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我的缺点是缺点你小说 陈美意顾嘉俊

2020-05-29 21:02

我的缺点是缺点你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我的缺点是缺点你》是来自恋上一滴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陈美意顾嘉俊,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我的缺点是缺你》是《花火》杂志常驻作者恋上一滴泪最新短篇故事集。书中的十九个故事分别刻画了不同的人物故事、青春记忆,内容涵盖了爱情、友情、自我奋斗,亲情,理想,等等。每篇故事有不同的故事风格,或悲伤阴郁或诙谐幽默或温暖治愈。即便是他人的故事,但其中一定也有每个人不可磨灭的青春印记。

《我的缺点是缺点你》 三、没有你的余生,只剩悲伤 免费试读

三、没有你的余生,只剩悲伤

1.他们都是她的救命恩人

叶莉这一生,只坐过一次轮船,渡过一次海。

那一年,她9岁,还不太懂命运是什么,也从没想过,一次三个月的海上航行,竟然轻易地改变她一生的轨迹。

上世纪八十年代,天上的飞机还是稀奇昂贵的玩意儿,人们要是远赴重洋,还是选择坐大大的轮船。航行时间漫长,但胜在价格便宜许多。

叶莉的父亲是英国人,母亲则是中国香港人。许多年以后,叶莉回想起当时,都以为父亲浪漫,在他和母亲相爱十周年的纪念日上,带他们一家回到母亲的故乡——因为父亲知道,母亲远嫁,嫁到异国,一定想家想疯了。

叶莉遗传了父母各自的优点,她拥有极好的混血儿面貌,会说英语又会说粤语,还总喜欢笑,笑起来一双眼睛会弯成一座桥,明媚闪耀,特别好看。

叶莉一家特别惹人瞩目,船上许多一等舱的乘客都乐意亲近他们。她印象最深的是住在隔壁舱的一对年轻情侣,女生漂亮,男生对她很好,只是,他们给人的感觉,总像是闹别扭一样。他们还吵过一架,被叶莉无意听见了。

大概谁也没有想到,叶莉的父亲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与船上的一个年轻女人发生了感情纠葛。

叶莉依稀记得,那一日轮船在广州的港口停了两天,临开船之际,父亲找了一个机会跟那个女人私自下了船。等到船开了,叶莉的母亲才发现这两个人一起不见了。

母亲气得厉害,又哭又吼的仪态尽失。叶莉长这么大,从没见过她这么失态——在她心中,母亲是伟大的,善良的,又是优雅的。叶莉想不明白,母亲这么好,父亲是怎么忍心离开她的。

自然,船长不可能为了一个人的家事,改变船行轨迹。可这艘船上剩下的客人,也都知道叶莉一家的丑事。

那天,来到半夜。

下一站就是香港了,母亲那一晚反常地平静,带叶莉去船上的舞池跳舞,去最好的餐厅吃东西。只是,她的一双眼还是深沉得过分,叶莉到底年纪太小,无法组织语言安慰突遭变故的母亲。

晚上,叶莉像往常一样缩在母亲的怀抱里睡觉,后半夜时,她突然醒了——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滴答、滴答地掉在脸上,让她睡不安稳。

等她睁开眼,才发现母亲横在眼前的手腕,割开了一道口子,涌出许许多多的血……

叶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尖叫出声的,她想要有人来帮忙,帮忙救救她这个可怜的母亲。

这时候,隔壁舱的那一对年轻情侣跑出来了。女生叫叶雅芝,男生叫张俊明。

叶雅芝像一个大姐姐,把手覆到叶莉的眼皮上,不准她再看到那么血腥的画面。而张俊明已经跑到房间,去给叶莉的母亲做急救。

后来叶莉才知道,他们俩都是香港人,一起到英国读医,学的是外科,现在学有所成,坐船回香港发展。

很快就天亮了。

几经艰难,张俊明把叶莉母亲的命给救回来了。等到那时,叶莉才有机会近距离地打量张俊明。他与叶雅芝看起来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有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不笑的时候容易给人一种特别严肃的感觉。但偶尔露出笑容,又会让人如沐春风。

