人在地底下会害怕的呀!”

“我刚才做了个梦,梦到她说,妈妈,快来陪我,快来陪我……”

突然旁边的充电器叭地一声烧了,吓得陈洛洛放声尖叫。

陈眠挂掉电话。

给她下毒的人果然是陈洛洛,只是,她给她下毒也就下毒吧,竟然还敢嫁祸给梨园?

陈洛洛真是不知死活!

不过,听着陈洛洛刚才那声尖叫,陈眠心情略好,看来陈洛洛做的亏心事可不止这一桩。

不急,她不急,往后余生,她有的是时间跟陈洛洛慢慢耗。

与此同时,韩非沉已抵达狮卧山,车子进了山门,快速驶向紫薇院。

陈眠住在香蕉楼,怎么会知道紫薇院有客人?而且任叔竟然没通知他?

韩非沉脑子里一堆问号。

停车,进屋,熟悉幽怨的婴儿哭声又响了起来,他寒着脸,快把紫薇院翻遍了才找到那支作怪的录音笔,随后又在屋内各处搜出了十几只鬼娃娃。

但他不碰还好,一拿起来,鬼娃娃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爸爸!”

“爸爸爸爸!”

“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

“爸爸我好冷哦,爸爸我好饿哦!”

“爸爸你什么时候来陪我?”

韩非沉黑着脸把鬼娃娃身上的电池一个个卸下来,十几只鬼娃娃,三十多节小电池。

韩非沉抱着鬼娃娃去香蕉楼,快到门口时被绊了一下,低头一看,还是一只鬼娃娃!

到了门口,打开门,韩非沉迈腿进去,一只超大娃娃坐在院中间对他露出诡异的笑容:“爸~~~爸!”

韩非沉忍无可忍,把手里的鬼娃娃全扔地上,冲进屋,一脚踹开陈眠的房门。

“嘘!”

陈眠一脸虔诚,声音很轻,几不可闻:“不要说话,不要吵到我女儿……她来了。”

“宝宝,到妈妈这来,妈妈抱……”她朝虚空里小心翼翼伸出手,将‘女儿’抱过来,“宝宝乖,妈妈唱歌给你听啊!”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

韩非沉满腔的怒气消失在陈眠的歌声里。

那个野种已经死了,陈眠不能再这么下去。

她得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

听到韩非沉离去的声音,陈眠收起脸上的悲戚,在床上躺平,闭眼。

她得睡着才能见到女儿,至于韩非沉和陈洛洛,她会慢慢收拾的……

陈眠做了个梦,梦里很美好,但偏偏没有遇到女儿,醒来时一脸泪。

从洗手间出来,陈眠察觉到房里多了一丝不属于她的气息,她微微皱眉:“韩非沉?”

韩非沉从暗处现身,黑沉的眸子死死锁着她的眼,问:“陈眠,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要你和陈洛洛的命。”

陈眠面无表情:“我只要还有一口气,报复就不会停止。”

“除非你杀了我。”

“韩非沉,你要杀我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