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田园娇宠:农女有点甜

2020-05-30 09:03

舒青荷看了一眼沈墨初,这小子也不傻嘛,只是软了点儿罢了。

她继续说着:“相公说了,有地,按着村子里的标准,公婆和相公三个人,应该是三亩。”

里长接过话:“不错,确实有二房的三亩良田,当年老二夫妻去世以后,墨初又离开家,我记得当时想要把地收回来,你们说要等着墨初回来,地给他留着。”

“所以先帮着他种着,对不对?就在村北头山下挨着大道那三亩,如今墨初回来了,就把那块地给他吧。”

“哎呀里长,我哪里是不给啊,您是不知道,他们刚成亲不会过,好多事儿还是得我们这些长辈给照看着啊。”李氏说着好话。

“大伯娘,地该是我们的,我们自己种就行了,以前相公身体不好做不了活计,可是现在有我了,我没事儿啊,我也是庄稼地儿出来的,这活计能干。”

舒青荷一句话将李氏堵的死死的,

“女人家家的,你能干啥?这男主外,女主内,地里头的重活儿还是得男人!”

“大伯娘放心,我在没出嫁的时候一直下地的。地里头的活儿难不着我。”舒青荷笑眯眯的说着。

赵氏咳了一声,瞪了李氏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李氏悻悻不敢出声,赵氏开口:“你大伯娘也是为了你们好,这种地不是儿戏,弄不好了颗粒无收,这一年的功夫都白费,到时候冬天可就要饿肚子,没准儿赶上倒霉,就墨初那身体儿熬不熬的住都是个事儿。”

舒青荷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这是亲奶奶?咋听着像是在咒沈墨初冬天饿死似的,她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还真是可怜:“奶,你放心吧,我说会种就是会种,饿不死相公的,难道您百般阻挠是不想给吗?”

里长摆上了自己的笔墨:“青荷丫头放心吧,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奶他们不把这块地给你们,我也会收回去的。”

“谢谢里长。”这里长还真是个明白人儿,舒青荷暗想,以后一定跟里长打好关系。

赵氏长出一口气:“好吧,老二那三亩地,你们要是愿意自己种,就自己种,万一弄不好,再来找你大伯也一样!”

赵氏瞥了一眼,一个病秧子,一个细胳膊细腿儿的丫头,地都犁不了,还大言不惭的说种地:“这地分了,就该干啥干啥去吧。”

“奶,这可不行!”舒青荷打断了赵氏。

里长的笔一顿,他刚将地都事儿写上,还有下文?这丫头不简单啊,敢从铁公鸡身上拔毛。

“你还想咋样?”赵氏皱眉。

“奶,公婆没了这么多年,相公又这么多年不在家,虽然没给家里填进项,可是也没吃喝家里的,是不?那三亩地也没慌着,一直都是大伯再种,也种了十年了,媳妇想着那块地就算是租给别人去了租子,也不少粮食呢,既然当年跟里长叔说的是帮着相公种,那是不是粮食也该分给我们啊。”

舒青荷看着眼前的几人变了脸色,心情大好:“您也别嫌媳妇不懂事,我们这刚成亲,家里头啥都没有,地也要开春儿才能种,现在您要是不分粮食,我跟相公那这个冬天可真是饿死了。”

赵氏给了李氏一个眼神。

李氏会意,立刻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天啊,这媳妇刚进家门就要逼死我啊,当时好心好意的给种着地,就怕那良田变荒地,如今侄子回来了不仅不感恩,还带着媳妇欺负人,我死了算了,死了到了那头儿,跟老二家的好好说道说道…”

舒青荷皱眉,说不过了就开始哭嚎的撒泼打滚儿?我也会:“大伯娘,您快起来啊,您这是干啥?”

她拧了一下自己的腿,也是眼圈红红:“您做长辈的大人大量,可怜可怜我们两口子,家里真的啥都没有,锅都揭不开,您心眼儿好,肯定不想背上饿死侄子和侄媳妇的名声是不是?”

“我跟相公要是有出路,也不跟您这儿要粮食吃啊,我也可怜啊,从小娘爹没得早,嫂子又不管我,好不容易成亲了,有了个家,相公还是个没准儿活多久的病痨,如今连饭都吃不上,我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还不如死了算了,省得碍了别人的眼!”

“娘子,你别难过,奶奶是明事理的,不会为难咱们。”沈墨初轻声安慰着。

李氏的撒泼让人听了厌烦,而舒青荷只是委屈的哭诉,梨花带雨的模样却让人心生不忍,或者是因为她人漂亮,做什么都是对的吧。

里长也看不下去:“赵氏,你这家当的,也不能心忒偏了,咋着也得让他们两个小的把这个年过去,能接上明年的收成,要不然真要饿死他们吗?”

“若是那样,到时候咱们鲁各庄传出不好听的名声,以后让咱们村的小伙子咋说媳妇?别说别人,你家小儿子有个这样的娘跟大嫂,他都说不上!”

赵氏沉下脸:“给!给!一群讨债鬼!回来就给我找气儿生!不就是要粮食吗?老大,把后头那些黄豆都给他们搬过来,反正搁后头也是占地方!”

里长一听气的匈口起伏:“赵氏,你…你这不是…”

“咋着?不是要粮食吗?我不是给了吗?种十年,给你十袋子,别说我苛刻给你少了!”赵氏瞪着眼。

李氏笑的眼珠子都眯一起去了,她就知道娘不会吃亏,她怼了怼沈老大:“娘都发话了,还不快去搬粮食!”

沈老大木纳的叨咕:“黄豆不是要喂牲口的吗?墨初他们咋吃啊?”

李氏气的狠狠的拧了他一把:“让你去你就去,那么多废话!”

“我也去!”沈有才追了过去,在堂屋呆着实在压抑,不过这侄子媳妇长的可真好看,看着就让人心痒痒的,沈墨初一个病秧子能伺候好她吗?要知道是个美人儿,不如让他娶了呢!大他几岁也不要紧啊!

很快,十袋子黄豆摆在堂屋,舒青荷看着这些东西,眼睛发亮:“相公,你说这黄豆是喂牲口的,人不能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