张俊明似乎想对比他小十岁的叶莉说点儿什么,但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来。

“小妹妹,你和妈妈都是去香港吗?你们在香港还有什么亲人?”叶雅芝拉了拉叶莉的小手,小心翼翼地问。

叶莉懵懂摇头,因为她也没去过香港,不知道妈妈那边还有什么亲人。

“这样吧。”叶雅芝掏出一张名片,然后塞到叶莉手心,“要是遇到困难,可以去这张名片上的医院找我。记得,不要弄丢了。”

许多年后,叶莉恍惚想起那一幕,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这一对年轻人眼中,隐藏着的担忧与善意。

而当时一直站在叶雅芝身后的张俊明,一头利落的短发被海风吹得肆意飞舞,漂亮的眉眼深深地注视着叶莉,让只有九岁的她,莫名感觉心跳漏了一拍。

2.他说,你刚刚的问题超纲了

之后的几年时间,叶莉与母亲在香港都过着无比艰苦的生活。

母亲那边的家人早就离开香港了,母女俩等了大半年才等到申请救济的名额,每个月领着少得可怜的救济金,住在最贫穷的一带,过着苦巴巴的日子。

原来,当年叶莉的母亲早就有一门父母定下的亲事,可她为了心中的爱人,狠心与家里所有人断绝来往,然后跟着他远赴重洋……所以,面对突如其来的抛弃,叶莉的母亲始终想不明白,是她做错了吗?所以爱人才会抛弃妻女、不管不顾地离开吗?

也所以,每次叶莉被母亲抓起来痛打一顿的时候,她都会咬紧牙关默默忍受着这一切。

因为母亲平时是正常的,正常的时候最多不怎么说话,但对女儿还是很好的。偶尔,只是很偶尔的时候,母亲才会发作,像变了一个人,眼神也变了,把女儿当仇人一样对待。

再遇叶雅芝与张俊明时,叶莉已经长到十三岁。

叶莉一直没有忘记他们俩,他们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叶雅芝给的名片,她也一直藏得好好的。可是她找不到一个看起来正当的理由去找他们,如果去找了,然后呢?她这几年间遭受过无数个白眼,难道还需要这两个年轻人的同情和怜悯吗?

有时候,叶莉只能把所有怨恨放在那个一走了之的父亲身上,她最难过的是,她发现自己开始慢慢忘记那个男人的模样。

但她每次想起张俊明时,记忆却是深刻的。

那一天,母亲在街上发作,打伤一个陌生的路人,母亲也受了点儿轻伤,两人一起被送到医院。

叶莉连忙赶去医院,还是叶雅芝先看到她。

叶雅芝起初怀疑自己认错人,可当真的看清叶莉时,这个年轻有为的女医生,差点儿当场掉下难过的泪水。

“你过得这么艰难,为什么不来找找我呢?”

叶莉被叶雅芝紧紧搂在怀里时,还不太明白,这个姐姐到底在伤心什么。这时候,张俊明也出现了。

他看上去没多大改变,只是把鬓角也刮了个干净,脸上多了几分沉着与冷静。

叶莉无比希望他可以多看自己一眼,然而他只是把情绪失控的叶雅芝给拉起来:“你这样子,会吓到她的。”

叶雅芝私自掏腰包,给叶莉母亲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等待检查结果时,是张俊明陪在叶莉身边。

他给她亲自泡了一杯香浓的咖啡,用的还是他自己的杯子。叶莉乖乖双手紧握杯子,像是在暖手,其实是不舍得喝。

有时候,喜欢上一个人,真的不需要多大的理由。叶莉想,她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大概也因为这样,才会跟另外一个女人一起消失的。

“张哥哥,你和叶姐姐,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

天知道,叶莉把这句话问出口以后,张俊明无比错愕地看着她。她也知道自己不该问,可话已出口,她还能怎么办。

“小朋友,你今年几岁?”

“十……十三。”

“你刚刚的问题超纲了,我不打算回答。”可不知怎的,叶莉还是觉得很温暖。最起码,他是愿意搭理她的,虽然,也跟其他人一样,把她当小孩子对待。

过了一会儿,叶雅芝拿着报告回来了。

叶雅芝的脸色很难看,她试图用最浅显的语言跟叶莉解释,她妈妈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他们很多医生开会讨论过,建议把她送到……精神病院,让她好好接受治疗。

“妈妈要是住院了……那我怎么办?”

