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司南北极星小说 司南北极星

2020-05-30 06:01

全宇宙你最可爱

推荐指数:10分

司南北极星是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智商超高的女科学家司南复原了一个帅气的外星人——北极星,本以为他只是个怪力惊人、头脑简单的“大怪物”,没想到他居然是个“上得战场下得厨房、说得情话修得飞船”的完美男友!甜甜的互宠日常开始啦——司南促狭地看他:“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听?”“当然。”司南眼睛亮亮地弯着:“那,吻我。”北极星的眼睛微微睁大,脸立刻就有些红了,他靠近司南,捧起她的脸,轻轻吻上去。他的动作小心轻柔,像安抚和劝慰。

《全宇宙你最可爱》 第一章他醒来啦 免费试读

1.

星际年998年,华国,第一科技研究所。

凌晨四点半,D3实验室响起尖锐的警报声。

实验室内一片狼藉,很多仪器都被砸得粉碎,十来个身穿防护服的研究人员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还有五六个人手持各种高精尖的控制武器,将一个巨大的保温箱围在中间,紧张惊惧地看着保温箱内站立的高大男子。

男子只穿了一条平角短裤,浑身肌肉紧实,完美的线条透着蓬勃的力量。他手里一件武器也没有,却让围着他的人分外害怕。

站得稍远些的研究员A微微扭头,声音里带着颤抖:“司博士呢?来了没有?”

边上的研究员B咽了口唾沫:“还没,说是在路上马上就到了!”

研究员C在他们身后嗫嚅:“再不来我们都没命了……”

保温箱中的高大男子一脸阴郁,英挺的眉目之间尽是戒备,双手握拳似乎随时准备发动下一轮攻击。他那如鹰般锐利的眼神在眼前几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像是在判断,又像是在感受。

研究员D在这男子的后方,眼看着男子似乎被眼前的人吸引,研究员D把心一横,抄着手里的电激光枪迅速对着男子开枪,闪耀的绿色激光瞬间冲击着男子的后背,发出“嘭”的闷响!可激光对这男子似乎一点伤害都没有,等激光熄灭,男子的背部完好如初。

而男子,回过了头。

研究员D吓得差点扔枪,还没想好要不要求饶,男子已经一手抓过来直接提起他的衣襟,随便一摔就把他摔在了另一面墙上动弹不得。

研究员D被嵌入了墙壁里。

其他几个人吓得腿软,那男子已经从保温箱里走了出来,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研究员们一起发动手里的控制武器对着男子身上招呼,可却全都失效。眼看男子眼中的戾气越来越浓,研究员们全都失控地叫起来。

“司南到底什么时候来!”

“她来了有什么用!之前不也被弄骨折了吗!”

“司南这是研究出了什么怪物?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她到底在哪里?!”

男子听到“怪物”这个词,眸子缩了缩,头略略偏了一点,探究地看着吐出这个词的人。

是探究,不是敌意,甚至其中的戾气都淡了许多。

研究员A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试探地叫了一声:“怪物?”

果然男子立即看向他,还微微皱眉像是不解,但身上的攻击性明显减少了很多。研究员A连忙稳住心神继续试探地说“怪物”这个词,而另外的研究员已经反应过来,悄悄地拿起武器准备偷袭。可还没等他们行动,男子就像是背后长了眼一样,顺手抄起他们一手一个,随意就把他们扔上了天花板。

天花板上一片哀号,墙皮和粉尘扑簌簌地飘落。

实验室的警报声立即加强了一个档,尖锐得刺耳,听着像哀鸣。

“哎哟我的天啦!”清亮的声音随着开门声冲了进来,还能喘气儿的研究员们都松了一口气。

有几个简直要哭出来:“司南!”

实验室的门口出现一个年轻高挑的女人,身边一个矮她一半的服务型机器人正扶着她。她的左手手臂上还缠着定型的夹固膏,明显是受伤了。她一进门就往门边的一个红色按钮使劲一拍,那尖锐的报警声顿时停止了。她摇头:“吵死了。”

周遭安静下来,一直剑拔弩张的气氛都随之一松。

那个极具攻击性的男子在司南出现的这一刻,明显变了。

他身上的戾气都消失了。

他向着司南走去,越靠近,脚步越坚定。

司南却随着他的逼近而后退了几步,伸出右手制止他再靠近:“停。”

男子疑惑地停下脚步,看着她。

“昨天被你撞到骨折,看到没?”司南扬了扬左手手臂,“你还想再来一次?”她看了看周围,脸皱起来,“我的天,大怪物你又发疯了?昨天刚醒就已经摔昏了十二个人,今天又这样?”

