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阎厉珩洛宁夕的小说全文大结局

2020-05-30 06:01

甜妻归来:老婆复婚吧

推荐指数:10分

阎厉珩洛宁夕是著名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内容主要讲述结婚两年,阎厉珩从未将洛宁夕放在心上。洛宁夕天真的以为等待可以换来真心。直到他心尖尖回国的那天,她终于心死,彻底放弃。两年之后再见——曾经那个让阎厉珩厌恶的前妻,却似乎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不记得他、面对他的警告,更是直接出手教训:“先生,脑子有病趁早去治!!”

《甜妻归来:老婆复婚吧》 第29章 为了一个***要废他一双腿 免费试读

房间内只剩下两个人。

许安宁皱眉看着还站着不动的阎厉珩:“阎少还有什么事?是觉得我对你未婚妻太无理了?”

“……”

“你这是勒索。”阎厉珩目光直直盯着她。

许安宁耸肩:“她可以不答应啊。”

阎厉珩目光冰冷,这女人跟从前相比的确变了很多!

无论是坑人的手段,还是这说话带刺的本领!

目光扫过她的伤口,阎厉珩冷哼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之前,看到许安宁满身是血的时候,他脑子前所未有的一片空白,不,也不是前所未有,两年前,得到洛宁夕死讯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反应。

尽管他不想承认,但他对洛宁夕,也许不仅仅是厌恶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他薄唇微微抿起。

如果这就是那个女人的手段,那么毋庸置疑,她成功了!

既然,她这么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好,他就给她这个机会!

他倒是要看一看,她许安宁还能玩出什么手段。

另一间病房内,宋冉正痛的咬牙切齿,白芊芊一边安抚他一边给他上药重新固定伤腿。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一脸冷意的阎厉珩站在门口。

“厉珩。”白芊芊叫了一声。

阎厉珩却连看也没看她,目光看着垂着头的宋冉:“宋冉,你这些下三滥的把戏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宋冉倔着头,没说话。

白芊芊在旁边打圆场:“厉珩,小冉也是一时冲动……”

“一时冲动?”

阎厉珩的语气一下子冷沉下来,目光阴厉地盯着不敢抬头的宋冉:“医生说再深0.5厘米,三棱刀就会刺进许安宁的脾脏,你多大了?二十四,到现在还把人命当玩笑!谁不是父母的心头宝,你以为就你的命金贵别人的命都不是命了?!今天她要是真出事,你能担负起这个责任?”

“我没有!”

突然,宋冉梗着脖子喊了一句,“我只是想吓唬吓唬她,谁知道她那么不禁吓?还他妈带刀子,死了也是她自己活该!”他越说越气。

今天的事儿还是他宋冉第一次丢这么大的面儿,被阎厉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扔在地上还不够,还让芊芊姐替自己道歉。

“她许安宁算个什么东西,岔开腿谁都能玩的东西,我明说出口怎么了?他妈的当女表子还立牌坊,想要钱直说,她凭什么勾引你?你现在还维护她是不是还想着洛宁夕那个贱”

“砰!”

阎厉珩冷笑,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上。

“不会说话就闭嘴。”

白芊芊低垂的眼眸中飞快闪过一抹阴沉,伸出手拦他:“厉珩,你干什么?小冉的腿再不处理就真废了……”

“废就让他废!”阎厉珩看着她。

“他这双腿要是真废了兴许还能老实一些,也算我为他宋家做的好事,宋冉,你以后老老实实在家呆着,要是这几个月让我再看到你四处溜达,我真把你这双腿给废了!”

“珩哥!”宋冉急了:“***因为一个***就要废我一双腿,咱们这二十年的交情……”

“滚!”

“厉珩……”白芊芊再次挡在宋冉的面前。

阎厉珩冷笑地看着躲在白芊芊身后的宋冉:“宋冉,许安宁这事没完,***滚回家去,等腿好了,老老实实给我滚回来道歉。”

说完这话,他砰地一声摔门大步离去。

“芊芊姐!你看珩哥这态度,我还不是为了他……”

“行了,你少说两句。”

身后传来隐约的对话声,阎厉珩眉眼冷厉走了几步,正遇上拎着大包小包从电梯里走出来的阎一。他刚才打发阎一去给许安宁买住院用品。

“速度还挺快。”阎厉珩看着他手上的东西,说道。

阎一摸摸头:“都是我家老太太帮忙准备的。”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多少钱,回头我转你账上。”

“好。”阎一也不跟阎厉珩推辞,拎着东西道:“我先送到许小姐的病房。”

“站住。”阎厉珩叫住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把这张卡给她,就说是宋冉的赔偿,等宋冉腿好了,再专程去给她赔罪。”

“是。”

阎一转身,还要走,又听阎厉珩说:“她不是在圣德工作?你记得去圣德给她请假,三倍薪资,算是我替芊芊向她道歉。让她好好养伤,把你号给她,让她有事找你。”

阎一撇嘴,心想阎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

但是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真正的八卦向来都是在心里,口头上的那叫嘴碎。

他一个男人可不嘴碎。

阎厉珩离开了医院。

阎一将东西放在许安宁的病床前,洗脸盆牙刷牙膏换洗衣物应有尽有。许安宁向他道谢,阎一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不用谢,这都是我们少爷的嘱咐。

许安宁没说话。

阎一看着她,眉头却越皱越紧。

“怎么了?”许安宁问,因为失血过多,声音还有些有气无力。

阎一嘴巴动了动,到底还是没敢把心底的问题问出来。

这位许小姐长得实在是太像少夫人了吧,可不可能啊!少夫人对少爷那是什么样子?有多在乎!少夫人看着少爷的眼睛都在闪闪发光!

而现在这位许小姐呢?她看着少爷的时候眼睛离除了疏离冷漠什么都没有!一个人再变,感情也不可能隐藏的这么彻底吧?

这绝对不可能是少夫人!

阎一在心里头下了结论,朝许安宁鞠了一躬走出去。

许安宁没在意,因为失血过多,又和白芊芊唇枪舌剑了一场,现在她精力有些不济,很快便趴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下午八点多。

绒绒的东西在她手边不断的蹭啊蹭的,她睁开眼,便看到小鹿宝正撅着屁股小脑袋怼在自己的手心。

“鹿宝,你怎么还在?”

“妈咪小姐姐你醒了!鹿宝要等你醒来,看你吃了饭再走。”鹿宝眨巴着大眼睛。

许安宁心里顿时软成了一滩水。

心里第一千零一次羡慕阎厉珩有个这么贴心的小宝贝。

“许小姐,晚上我给你熬了鸡蛋红糖水和老母鸡面,您起来喝一些?”旁边传来一个慈和的声音。

许安宁愣了愣,隐约想起这是阎厉珩给自己安排的护理人员。

她朝对方笑了笑:“替我谢谢阎先生。”

“妈咪小姐姐想谢谢我爸比不用让阿姨替啊,道谢要当面!”

鹿宝蹦起来:“爸比这就来接我了,他刚才给我发消息说他到医院门口了,现在应该快到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