“叶莉,你愿意有一个姐姐吗?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认你做干妹妹,我可以抚养你,直到你成人的那一天。”

张俊明却反对:“雅芝,你想清楚了吗?”

“我想得很清楚!”叶雅芝的声音拔高几度,让叶莉一脸错愕。

下一秒,叶莉看到张俊明的眼底划过一丝疼痛,看到他把脸转过去:“你自己做主吧。”

3.她不知不觉就长大了

之后的两年时间,过得飞快。

叶莉在叶雅芝的帮助下,顺利转入香港一家不错的公立中学,她在新学校很受同学的欢迎。当然,最开始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后来接触久了,同学们发现她很亲切,没有一点儿架子,于是更喜欢与她来往。

有时候,看着面前一张张的笑脸,叶莉会努力压下那种开心得飘飘然的感觉。因为她知道,她经历过寻常人可能体会不到的苦难,她总是害怕幸福随时会从她的指缝中溜走。

而每次她收到男同学偷偷递来的纸条时,都会想笑。那样的年纪,有小情小爱的情愫是正常的,可叶莉比同龄人成熟,她渴望的白马王子,是要像张俊明那样。

叶莉也搬到医院提供给叶雅芝的住处去,与叶雅芝一起住。叶莉每天下课以后很勤快地跑去菜场,每天做不重样的饭菜,还会做张俊明的那一份,然后一起送到医院给他们俩吃。

医生们是真的忙,忙起来没时间概念,也没吃饭概念。张俊明一开始不太赞成叶莉又是做饭又带来医院,可叶莉是真心想做这一切,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能为他们俩做什么。

叶莉的厨艺突飞猛进,有时候看到张俊明微微露出赞许的表情,她可以开心一整天。

多得叶莉的存在,叶雅芝与张俊明两人之间尴尬的气场稍微和缓了一些。叶雅芝对她也是真的好,一到休息日就带她到处逛。偶尔也会带她去精神病院看妈妈……每每那时,张俊明总是默默走在最后,像守护这两个女孩子的骑士一样。

依然让叶莉感到心猿意马。

叶莉不是小孩了,她看得出来,张俊明是喜欢叶雅芝的。她不相信叶雅芝什么也不知道,可到底,她也没有给过他一次机会。

每每想到这些,叶莉会更心疼张俊明。

她知道,自己在张俊明的眼中,永远称不上一点儿分量。可就像现在这样,能每天给他亲自做一顿饭,能在想见他的时候见到他,她已经心满意足。

可她从没想过,叶雅芝会做出伤张俊明的心的事情。

那一晚,叶雅芝破天荒请了半天的假,穿上漂亮的衣服,去叶莉的学校接她放学,然后带她去百商买衣服。

叶雅芝给叶莉找的,都是精致又高贵的礼服裙子。叶莉没穿过,也不敢穿,可叶雅芝使劲把她推入试衣间,还恐吓她不试穿就不要回家。叶莉坐在试衣间里,眼睛都瞪直了,手上有这么多裙子,她应该穿哪一件?

等到叶莉穿着玫红色的礼服裙子出来时,她真没有想到,出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会是张俊明。

他应该是来接她们的。看到他***,叶莉的脸红得不寻常。

大概,张俊明也不清楚那一刻,他为什么会***吧。他想不到,他眼中不会长大的小孩,早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然后,他们三人一起到铜锣湾附近吃饭。

其间,来了一个人。张俊明抬头,发现对方很眼熟,应该是医院新来的同事。可不等他有所表示,竟然看到叶雅芝亲热地把手挽上那人的臂弯。

之后,叶雅芝与那个同事说了什么,张俊明都没听得进去,只感觉耳朵嗡嗡作响,是让人心慌的吵闹。

叶莉的心里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才明白为什么今晚要穿得隆重。

“……还有,我想在这里多说一件事。”说到这里,叶雅芝深呼吸一口气,脸色也无比的凝重,“我打算和周沈,一起去非洲当志愿者医生。”说罢,她转头看向叫做周沈的男人,对方回她一记万分肯定的眼神。

叶莉条件反射地去看张俊明,发现张俊明的脸色变得雪白,下巴绷得紧紧的,上下排牙齿拼命互抵,才没有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他那么努力,连最后一点风度也不愿丢失。