男子却因为她说的“怪物”这个词儿而变得有些安心甚至雀跃,眼中明显有着期待,又向她靠近了一步。

司南抵住他的胸膛:“我说‘停’。”

男子有些不明白这个字的意思,但看了看她阻止的手,眼中流露出一些委屈。

“你还委屈上了?”司南瞪他一眼,指了指天花板和墙壁,“快把这些人给我弄下来。”

男子不解地看着她,司南指指上下左右,做了个“挖出来”的动作。男子逼近她,手直接伸了过去,像是要把司南也甩到天花板上去。司南惊恐地往后退,背部却抵在墙上退无可退。

司南的声音有点抖:“别乱来啊!”

男子的手迎面而来,司南崩溃地闭眼:完了,这是控制不住了,自己复原的“人”袭击自己,这要说出去在科学界自己的脸面何存?

但司南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她的头顶感觉到轻微的触碰。司南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微微睁眼就看见男子手中多了一片墙皮。他看了看那墙皮,随手扔掉,又摸了摸她的头,像是轻轻拂去她头发上的灰尘。

司南有点蒙。

男子眼中刚才那些委屈又多了一些,可看着她的表情还是好好的。

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男子就以非人类的速度和背离地心引力的冲力把天花板和墙壁上人全都“挖”了出来,刚想甩在司南面前,看了一眼她的脸色,改为轻放。

司南呼出一口气,对研究员A扫去一个冷眼:“带着你的人给我滚蛋!再来D3我就让他把你镶在研究院大门里!”

研究员A带着一群人互相搀扶拉扯地迅速走出去,临走他又回头:“司南你别得意,造出这么一个怪物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蹦跶不了两天就会后悔的!这怪物肯定要吃了你!”

司南翻个白眼就要吵架,身边的男子已经捏住研究员A的手臂,就听“咔嚓”一声,对方的骨头已经断了。

“啊!”研究员A惨叫,然而男子却没有放手的意思。司南好笑地拍拍男子的手,他看了看她,松开手。研究员A逃一样地跑走了。

“你看看被你折腾的。”司南四下绕了一圈,看着实验室里乱七八糟,扭头对机器人说,“去,找叮叮咚咚一起来收拾。”

“好的,主人。”机器人滑行着很快离开。

司南又叹气,看着保温箱自言自语:“你可是出名了,其他实验室的人都想把你要过去做研究呢,也不知道你还能在我这儿留多久。”

把一百多块并不完整的骸骨拼接出人类雏形,用最高端的技术复原容貌和肌体,再利用再生技术制作出人造皮肤和器官,加上流通血液等步骤,前后耗费了大半年,她才听到眼前这个“人”有了呼吸。

而这个“人”一直昏睡了两个多月,直到昨天才睁开眼睛。

没想到一睁眼他就变成暴力分子,随便挥挥手就能把人甩上墙壁,跟嵌在里面一样下都下不来。司南一个没留神就被突然起身的这个“人”撞到一边,手臂顿时就折了。当时也很奇怪,这个“人”唯独对她还算和善,一旦对着别人就极具攻击性。好不容易安抚他重新回到保温箱安睡,没想到她在医院刚休养了几个小时就接到实验室的警报,赶过来就看到这混乱的场面。

哎,自己真的造了个怪物出来吗?

真是一语成谶,早知道就不要每天对着他喊“大怪物”了,本来以为是昵称呢。

司南正在东想西想,左手手臂忽然被轻轻握住。她低头,是那男子的手。

他的手轻柔地覆盖在她的伤处,眼里有询问的意味。

“问我疼不疼?”司南反应很快,“当然疼啦!骨折了你说疼不疼!”她戳他的手臂,“力气怎么这么大呢?”

