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捡个总裁来宠我_君晚

2020-05-29 18:12

  捡个总裁来宠我是由作者君晚最新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骆依依薄修。骆依依再次醒来的时候,刚睁开眼就被大片入目的阳光刺痛了眼睛,下意识的就用手去遮挡,这才发现周围是一片白色,还有浓烈的消毒水味道钻入鼻尖。

免费阅读

  “你不是那个薄修吗?”骆依依激动过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是……”

  骆依依的话出口才发觉薄修好像不知道她的名字,正准备组织一下语言礼貌而委婉的告诉眼前这个男人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并且她对他留一张银行卡给她的事情非常不满的时候。

  薄修一双好看的剑眉却已经拧得更紧,看着正在从随身的小包里面掏东西的骆依依,深邃的眼眸之中嫌恶更加毫不掩饰。

  骆依依终于摸到了那张纯黑色泛着金属质感的银行卡,抬头,却发现薄修已经走到了楼梯的拐角处,赶忙几步追了上去,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薄修的衣摆。

  薄修转身,不悦的情绪已经写了满脸,“小姐,请自重!”

  同时他那挑剔的目光在骆依依的身上扫过,“小姐,人贵有自知之明,既然你知道我是薄修,那你也应该知道,不是只要是个女人都能往我的身上贴!”

  说完,薄修再次转身就走,他身边的助理还同情地看了骆依依这才快速跟上他的脚步!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骆依依才回过神来,气得差点跳脚,“这男人什么玩意儿,长得帅点就以为自己是人民币啊,还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往他身上贴,我呸,人渣!”

  “是骆小大夫来了啊?”骆依依兀自骂得欢畅,头顶上方却传来一个苍老但是和蔼的声音。

  骆依依一抬头,就看见李爷爷已经推着轮椅到了门口,正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

  被老人家看见了自己跳脚骂人的一幕,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抓紧了手中的医药箱,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道:“李爷爷好,爷爷让我来给您复查。”

  说着,她上楼进了屋,李爷爷虽然是孤寡老人,但是家里收拾得十分干净整洁,因为最近吃药的关系,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一股中药的味道,对骆依依来说格外的亲切好闻。

  她仔细地帮李爷爷检查了断骨处的包扎,在给他重新换药的时候,虽然心中对薄修一万个的不满,但却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打听道:“李爷爷,那薄修来您这儿是为了什么啊?您还把他给赶出去了。”

  “哎,还能为了什么啊?”李爷爷叹息道:“还不是为了这房子。薄氏集团买下了这一片地,准备盖一个高科技的医学实验室,这一片儿的人都快搬完了,也就只剩下我们几个不舍得搬的老东西了。薄氏这小董事长啊,今天就是来做动员工作的。”

  说完,李爷爷又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说起来,薄氏也是一个不错的企业,盖高科技的医学实验室也能造福百姓,我是真的不该临老了老了还给人家添麻烦,可我就想着万一哪一天淑芳和山子回来了呢?”

  骆依依心中有些酸涩,她小时候也是住在这一片老楼的,李爷爷的事情她都知道,这么多年,老楼的居民其实大多都已经搬迁了,这一片原本就是租住给外来务工人员的比较多。

  可爷爷几十年没挪过窝,就是在等着老婆孩子回来,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希望渺茫了,可他从未放弃。

  骆依依本来还在想着要怎么宽慰李爷爷,却听见李爷爷问她道:“依依,你认识薄氏集团那个年轻的总裁啊?”

  “薄氏集团,总裁?”骆依依脑中一激灵,她就说薄修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他就是国内目前最大的医药企业薄氏集团的总裁啊!

  “依依,我跟你说啊,不是我这一把老骨头多管闲事,薄氏那个年轻总裁看起来虽然还不错,但不适合你这样的小姑娘,你……”李爷爷语重心长地说道。

  骆依依一张笑脸瞬间烧得通红,换好药,包扎好之后,连忙摆手道:“李爷爷,您误会了,我跟他……不算认识,我对他也真的没那个意思……”

  “小大夫还害羞了,这少女怀春……”李爷爷看着骆依依的模样倒是笑得越发欢畅。

  骆依依脸上一阵发烫,急急道:“李爷爷,我已经给您重新上了药包扎好了,吃药就按照之前爷爷开的药方继续吃酒可以了,爷爷医馆还有事要我帮忙,我先走了。”

  说完,她抓起药箱就冲出了房门,生怕李爷爷又说出什么令人尴尬的话。

  但是刚走出楼道,她就有些无语地望向了天空,“这破天,居然又下雨了!”

  她麻利的放好药箱穿上雨衣,骑尚小电驴往医馆赶。

  天上黑云压顶,雨也越下越大,等她到医馆外面的时候,大雨已经模糊了视线……

  “嘭!”

  一声碰撞声传来,骆依依只觉得身体一震,本能地想用腿去支撑小电驴,但是没有撑住,连人带车直接翻倒在地!

  “怎么回事?”薄修声线冰冷的开口,车内本来就不高的气压瞬间低了几个度。

  “总裁,有一辆电瓶车撞上了我们的车。”助理立即回答道。

  薄修皱了皱眉,“下去看看。”

  话落,他自己已经打开了车门下车。

  骆依依艰难地把小电驴扶起来,就感觉到一把伞遮住了她头顶的大雨。

  抬头想要道谢,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是你!?”

  薄修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脸,瞬间更加清冷,“小姐,用碰瓷这种方式制造偶遇的手段十分拙劣。关于你随意变道对我的车造成的损害,我的助理会跟你谈具体的赔偿。”

  说完,薄修高冷的转身准备离开。

  骆依依心头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完全不顾自己还淋在雨中,大吼道:“你给我站住!”

  随后,她两步冲到了薄修的前面,拦住了她的去路,望着他吼道:“薄修是吧?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难道就因为你有几个臭钱就所有人都会往你身上贴吗?告诉你,本姑娘不稀罕!”

  说着,她把一张黑卡甩在了薄修的身上,“老娘我真是瞎了眼了,居然会救你这么一个自大狂,这是你的臭钱,拿回去!”

  同时,她伸手指了指骆氏中医馆的招牌,“你的车要赔偿是吧!好,我随意变道撞上你的车是我的责任,我认!你尽管把车开去修,修好之后账单拿到这里来,我赔你!”

  说完,也不待薄修反应,跛着腿推着小电驴直接进了医馆。

  薄修向来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又尴尬的神色闪过,他看了看手中独属于自己的黑卡,又看了看骆氏中医馆的招牌,最后看了看骆依依已经快要消失在医馆中的背影,神情却渐渐柔和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