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杨止临修全文正版小说

2020-05-30 12:01

帝业无双

推荐指数:10分

杨止临修是著名作者流淞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内容主要讲述千年轮转,孤魂乱世,异世风云,归期何处?乾坤傲视龙翔天,岭南慕云少仁杰;明若一笑只倾城,为君故问生无涯;凤凰何从萧肃处,天人遗花谷中落. 新年梅子语三思,阴阳混乱人间月;仙山道骨重云掩,阴柳淮夏华容乱;杨花落尽山人止,山尽日九朱华湮。明华易逝,临修无意;南祁相随,帝卿此生。试问青鸟何为悔?答曰:不知。

《帝业无双》 慕云赫 免费试读

临修待了一上午,替慕云赫翻翻身,喂喂药,喂喂饭,实在是无聊,便从慕云赫书架上拿了本书,练起毛笔字来。自己写的毛笔字确实是很丑,当初就是书法课的时候会写写,而且很难写的像他们一样小,还那么工整,有风骨,再看看自己,哎,再接再厉。慕云赫醒来时只觉得浑身无力,脑中一片混沌,这几个月都是迷迷糊糊的,好多事情就像是做梦一样,但是又很真实,而且,朦胧中他好像看见了安彤。慕云赫挣扎着起身,四肢都有些颤抖,扶着床沿站起来屋子外面施工的声音,宝茹和百里川吆喝的声音,一切恍如隔世。扶着墙壁一直走,绕过一道帘子,便看见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书桌上写字。

慕云赫眼中蓄满了泪水,似是有些不相信,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再睁眼时,那人还在,慕云赫只想伸手摸一摸她,看一看她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一个踉跄,慕云赫跌在了地上,临修忙抬头,吓了一跳,“王爷!”赶紧跑过去把慕云赫扶起来,却不想,慕云赫一只手紧紧握着临修的手,通红的双眼一直看着他,临修一路将他扶到床上,连连道歉,“对不起王爷,是我疏忽了。”给慕云赫盖好被子,临修道:“王爷醒来是好事,可有哪里不舒服?”慕云赫只是一直看着他,一直没说话,临修看着他泛白的嘴唇,道:“王爷睡了那么久,定是渴了,我去给您拿水。”

临修 倒了杯水,拿勺子喂到他嘴里,一股熟悉的味道传来,唤醒了慕云赫,此刻,他明白了,眼前这个人不是安彤、、、、、、“松子糖、、、、、、”沙哑的声音自慕云赫口中传出,临修道:“嗯,宝茹姐说王爷爱吃松子糖,早早的就备下了,花谷大夫走前说王爷这几日就能醒来,我寻思着王爷多日不曾进食,便早早地将松子糖融在了水里,在炉子上温着。”慕云赫微笑:“你倒是个伶俐的,只是本王并不曾见过你。”临修这才想起来忘了自我介绍,“是我疏忽了,小女名唤临修,是,是小王爷的朋友,受了小王爷的嘱托前来照料王爷。”慕云赫点点头,闭上眼,他真的没力气了,临修见他睡下,把杯子放下,忙跑了出去,“宝茹姐,王爷醒来了!”宝茹一乐,忙道:“真的!”临修点头,“真是菩萨保佑,我改日定到庙里还愿去!百里川,赶紧去告诉小王爷,郡主还有二夫人和诸位少爷!再去请周大夫过来诊一次脉!”百里川也乐道:“省得省得,我这就派人过去,周大夫我亲自去请还不行吗,我的宝茹姐,哈哈!”

宝茹忙跑到主屋,非要亲自看一眼,临修道:“王爷才刚醒来,身子还有些乏,刚刚喝了点儿水,这会儿正养神呢。”宝茹瞧了好几眼,这才放下心来,这时,本该闭目养神的慕云赫睁开了眼,“宝茹。”“哎~!王爷!宝茹在呢!”宝茹忙坐到了床边,临修过来帮着帮慕云赫坐起,靠在床上。“本王这几日是怎么了?迷迷糊糊地。”宝茹红了眼,便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慕云赫闭着眼,呼了口气,似乎有些无力,“不曾想到本王竟遭了明芳的连累,明芳现在如何了?”宝茹道:“自那日后五小姐便有些神志不清。”“也罢,算是她的报应了。”这时安乐王府众人也赶到了,王爷父王的叫了起来,声泪俱下,感人肺腑啊,慕云赫低喝一声:“行了,别吵了,本王还没死呢。”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慕云赫看向慕云明少:“皇上召你回来的?”慕云明少道:“是孩儿擅做主张,皇叔已经罚过孩儿了。”