说话间,司南手臂上的夹固膏已经被男子撕开扔在一边,露出***的手臂。他在她手臂上轻轻揉捏,小心翼翼。

骨折的手臂原本被碰一下都疼,可是现在司南却没有感觉到一丁点儿疼痛,反而觉得很舒服。她看着他揉捏自己的手臂,明明什么都没改变,可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似乎他手臂上的肌肉和组织,甚至骨骼,都被他揉进了自己的手臂里,一点一点修复着她受伤的部分。

这感觉很舒服,又带着点诡异。

过了一阵,他捏了捏她的手臂,略略带了些笑意地看着她。

司南懂了,他这是在求表扬。

她甩了甩手臂,真的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她拿起一旁的透射仪放在自己手臂上,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尺骨上一点断裂的痕迹也没有。

他仍然在微笑地等着她表扬。

司南十分配合地给了他一个惊奇的表情:“厉害!”又问,“你们那个星球的人都会?”

他收到表扬,开心又略带点害羞地笑笑,后面一句没听懂,又疑惑地看着她。

语言障碍真是沟通上的大问题。

司南摆摆手表示那句话没什么值得关注的,让他坐在一旁的高凳上,把随身携带的全智能手表戴在他手腕上,边比画边说:“这个能记住你周围所有人说的话,还能把你不懂的内容用全息投影来解释,你没事儿的时候也能用这个翻译手表来听其他的故事和节目,这样你每天听每天听,就能尽快听懂我说话啦。”

男子有些奇怪地抬手,看了看手表,像是觉得碍事儿就想取下来,然而看了一眼司南,又乖乖把手放下了,手表就那么戴着了。

司南满意地点头,看了看他又想起什么,对着已经在房间里清扫的三个机器人中最靠近自己的一个吩咐:“咚咚,拿一些加大号,哦不,加加大号的当季的男士衣物过来,从里到外拿三套吧。”

“好的,主人。”咚咚滑行着出去了。

另一个机器人滑过来对司南说:“主人,您有新邮件,现在要查看吗?”

“好。”司南说完,机器人的头顶上方就出现了全息投影屏幕,邮件内容显示在空中,言简意赅的一行字:司南博士,请迅速到顶层会议室开会。

落款是研究院总办。

啧。司南咂舌,最近两天的动静可真是不小,总办公室都找上自己了。

“我去开会,你待在这里别再闹了。”司南拍拍男子的肩,“不能再胡乱摔人,嗯?”她说完就要走,衣摆却被拉住。

明明看起来只是被他轻轻捏住了一片衣角,她却怎么也抽不开身。

他眼里有彷徨,有委屈,好像还有点不舍。

司南叹气,抓住自己的衣角往外扯了扯:“松手呀,我要去开会。”

他不松。

司南又叹气:“我一会儿就回来。”

扯了扯,还是不松。

“主人,有新的语言消息,现在要查看吗?”机器人说。

“你看,他们又催了。”司南挥挥手。

机器人明白她的习惯动作,打开语言消息,就听到一个老女人在暴喝:“司南你还不给我滚过来!还在磨蹭什么?!”

司南吓得一抖。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研究一科科长崔沙的声音。

司南心里发麻,扯衣角就更用劲儿,没想到男子仍然不松手,尤其听到了那声暴喝,眼里的戾气又显现出来,甚至站起来,一脸要为司南出头的样子。

司南着急要走又比不过他的力气,拿起机器人的手臂按了一个钮,机器人前端的手爪就变成了锋利的剪刀,司南手起刀落剪开自己的衣角,嘱咐机器人:“看好他。”她大步流星离开了实验室。

关上门的一刻她向里望了一眼,那“人”还呆呆地望着她。

2

研究院顶层会议室。

司南有半年没进过这间全研究院最大的会议室,没想到今天不仅进来了,连一年中都难得见上一面的院长和几个副院长都在,自己的顶头上司崔沙正在一脸恭敬地对他们低声说话。本想偷偷溜进去坐好,没想到她一出现,崔沙就一脸不满地看过来:“怎么才来?”

“收拾实验室耽误了点时间,还要安抚大——”司南立即换了个词,“安抚X9号。”

X9,是院里给那个男人的代号。

崔沙给了她一记眼刀:“监控视频我们已经看过了,实验室毁坏严重,损失很大,还有将近三十名研究员受伤,很多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都要因此暂停或延缓,你说说你都干了什么事?”