叶莉不动声色地拿手捂着自己胸口的位置,原来心疼一个人的心疼,是这么难受。

4.她说,请让我继续陪着你

吃过饭的当晚,张俊明与叶雅芝狠狠地吵了一架。

叶雅芝没想过,她与张俊明认识将近二十年,竟然会有吵得不可开交的一天。其实,张俊明没有说她半句谈恋爱的事,他一直在劝她不要去非洲。

“雅芝,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要照顾你一辈子……”

隔着一扇薄薄的房门,叶莉光明正大地偷听。当听到这句话时,她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

就在她以为张俊明要深情表白时,叶雅芝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俊明,我妹妹的死……我不怪你了,请你把刚刚说过的话收回去。”

她的声音,冷得像浸过冰水一样。

两人都安静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叶莉才听到门再次被关上的声音。

那一晚,三个人都没有睡着。

接下来的半个月,叶雅芝总是与周沈出双入对,在医院也会旁若无人地大秀恩爱。有时候不可避免地碰上张俊明,叶雅芝都会视而不见地走过。

等到张俊明发现叶雅芝已经有七天没来医院上班时,他是最后一个才知道,叶雅芝跟周沈已经离开香港,去了非洲。

叶莉记得,叶雅芝临走前一晚,与她说了一宿的话。

叶雅芝说,她之所以想认叶莉做干妹妹,不仅仅是因为她可怜,还因为叶莉长得很像她已故的妹妹。

“如你所见,我与俊明是青梅竹马的关系。那一年,我和俊明还在英国,我妹偷偷坐了很久的船去看我,准备给我一个生日惊喜……可就在那一晚,俊明开车去把她接回来的路上,他的车撞上别人的车子。俊明受了伤,可我妹却当场死亡。”

叶雅芝的眼泪一直流,流个不停:“如果没有这一场事故,我和俊明,现在应该结婚了吧?可是,我做不到原谅。尽管他一再承诺,他会用尽所有地去爱我,照顾我一生一世……现在,我决定要离开这里。”

叶莉感到呼吸一窒,不知道怎么回话。

“至于你……俊明答应我会照顾你,放心吧。还有,请原谅我突然离开你们。”那一次从香港去非洲当志愿者医生的机会很难得,叶雅芝不想错过。

叶雅芝走了以后,张俊明像变了一个人。所有人都看到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瘦下来,他努力地让自己变得很忙碌,因为一旦闲了下来,他就会无比思念那个一心一意离开他的女孩。

那一天,叶莉照旧做了很精美的盒饭带去医院,却被护士告知,张俊明没有上班,更没有请假。

她感觉不对劲,因为张俊明不会无故旷工,他是那么严谨细致的一个人。叶莉想也不想地冲去张俊明的住处,门被破开的瞬间,叶莉看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张俊明。

她急得眼泪流个不停,一滴一滴打在他的脸上。

幸好,张俊明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辛劳过度,又休息不够,导致低血糖晕倒。但叶莉还是不放心,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给他做好一日三餐,还督促他把食物给吃完才安心。

她有时候比大人还要成熟。

有一晚,张俊明大概是太想念叶雅芝,他的眼睛默默地红了一圈。叶莉看着心疼,隐忍地咬着唇,一言不发。

“叶莉。”张俊明轻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雅芝走了,我的心也死了。我想要代替她好好照顾你……可是,我怕我做不到。”

“你是个混血儿,可真的很像雅芝的妹妹。我想,雅芝离开,不仅仅因为我,也因为你吧。”

“你不用照顾我,我可以照顾你的。”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叶莉用尽了所有力气才说得出来。“我不会连累你的,请让我继续陪着你,好吗?”

