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捡个官人来种田

2020-05-30 09:03

沈月容点了点头,没有多言语,继续翻看着手上那本书。

王秀才感到很诧异。

这丫头手上拿的可是《本草汇言》,此书晦涩难懂,如果只是识的几个大字,根本看不懂。

他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不如考考这丫头,看她到底有多少学识。

“沈家丫头,论语你可读过?”

沈月容听到王秀才的提问,抬起了头恭敬的对着秀才说道:“王爷爷,论语我以前倒是读过一些,只是能记得的可能不多了。”

王秀才内心有些欢喜,论语是引入向上的,自己最喜欢论语,若这丫头读过,倒是真不错。

“丫头,那我考考你,学而不思则罔,下一句你还记得吗?”

“思而不学则殆。”

沈月容没有丝毫考虑立马回答了出来,虽然高考已经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可是这么简单的论语,作为一个高材生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我再考你一考,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王秀才本只是想沈月容应该只是认识些字,没想到那么快就对出了下句。

他决定要加大点难度,看看沈月容还能不能对答如流。

“以有涯随无涯。殆己。”沈月容依然快速的回答出来了。

王秀才内心有些欣喜,却又不想急于表露出来。

他清了清嗓子:“丫头,光快是没有用的,你知道这其中的意思吗?”

沈月容一脸淡定,抬起了她那双如泉水般明亮快活的眼眸:“一生是可以看到边际的,对认知却看不到边际。用能看到边际的人生去追随看不到边际的认知,危险将要临近;危险将要临近了还去追随看不到边际的认知对象,危险已经临身了。”

王秀才听着沈月容这滴水不漏的解释,再也藏不住欣喜之心。

他一脸笑意,摸着胡子,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个丫头。

这丫头年纪小小不但长得水灵,还读过书。

并且她是知晓其中的意思,并不是死记硬背。

只可惜命不好,亲娘早早去世,又摊上林沐秋那种后娘,怎么可能有好日子过。

王秀才想起林沐秋那悍妇心中叹了一口气,看着沈月容越发觉得她可怜了。

“沈丫头,你以后再被你后娘欺负,就来我家暂时躲避。”

沈月容看到王秀才一脸慈爱,这应该是到了这遇到的第一个想保护自己的人。

她拱起双手,微微弯腰:“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王爷爷。”

王爷爷刘奶奶两口子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也得做些什么报答一下他们。

她想起了还在外面忙活的刘氏,于是跟王秀才知会一声就出去帮刘氏干家务。

已经洗完衣服的刘氏,正打算准备晚饭,看到沈月容懂事的要来帮忙,也就没有推辞便答应了。

刘氏一边切菜,一边看着沈月容熟练的烧火动作,这一看平日在家就没少干活。

“月儿,你在家没少干活吧?我看你烧火很是熟练呢。”

“刘奶奶,不仅是烧火。家里的苦活累活这么些年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干。”

沈月容一边说着一边又拿着一根粗状的柴火,把灶台里燃烧的火架高了一些,这样空气就能流通的顺畅些,火也就能烧的更旺了。

“砍柴,烧火做饭,喂鸡喂猪,还有洗衣服,我每天都要做的。”

刘氏虽然知道她受后娘欺负,但是从沈月容嘴里真实的听到这些内心非常不是滋味。

林沐秋进门已经足足五年了,这五年里,这丫头究竟过的什么日子!

“这林沐秋也太不像话了,她那大体格就长来看的啊,活怎么全让你一个人干!”

刘氏心中非常生气,林沐秋也太过分了。

沈月容摇了摇脑袋:“刘奶奶,干活我也就忍了,可就算我天天把活干完了,后娘还是要挑刺,动不动就打我和弟弟,还不给我们饭吃。”

刘氏看着沈月容轻松的说出这些,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她有些心疼。

这丫头命太苦了,自己要是早点把事情直接告诉沈大山,现在会不会不一样呢?

刘氏知道沈月容受了这么多苦,有些恼自己,同时也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帮帮沈月容。

“林沐秋这个泼妇,她这样对你们,以后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刘氏切菜的力道又添了几分。

“月儿,你以后可以经常带着弟弟来我们家,刘奶奶供你们一顿饭吃还是有的!”

还在烧火的沈月容抬起了脑袋,一双大眼扑闪扑闪的看着刘奶奶,俊俏的脸蛋在灶火的映衬下更加好看了。

“谢谢刘奶奶,刚才王爷爷也说让我以后经常来。你们两个都是大好人!”

刘氏听了沈月容的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停下了切菜的动作。

“你说什么?我们家老头也说让你常来?”

沈月容不知道刘氏为什么感到如此惊讶:“是啊,刚才在书房,王爷爷跟我说的。”

刘氏咧嘴笑道:“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不知道,你王爷爷从来不爱多管闲事。今天去你家帮忙多半还是因为昨天那字条。”

刘氏把切好的菜扔下锅里,拿着铲子一边铲一边低头对灶台边的沈月容说道:“你王爷爷昨天看了那字条就说你那字写的不错呢,说什么字如其人,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沈月容这才知道了缘由,原来如此,王秀才这是看上她这个高材生的才华了。

在沈月容的协助下,刘氏很快就做好了饭菜端上饭桌。

桌上的饭菜简单朴素,却香味十足。

一盘素炒白菜,一碟清炒土豆丝,还有一锅小米粥。

刘氏还特意给姐弟俩炒了两个鸡蛋。

沈年华看着桌上的菜,直流哈喇子,又不好意思先动筷,只好乖乖的坐在那里咽着口水。

直到王秀才出了书房,他们四人围桌而座。

姐弟俩和秀才夫妇一边吃饭,一边闲话家常,倒也其乐融融。

等秀才夫妇听到沈大山归家的动静,刘氏立马带着姐弟俩回去。

刘氏气势汹汹的看着沈大山,沈大山只觉奇怪,自己没得罪刘婶啊。

“沈大山,你这个爹到底是怎么当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