司南不软不硬地顶回去:“这个项目不是我要开展的。”

崔沙顿时哑了一下。这个项目是她主张开展的,即使时间长达十个月,她也一直主张继续。而现在损失严重,她就怪在司南头上。

想必是上级施压。司南瞟了一眼院长和几个副院长,他们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什么。

崔沙还想说点什么,就听院长说:“司南博士,院里已经决定了,实验室的损失和研究员受伤,不用你赔偿,也不追究你的责任,你可以放心。”

司南点点头,心里却想:凭什么要我赔偿啊,我是给你们办事啊!

院长接着说:“X9号是你亲手复原出来的X星人,从昨天到今天,他的表现我们都清楚,目前院里的要求是,在两个月内,让他能跟我们进行交流——深入的交流。”

司南摇头:“两个月学会一门语言并灵活运用,这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已经淘汰掉“翻译”这门职业的高科技社会里,不论什么语言都能被全智能手表以高达98%的精准度翻译出来,但这同时也意味着已经没有人再去学习别国的语言,从事“外语老师”这个行业的人数在近几年内锐减,就快连外语的基本概念都模糊不清了。

“X9目前不会说话,X星也没有其他标本可以参考,但我推断他的语言跟现在所知的地球上的所有语种都不相近,因为我已经尝试过播放各种语言与他交流,他都无法明白。”司南说。

“但他能理解你的意思。”崔沙插嘴,“你让他把墙壁上的人弄下来,他立即就做到了。他是能听懂我们的语言,还是说,只能听明白你的意思?”

司南:“都不是,他只是根据我的眼神和肢体动作猜测到我的意思,因为我跟他说别的,他还是不明白。”

院长:“他为什么没有伤害你?还很听你的?”

司南想了想:“不清楚,我推断可能是因为他熟悉我的气息。毕竟是我亲自复原他,可以说是创造了他,大半年的时间里,我是最靠近他的人。根据同源理论,他会觉得我亲近可信。”

院长:“除了力气非常大能徒手摔人,以及激光枪对他无效之外,他还有什么异常吗?”

司南不由想起他神奇地治好了自己的骨折,但她摇摇头:“目前没有别的发现。”

院长等人又低声交流了一阵,最后下结论说:“三个月,最多三个月,你要让X9能回答我们提出的关于X星的问题,否则的话,你这个实验项目就算失败。”

司南微微瞪大眼睛:“项目失败,会怎么处理X9?”

院长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崔沙不耐烦地摆手:“行了,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知道,三个月教会X9跟我们交流。出去吧。”

司南没再多问,很快离开了会议室。不过在回实验室的路上,她按了按耳垂上的耳钉,眼前投射出虚拟通信录,她选择与一个朋友进行语音通话。这个朋友是一年前登陆X星进行探测的五名成员之一。

没想到还没等她发问,那边先嚷嚷起来:“司南,听说你复原的X星人醒了?还怪力惊人能把人扔到墙里去?”

这个研究院里真是没有秘密。

“嗯。”司南承认,笑着说,“你们探测队的人都很关注嘛。”

“就这么一个宝贝,谁不关注?”朋友也笑,“X星到底能不能征服就看他了。”

司南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话里的含意:“征服?X星上不是没有其他生命了吗?还需要怎么征服?”

“哎,咳咳,”朋友含糊其词,“这是机密,不能再说了。总之你尽快跟他能交流就好,听说他很听你的。”

“嘁,不说就不说吧,我有消息也不跟你说。”司南按下耳钉。

D3实验室。

司南通过门禁走进去,发现实验室内已经收拾得很干净,她的三个机器人叮叮、咚咚、铛铛安静地站在角落里,都是待机模式,面部屏幕只闪现出一条简单的蓝色直线。她一进来就吹了个口哨,三个机器人的面部屏幕上立刻炸开了一朵烟花,欢快地滑行过来跟她打招呼:“主人!”

将每一个机器人都摸一下,看着他们的屏幕上都显示出笑脸,司南也笑:“大怪物呢?”