张俊明没有说话,可叶莉已经下定决心。

今生今世,不论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离开张俊明。

5.他的吻落下来时,她只有心碎

不论是叶莉,还是张俊明,都认为叶雅芝早晚会从非洲回来。再怎么说,她有一颗崇高的济世为怀的心,可也不能一直呆在非洲那样的地方。

张俊明已经从医院辞了职,去他一个老同学开的药物公司做事,做医药代表。原来,张俊明之所以做医生,也是因为叶雅芝,现在叶雅芝不在了,他觉得留在医院也没有什么意思,干脆转行。

又过去几年时间。

叶雅芝与周沈真的一直呆在非洲,他们救了无数个非洲人的性命,而且,在那里结了婚。

叶莉听说这个消息时,眼前浮现叶雅芝那张年轻又精神奕奕的脸,她想,叶雅芝很努力地往前走了,恐怕只有张俊明,还一直活在过去。

那时候,叶莉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也终于长到心心念念的18岁。她仍然受许多男同学的喜欢,但她这几年总是拒绝年轻男孩的爱慕。他们都会疑惑,叶莉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

而张俊明,他做医药代表赚了很多钱,还登过报纸,上过电视,比他当医生要赚得多。他总是出差,满世界地跑,但每次回来,他都会第一时间找叶莉一块儿吃饭,送给她从各地搜罗回来的纪念物。他也够聪明,在楼市还没疯狂大涨时入手了几套房产,其中一套,让叶莉搬过去住着,住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有时候,叶莉会有一种错觉,只要她一直留在张俊明的身边,总有一天,张俊明会慢慢忘记叶雅芝,也许,他还会发现叶莉的好……从而喜欢上她。

她知道这个想法够异想天开,可她还是觉得高兴。

可是,张俊明还是忘不掉叶雅芝。

他果然是最后才知道叶雅芝在非洲结婚的消息。那一晚,他卸下平日乖乖先生的模样,一个人去兰桂坊喝了个烂醉,喝到不省人事,喝到与人发生争执,还喝到被三五个人围起来狠狠地揍了一顿。

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脸上,他像一只困兽悲伤地嘶吼着,可那些拳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

叶莉一路找了很多家酒吧,才终于找到快要被人打死的张俊明。看到他满脸是血,她的心脏泛起撕裂般的痛。她从没试过这么害怕失去一个人,那个人只有他。她宁愿那些人把拳头砸到她身上去,让她可以分担他的痛苦,就算只有一些些也好。

叶莉把身上的所有钱都拿出来,那些人才散了去。

“雅芝……雅芝……”叶莉准备把伤得不轻的张俊明扶起来时,他恍惚认错了人,对着她叫出叶雅芝的名字。

当张俊明的吻落下来时,叶莉没有拒绝他,但眼角的泪如同从坏掉的水龙头里汹涌而出。

她渴望许久的、属于张俊明的亲吻,原来是这个滋味。

可她开心不起来,只有心碎。

6.他老了,她依旧爱他

幸好,张俊明没有记得那个酒醉又仓皇的吻。

叶莉也没有在他面前提起的打算,她只是觉得,酒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以轻易地让一个人变成一只怪物。

到底,叶雅芝结婚的消息,对张俊明的打击实在太大。他仿佛找不到坚持下去的意义。自那以后,他终究是变了,他开始沉迷香烟,沉迷酒水,工作的事情一旦结束,他便会呼朋引伴,约一块儿喝酒,身边围绕着不同的美女,过着声色犬马、却自甘堕落的生活。

叶莉也已经记不清,她多少次冲进某一家酒吧里,把张俊明给找出来。

叶莉的失望与难过,张俊明是知道的,可他对她的所有感受无动于衷。一个人在不爱另外一个人的时候,表现便是如此。叶莉有时候也会嘲笑自己,曾经有过那么天真的想法——也许有一天,张俊明会发现她的好,从而喜欢上她。

可她还是要硬着头皮去找他,因为学校的老师告诉她,张俊明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到过学校,跟她的老师商量了一番,有要把她送到国外念大学的打算。

张俊明总有先见之明,那会儿出国读书还不是什么新潮的事情,叶莉也不愿意出去。她说过的,她会一直陪着他,不论以什么样的身份。

只是那段时间,张俊明好像很忙,叶莉总找不到他。

直到有一晚,叶莉又去张俊明家找他,发现他家的门竟然开着一条缝,她以为里面进小偷了,刚想闯进去把小偷给抓出来,狠狠教训一番。却莫名地听到一些让人耳朵发软的声音……她不敢置信地往里面走,走到门口,赫然看到张俊明与另外一个不曾见过的女子在房间里亲吻拥抱的画面。

