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主角是陈眠韩非沉的小说 《婚浅情深韩少的百亿新娘》

2020-05-30 06:01

《婚浅情深韩少的百亿新娘》 小说介绍

主角叫陈眠韩非沉的小说是《婚浅情深韩少的百亿新娘》,是作者玉帛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房门口到阳台,全是鲜红色的液体,空气中刺鼻的气味告诉他,这只是一般的红油漆而已。然而造成的视觉效果是非常冲击的。韩非沉作了个深呼吸,站在房门口没进去:“陈眠,你下来。”陈眠晃悠着双腿,好几次身体都失...

《婚浅情深韩少的百亿新娘》 第9章 香蕉楼 免费试读

从房门口到阳台,全是鲜红色的液体,空气中刺鼻的气味告诉他,这只是一般的红油漆而已。

然而造成的视觉效果是非常冲击的。

韩非沉作了个深呼吸,站在房门口没进去:“陈眠,你下来。”

陈眠晃悠着双腿,好几次身体都失衡往后仰去,每次都被她及时调整回来,可这摇摇晃晃的样子,一下把韩非沉的神经绷到极致。

他尽量放轻声音,放软语气,把鞋子脱了,赤脚挪向门内:“陈眠,那里危险,你先下来,有事我们慢慢商量,听话,乖。”

陈眠晃悠的腿停了下来,歪头笑了:“韩非沉,你为什么不生气呢?我挑战了你的权威了啊!”

“你应该指着我说:陈眠,你个心机婊!你要死就死远点!别在这碍我的眼!”

“哦我知道了,你不是韩非沉!”陈眠嘻嘻笑,双腿继续晃悠,身体左摇右摆的。

韩非沉的神经再一次绷紧。

本想冲过去将她拽下来,哪想到他才有这念头,就听见陈眠道:“韩非沉你别动,我能‘看’到的呢!你一动,我会害怕的呀!”

“我一害怕,掉下去了怎么办?”

“呀!掉下去就死了呀!”陈眠松开双手高兴地拍掌,“死了好呀,死了我就能和女儿团聚,你也能娶陈洛洛了呢!两全其美,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啊!”

身体摇晃着向后仰去!

千钧一发之际,韩非沉冲过去,一把将她拉回,扔到床上。

“陈眠,你个疯子!”

韩非沉按住她的双手,把她禁锢住,竭力抑制住怒气:“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陈眠,我是有底线的!”

想起生产时的无助,生产后无人理会的凄凉,以及惨死的女儿,陈眠故作的坚强一下子崩了,她嗷嗷叫着用脑袋去撞他,用双腿踢他踹他:“韩非沉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宝宝!宝宝!宝宝!宝宝你别走!”

她尖叫,挣扎,情绪越来越激动,韩非沉摁她不住,立即一个手刀下去。

陈眠尖叫声一止,整个人瘫软下来。

韩非沉抱着她软绵绵的身子,眸光在满地的油漆掠过,朝外吼道:“小七!”

小七战战兢兢地进来:“少爷。”

“找几个人把这卫生做一下,对了。”韩非沉看着怀里安安静静的女人,怒气一点点消散,“先叫王医生过来。”

小七赶紧去叫人。

不一会,雪姨和原先院里的佣人都冒出来了,王医生来得最快,看到这满地的油漆和小娃娃,腿都软了。

“少夫人怎么了这是?”

“情绪激动,我把她弄晕了。”韩非沉面无表情。

王医生是位年过半百的女医生,闻言一脸不赞同,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她不好说什么。

替陈眠简单检查了一下,王医生说:“韩先生,太太的身体已经伤及了元气,必须要静养,首先情绪上就不能再像今天这样这么波动。”

顿了下又说:“我听说太太刚失去了孩子,韩先生,恕我直言,她现在——”

韩非沉摆手打断:“王医生,这不是你的工作范围,请出去。”

王医生低头退了出去。

不一会,小七也退了出去。

韩非沉低头看看自己和陈眠一身的油漆,万分嫌弃地皱起眉,随后进了浴室。

先把自己随意冲洗了一遍,换上干净的衣服,韩非沉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三两下将陈眠的衣服除去,将她放进了浴缸,拧着眉替她清洗身体。

她皮肤白皙,又嫩,他只是用毛巾在上面擦了几下,皮肤上就留下了一道红痕,韩非沉眉头拧得更深,却下意识放轻了动作。

她真的很瘦,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她这么瘦的身子骨,是怎么把孩子生下来的?孩子死了的这几天,她是怎么撑下来的?

韩非沉的心尖毫无预警地被刺痛了一下。

掌心下的女人陡然‘睁’开眼,紧接着一个带着水汽的巴掌啪一下兜头甩来,正中他的右脸!

陈眠双手护胸身体拼命往后缩,脸色冰冷:“韩非沉!你恶心!恶心!”

他好心帮她清洗,她竟然误会他!

怒气咻一声爆上来,他跳进浴缸将她禁锢住:“你不是很希望我爱你吗?不是很希望我碰你吗?现在我愿意碰你了,愿意疼你了,你反过来骂我恶心?”

“陈眠,我说过,欲擒故纵对我没用!”

“但是这一次,我如你所愿!”

他压了上去,把陈眠的尖叫,求饶和哭泣都抛到一边,脑子里只有掠夺,只有征服。

突然唇上一疼,韩非沉猛然清醒过来。

抬手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

他竟然强迫陈眠!

连忙逃离。

陈眠软绵绵地躺在浴缸内,浑身提不起力气,刚才的屈辱,让她浑身颤抖。

过了一会,小七和另外一个叫小茹的女佣进来了,两人合力将她拉起,替她擦干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把她带到隔壁的客房。

让小茹出去,小七握住陈眠的手,哭了:“少夫人,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少夫人太可怜了,丈夫不爱,女儿没了,刚才还差点……她一个外人看着都疼啊,少爷怎么就能狠得下心呢?

陈眠缓慢地摇了摇头,让小七出去:“我想睡觉了,明天我喊你,你再进来。”

小七一步三回头地离开,最后搬了个椅子拿了张毯子守在陈眠门前。

陈眠一无所觉,她睡了很久,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梦里全是魑魅魍魉,在嘻嘻哈哈的笑。

从梦里挣扎着醒来,陈眠喊了声小七。

进来的却是韩非沉。

韩非沉一脸憔悴。

昨晚从家里离开后他就去了医院,他看着陈洛洛的脸,脑子里想的却是陈眠,去看女儿,他脑子里总会响起一把声音说:韩非沉,这是你和陈眠的女儿哟。

他真是疯了。

陈眠闻到了有别于小七的气息,她下意识揪紧被子,厉声道:“韩非沉,你来做什么?我不想看到你,滚!”

韩非沉按压住眉心,说:“你……想不想知道你女儿葬在哪里?”

小说《婚浅情深韩少的百亿新娘》 第9章 香蕉楼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