奇怪,从进来就没看见他。

叮叮、咚咚、铛铛不约而同地指向一个方向。

司南顺着他们指的方向看去,一台脉冲仪立在那里,并没有大怪物的影子。司南走过去绕到脉冲仪背后,发现了他。

他安静地坐在仪器后面,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侧脸看起来有些落寞。他仍然***上身,司南不由上下看了看——即使坐着,他的腰腹处也没有一丝赘肉。

完美!司南暗暗赞美自己的杰作。

他的手捏着自己平角短裤的一角,那上面覆盖着一块不同颜色的小布片,正是司南剪下来的那片衣角。

一片衣角有什么好捏着的?难道从她离开到现在一直就这样坐着捏着衣角?司南疑问地看向三个机器人,脑海中发出了这些疑问,机器人很快接收到了,三个屏幕都显示:“是”。

司南心里有些许柔软,又有点好笑,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我回来啦。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呢?”

男子抬头看她,什么都没说,但眼中的含意却一目了然。

等你。

司南轻笑:“我回来啦。快起来。”她拉起他向着保温箱走去,指着整整齐齐堆放在保温箱边的衣物,“给你准备的衣服也不穿,一点都不听话。”

男子任由她拉着走,他虽然比司南高了近一头,却十分温顺。司南让他坐下,在一堆衣服里挑了一件长袖T恤递给他,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T恤,司南才想起来他虽然看着是成年人,也很聪明,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可是刚苏醒两天,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都是未知的,即使是穿衣服这件小事,他也不会。这条短裤还是最初刚刚给他塑造了身体的时候,让机器人给他穿的。

司南在他的全智能手表上点击了几下,示意他学习如何点击,很快手表上方出现了全息投影,正在展示如何穿戴衣物。

司南指着手表上的按键:“这是世界大百科,你想搜什么都有,学起来很快的。”

他迷惑地看了一阵全息投影,接过司南递给他的T恤看了看,在自己身上比了比,迎着司南期待鼓励的目光,他站起来,却把T恤又塞回司南手里。

司南没明白,他已经靠得更近,微微低下头。见司南一脸没懂的样子,他又往前靠了靠,头更低下去一些,就快靠在司南的肩膀上了。

司南不免往后退了半步,没想到立即被他伸手向前一拉,重新跟他靠得极近。

“你……你是想让我给你穿?”司南终于反应过来。

他的脸庞近在咫尺,对着她笑了。

司南又觉得好笑,“啪”地对着他脑门一拍,让他离自己远点:“自己穿!”说着把T恤丢在他身上。

他接住T恤,照着全息投影的样子打开,却还是捉起司南的手塞了进去。他眼神倔强又期待地盯着司南,眼里只有一个意思:你给我穿。

司南无奈,招呼叮叮:“你们三个来给他穿。”

“好的,主人。”叮叮等三个机器人滑行过来,围着男子站定。机器人本来只有司南一半高,但他们的下半身突然开始伸长,像升降机一样地升起来,控制到与男子相同的高度才停下。

司南刚把T恤递给机器人就被男子一把扯下,他把T恤随手一抛,T恤就被丢到了很远的角落里,完全没有地心引力和抛物线的逻辑。之后他看了司南一眼,默默走向脉冲仪背后,坐在他刚才坐的地方,低头。

那一眼,饱含委屈,像只即将被抛弃的小狗。

司南心里又软了软。

机器人咚咚去角落里捡起T恤,打算跟另外两个机器人一起去继续完成主人的命令。司南阻止了他们,拿过T恤走到脉冲仪背后,面对他蹲下,把T恤套进他的脑袋。

男子抬头看她,刚才的委屈已经淡了七八分,眼睛里都是喜悦。

“满意啦?”司南边笑边拉起他的胳膊要穿进T恤的袖子里,没想到刚拉开袖口他就动作很快地直接伸了进去,两只胳膊一下就穿好了,还学着刚才全息投影里的样子,自己平展了一下T恤。

司南挑眉:“学得很快嘛!”她招呼叮叮拿来短裤和牛仔长裤,严肃地说,“这个必须自己穿,我不能帮你了。”

他眼中似乎又要漫起委屈和不甘,忽然握住了司南的手,带向自己的短裤。

司南吓得缩手却挣不脱:“你要干吗?!”