叶莉的到来一下子惊动了他们二人。张俊明最先走出来,看到是她,他一脸震怒又无可奈何。最后,挥挥手让那个陌生女子先走。

那一晚,一张沙发,叶莉坐在左边一头,张俊明坐在右边一头,他一直在抽烟,难看的脸色被烟雾迷蒙得看不真切。

叶莉忽然笑了。她以为他是多么深情正经,原来……也是这么不堪一击。

“你还小,你不懂。”大概明白叶莉在想什么,张俊明自讨没趣地开口解释。

“你比我年长十岁,你难道就懂得一切?”叶莉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学会反唇相讥。

下一秒,张俊明竟然笑了,是一个凄苦酸楚的笑容,让叶莉感到心如刀割。

“叶莉,离开我吧,去国外吧,再见到你,我总是会想到她……”

叶莉心头一震。张俊明说得够委婉,可她听得明白。她到底做了什么,让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都先后不愿意再见到自己。

可她也知道,张俊明斗不过年岁的流逝,他的年纪不小了,他的父母都在催他结婚,他看上去,也在努力走向新的生活。

可他骗得了全世界的人,唯独骗不过她。

张俊明仍然深爱着叶雅芝,可能,这辈子都栽在她手上了。

叶莉是8月去的英国,这一次,她是坐飞机去的。飞机票很贵,可她一点儿也不心疼。一个人为另外一个人心疼过太多次,是真的会变得麻木。

叶莉并没有什么很伟大的志向,她去英国读的工商管理,也曾经以为,她是回去故土,可这四年来,她一边打工一边上学,总是给同学提起香港的一切,说香港多么好,也曾无数次买机票回去,就算只是待上一天时间,也心满意足。

她与张俊明很少再联系了。她不敢再打扰他,可能,也夹杂着赌气,想看看如果她不主动找他,他会不会偶尔想起她。

四年来,张俊明只去过英国两次。

第一次,是他带着新婚妻子过去度蜜月。听说他真的跟别人结婚,叶莉竟然没有想象的那么悲伤,可能,她自己也清楚,张俊明也是一个俗人,为了尽孝,也为了过上体面的生活,会选择和一个女人结婚;第二次,是叶莉的毕业典礼,张俊明自己一个人来的,她穿着学士服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时,赫然发现他手上的戒指,已经被摘下。

叶莉忍不住流下眼泪,她有很多想问,结果都没有问。

张俊明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看着看着,自己先笑了:“傻孩子,我离婚我单身,你哭什么啊?”

但他还是心软了,伸出手臂,把她拉入自己的怀抱里。做完这个动作,他似乎也没想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

可叶莉的心跳,快得就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这一年,叶莉二十二岁,张俊明已经三十二岁,他依然英俊,可当年让无数女孩沉迷的意气风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而悲哀的是,他老了,不复神气了,她依然死心塌地爱着他。

7.他最爱的她,变成这样了

叶莉与张俊明一起从英国回去香港。

回去以后,叶莉依旧住在张俊明当年给她住的那个房子里,但还是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张俊明偶尔也会留宿于此。

当然,他们俩没有发生任何让人面红耳热的画面,叶莉睡房间,张俊明睡旁边的客房,但两人总是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也会下楼一起去买菜。被别人多次碰见了,也会想当然地认为,他们俩是一对爱侣。

被问及他们是什么关系时,张俊明没有明确地回应,但嘴角带着模棱两可的笑容,足够让人浮想联翩。

天知道,这是这么多年以来,叶莉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她期待每一天的醒来,期待每一天打开房门时张俊明也会一起出现,她甚至每一晚临睡前就会想好第二天要与他做什么,要一起买什么菜,晚上给他做什么新鲜的菜色。

她从没正经谈过恋爱,唯一一次的暗恋,又漫长又盛大,足够她回味一生。

是啊,被无数人说烂的一句话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还有一句话叫“守得云开见月明”。叶莉想,她很快就要见到胜利的曙光了。