3

司南的手触碰到了那一小片来自她的衣角。

摸了几下她才发现,这衣角不是简单地覆落在他的短裤上,也不是被打了补丁在上面,而是与短裤融为一体,完美得像原本就在短裤的布面上。

司南惊奇地看着:“这……这是怎么弄上去的?”她想站起来叫机器人来回放监控视频,却被他一把拉住,盯着她的眼睛,用手指了指她,又指了指他自己。

什么意思?

他仔细看了她一阵,看她似乎还没有太明白,指了指自己短裤上的那一片衣角,当着她的面,轻轻摩挲了几下,那片衣角居然就直接被他拿了出来,而他的短裤完好无损。他耐心地等着司南瞪大眼睛看完,又把那片衣角放在短裤上摩挲,没几下,衣角重新融合在短裤中,浑然一体。

司南惊讶地微张着嘴,半晌都没有合拢。他弯了嘴角,抬手抚在司南的下巴上,向上轻轻一推,让她合上嘴巴。

司南压低声音靠近他:“这种融合的技能……你……你那个星球的人,都会?”

他露出疑惑的表情。

司南暗暗叹气,看来他并不能明白她的所有意思。但是他刚才指来指去是什么意思?司南稍稍抬头往外望了一眼,忽然手上又被一拉——他又把她拉低了。

似乎是不想让她叫机器人?或者不想让外面看到他们?

司南忽然反应过来:这个脉冲仪的后方,是监控死角。

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能力。

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一句相通的语言也不会说……只对她有着本能的信任。

“因为你熟悉我的气息吗?”司南轻声出口,与自己预料的一样,看到他疑惑的眼神。

“算啦。”司南认真地看着他,“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你放心。”她指指他短裤上的衣角,又指指他和自己,握了握拳头表示肯定。

他原本就弯着的嘴角翘得更高了一些,像是欣赏着司南的表情,伸手在她唇上轻轻抚过,摩擦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他的手指带着温暖的气息,明明是从司南的唇上划过,却不知怎么像是一根弦颤在她心上。

司南有两秒没有动,他也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带着温润的笑意。

只是两秒过后,司南一下站起来,指着他说:“你,你起来,我们,要学习了。”

他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起身跟着她走,去看她打开的全息影像资料。司南摆弄着全息投影仪:“以后每天都要学习,尽快能跟我交流。”她对着全息投影仪比画了几下,他的目光终于没有再黏在她身上,而是看向眼前的立体投影。

现在正在展示的是外面的世界,标准普通话叙述道:“……当前资源匮乏,污染严重,整个地球被保护罩包裹,只有在保护罩中,人类才可以安心呼吸和生存,保护罩外面的空气已经不再安全甚至对人类致命……”

他看得很认真,疑惑的表情虽然一直在,可明显也接收了很多信息。只是司南一直没有从他眼里看到吃惊的表情,一点也没有。

司南感到很神奇,为什么他不吃惊?他现在不就相当于一个新生儿吗?见到什么不都应该是好奇新鲜的吗?但是他又不完全是懵懂无知,哪有一开始就能理解眼神和肢体动作的新生儿?那他是带着X星的记忆吗?没道理啊,只是用了一些残损的骸骨,其他复原材料都来自地球,他怎么可能带着记忆?

司南正在开小差,男子突然碰了碰她,指着全息投影一脸疑问。司南倒有点激动,心想终于也有你不淡定的时候了。却没想到全息投影正在播放关于人类的姓名的介绍,他那样子不是不明白其中的意思,而是在问她叫什么名字。

“司南。”司南非常清晰地吐字,“司——南——”

男子听清楚了,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指向自己:我呢?

司南有点蒙。这个问题她真的没想过!

要随便起一个吗?怪物?阿怪?大怪?小怪?

男子还在认真看她等她回答,司南把心一横,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北极星。”

北极星。

司南看过探测队登陆X星的全息录像。X星被小行星群撞击,遍地焦土,没有一点生命迹象,四处散乱着大量破碎的骸骨,分不清是外星人还是外星动物,令人触目惊心。唯有他的骸骨远离骨堆且相对完好,静静分布在凌乱骨堆的北方。虽然没有探测队员注意,但司南却清楚地记得,在全息录像中,他躺的那片地方的正上方有一颗耀眼的星星,正是北极星。

全息录像中的探测队员们都忙着记录、探测和保存标本,她却一直盯着他的骸骨看。在星星的照耀下,他的骸骨泛着清冷的莹辉,像是宣告着即将涅槃。

嗯,真的涅槃重生了,她拼拼凑凑地把他弄活了。

司南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胳膊又被男子碰了碰。司南反应过来,一字一顿地重复:“北——极——星——”

男子似乎品味了一番,喜悦荡漾在脸上,他点点头接受了这个名字。

司南见他高兴也觉得开心,试探着叫了一声:“北极星?”