尤其是那一晚,张俊明在家中放了碟片,第一次邀请她一起跳舞。

他们俩都是高手,虽然从未一起跳过舞,但舞步十分合拍,意想不到地契合。叶莉大胆仰着头深情地看着张俊明,恍惚间,他才敢肯定,当年那个九岁的小女孩,已经完全长大。

叶莉踮起脚,勇敢地亲上他的嘴角。他缓了五秒的样子,才狠下心把她给推开。

叶莉有点儿失落,但没有完全放弃,她知道,他还需要多一点时间。

可她到底低估了叶雅芝在张俊明心中的分量。

谁也不曾想过,其实叶雅芝早就从非洲回来了。说是张俊明在街上偶遇周沈,追了他三条街才追上。经年过去,周沈变了许多,但张俊明还是一眼就认出他。

看到张俊明,周沈腿一软,差点儿当场跪下。

“雅芝呢?!”那一刻,张俊明才发现,他体内有一只沉睡的兽,只有叶雅芝一个人才能唤醒。

周沈哭了很久,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张俊明。

那一晚,张俊明来到叶雅芝的住处,她住在很简陋的老房子,房间里弥漫着说不出口的难闻气味,她整个人……憔悴,皮包骨一样,只有一双眼,失去神采地盯着某个虚空的地方发呆。

叶雅芝没有想到,周沈会“出卖”了她。

看到张俊明的瞬间,她的眼泪也决堤了。

其实叶雅芝很早以前就回来了。她像一些志愿者医生,在给当地病人做医治时,不小心被传染了HIV。是周沈陪她一起回来香港接受治疗,周沈陪了她几年时间,他们没有让别人知道自己回来了。最后,也是叶雅芝劝他离开,去过回正常人的生活。

周沈前两年结的婚,妻子刚怀上孩子。

“雅芝……”张俊明郑重地跪在她面前,深吸了一口气,眼泪拼命掉下来,“我能为你做什么?请你告诉我。”

“俊明啊!”叶雅芝凄楚地笑了,“我想回非洲,我想死在那里,你带我去好不好?”

8.她知道,他们俩终于可以长相厮守

叶莉也陪着叶雅芝和张俊明,三个人一起坐飞机,从香港飞去非洲。

这大概,会是叶莉这一生去过的,最远的地方。

这一次,叶雅芝不用再去前线救助病人,她只是一个寻常的游客,在张俊明和叶莉的陪同下,看看大草原,看看野生动物。有一些瞬间,叶莉会以为,他们仨又回到多年前的某一段时间,三个人总是一起出去玩,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题,脸上的笑容很多,未来却无限远。

难过的时候,叶莉和张俊明都会躲起来哭,不让叶雅芝看到。

可叶雅芝的身体,终究是一天比一天差。到后来,张俊明每一晚都会抱着她睡觉,她也有挣扎过,可力气不够,最后放弃了,任由他抱着,慢慢地适应了他的怀抱,竟然可以一觉睡到天明。

叶莉自己一个人睡在另外一边,她每一晚都没有睡好过。她从没因为叶雅芝吃醋,她倒是宁愿叶雅芝可以和张俊明终成眷属。她最希望的是,她最爱的两个人,这辈子可以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叶雅芝是在三个月后的一天早晨,悄无声息地去世的。

那一天,像是感应到什么,叶雅芝紧紧抓住张俊明的手,然后又叫叶莉过来,无比艰难,才把他们俩的手交叠到一块儿去。

叶雅芝没办法再说什么,可他们俩怎么会不懂她的意思。

张俊明含泪点头,重重点头。然后,叶雅芝合上眼,在他的怀抱里去世。

他与叶莉始终不知道,叶雅芝还有没有介怀亲妹妹的那件事。那已经,不再重要了吧。

后来,张俊明坚持一个人带着叶雅芝,去了一些地方,至于去了什么地方,叶莉这辈子都无从知晓。

叶莉是自己去的机场。张俊明临走前,曾亲口答应过她,等找到一个地方把叶雅芝安顿好,他会去机场与她会合,与她一起离开的。

“我答应你。”说这话时,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那是叶莉这一生,最后一次见到张俊明。

因为,他还是食言了。他没有来机场,他应该一早就做了决定,决定陪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在这个叫做非洲的地方,与她长相厮守,生生世世不再分离。

飞机上,叶莉的哭声惊动了所有乘客以及机组人员。

他们都想不明白,这个年轻又漂亮的混血儿女士,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这么悲伤,让她这辈子,也只能活在悲伤的余温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