男子看进她的眼睛,认真地点了点头,带点承认的意味。

司南的心情莫名雀跃,踮脚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乖。”

北极星的脸上流露出些许羞涩,学着司南的样子伸手,在她的头顶轻轻地抚摸。司南轻声调侃:“你倒是学得快。”而北极星的手却渐渐滑落,覆盖在她的肩膀,轻轻一握。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放在她的肩膀,她又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融合,像是他的肌体缓缓融入她的肩头,又像是他在缓缓吸收她的肌肉和骨骼。

可他分明没有动,她也没有一点不舒服。

诡异又神秘。

司南并不害怕,抬眼看他:“这是在干什么呢?”

北极星不会回答,他的手也很快离开了她的肩头,微微歪着头看着她笑,模样又是在求表扬。

司南完全不知道要表扬什么,知道现在也没办法交流,指了指他的手表:“你先学会这些,能跟我说话了才能得到表扬。”

北极星一脸疑惑,但似乎大概明白那个手表非常重要,头一次主动抬起手腕看了看,像是在疑惑。

司南倒是理解了,点头指着手表:“这里面的都要学会。”

北极星仔细点了手表几下,也不知道按了什么,投射出来的全息投影显示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本来在说话,男人忽然一步上前把女人按在墙壁上,壁咚之后立刻吻上去,十分用力。

司南一呆:“你这是点了什么……”还没说完,北极星突然靠近,他健壮的胸膛贴近她,逼迫地将她抵在墙上,措手不及的司南趔趄地后退,脑袋马上就要磕在墙上。

但却没有感到疼。

北极星的手提前垫在她的后脑下,砸在墙壁上一声闷响。司南还来不及推他,他的唇已经压上来,重重地印在她的唇上。

司南的脑子里轰然作响,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北极星闭着眼睛,一举一动都与刚才投影里的男人一模一样。

司南觉得自己很生气,很羞愤!

她大力地推他却推不动,他像一座山一样横亘在眼前,紧压着她,笼罩着她,让她无处可逃。可最令她心慌意乱的,还是压制在她唇上的那两片唇。

含着温润,带着热意,强硬蛮横地用力,像是要把她嵌入他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双手紧紧握住她的双手,紧实地钳制。

司南挣脱不了眼前的高山,只好张嘴露出利牙,在他唇上重重一咬。

血腥味在唇齿间弥漫。

他睁开眼离开她的唇,错愕地看着她。

司南看着他唇上裂开的伤口渗出了一丝鲜血,心里忽然又软下去,责备的话有些说不出口。北极星更为委屈,指了指手腕上的手表。

你要我学的。

司南明白他的意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谁让你学这个了!”她大步跨出他的控制范围向门口走去,他却更大步地抢在她前面堵在门口不让她走,疑惑又委屈地看着她。

司南的手从他身侧穿过去按在门上,想用掌纹打开门禁,他却握住她手臂不让她走。

司南甩了几下没甩开,命令机器人:“还不过来把他给我拉开!”

三个机器人很快滑行过来拖住北极星的手臂和一条腿。司南有些心虚,她明知道三个机器人根本制服不了他,压根不是他的对手,他随便一甩就能甩得三个机器人上天。

但北极星没有甩开机器人们,只是看着她。

他想要一个解释,一个理由。

“放开。”司南指着自己被他握住的手臂。

他不高兴,但还是松开了。

司南立刻按开了门禁冲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跑了。门禁闭合得飞快,材料也是高强度防激光合金材料,北极星损坏不了。于是她就听到“嘭嘭嘭”的砸门声,一声快过一声,直到她跑出D3实验室很远,似乎还能隐约听见。

他生气了。

司南咬唇:“你还生气?!浑蛋!那是我的初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