慕云赫看似很累,声音沙哑低沉得厉害。“皇上没有怪罪即可。”顿了顿,又道:“明芳的事宝茹已同本王说了,现下她也神智不清,还是让她到西郊别院静养去吧。此番她犯下大错,连累了为父遭此一劫,便当做是报应吧。”“是,孩儿省得。”“父王可别这么说,经此一劫,父王定会洪福齐天!”慕云明若坐在了慕云赫的床前,趴在他的胸口撒娇,脸上的淤青也好了大半,只是还是一眼便能看出,“丫头,就你嘴甜!哟,脸上这伤是怎么回事儿?快让父王瞧瞧。”慕云赫说着便去摸慕云明若脸上的伤,“哎哟~!父王别碰,疼~!”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慕云赫不免心疼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是怎么弄的?”这时一旁的白萱萱笑道:“姑父,明若这伤便是那晚阴阳姑娘同梅妖斗法时弄的,不仅她,穗心红衣十三卫都伤了。”

慕云明少、慕云明兆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王氏和慕云明允因为慕云明芳的事难免有些忧心,慕云明兆道:“父王,二姐这脾气您还不知?像猴儿似的上蹿下跳能不受伤吗?”众人又笑了起来,慕云明若嗔怪道:“父王您看看,您不在,连五弟都欺负我了!”慕云赫笑着拍拍她的背:“行了行了,别同弟弟置气,快些回去好好养着,都退了吧,本王也累了。”慕云明若站了起来,慕云明少道:“如此便不打扰父王休息了。”众人行了礼,都退了下去,期间周大夫也来了,诊了脉,再看看花谷的药方,只说照着药方抓药煎服即可。临行前慕云明少到是不忘吩咐一句:“临修,宝茹,好生照料着父王。”二人福福身子,道了声是。宝茹外面还有事儿,便先出去了,临修这下不知该怎么办了,总有些坐立难安。谁知慕云赫却道:“临修,过来同本王说说话。”临修这才走到床前,看着临修有些拘谨,慕云赫笑了笑,道:“坐下。”临修坐下,慕云赫问道:“今年多大了?”“16.”“哪里人?”“阳城。”“阳城?哦,明少的封地啊,怪不得、、、、、、、”“家中还有什么人?”“父母去年便去了,之后去了外婆那里,半年前外婆也去了,家中还有个弟弟,只是月前便失踪了。”

慕云赫点点头:“到是个可怜的孩子,你弟弟怎会失踪的?可有报了官?”临修摇头:“不清楚,官到是报了,只是还没消息,信得小王爷和郡主相助,带我回澜城,并答应替我寻找弟弟。”慕云赫就这样和临修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临修也从一开始的拘谨变得放松了一些,只是慕云赫看她的眼神总让她有些不自在。这一聊便聊到了宝茹煎了药进来,慕云赫喝了药,有些乏了,这才睡下。临修这才舒了口气,同宝茹到院子里散散心。百里川抱着暖手跑过来,“姑娘,这大冷天的出来做什么?也不怕冻着。”临修笑笑:“屋里闷得慌,这几日天也放晴了,也不曾下过雪,倒是暖了不少。”百里川点点头:“可不是吗,得趁着这晴天赶紧完工,眼见着年关将至,这屋子若是没修补好,怪不吉利的。”宝茹道:“没事儿,我瞅着这天能晴好几天的,这儿也没剩下多少活了,这几天便能完工。”百里川道:“也对,每年过年的时候王爷、小王爷还有郡主都去了宫里,这王府也就只剩下二夫人和两位少爷了,今年五小姐又去了西郊别院,今年怕是又得冷冷清清的了。”

宝茹似乎也有些伤心,没有接上话,沉默了一会儿便道:“不说了,我还给王爷炖着补品呢,没准儿王爷今年能带我俩进宫呢!”宝茹笑着往小厨房走去,百里川道:“做梦吧你就,哪年不是福伯去啊!去了还不是看马车的份儿!”临修看着二人,不免又伤感了起来,这般打打闹闹的,又让她想起了家里,还有弟弟和父母。有时候,多么希望自己一觉醒来就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往往现实却又残酷的让他没有办法接受。这异世之中,他现在所求只是自己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但是,人往往就这样,享受了好的生活,就再也没办法回到以前的日子。心中所想的,不仅仅只是维护着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还有往更好的地方爬。世人皆如此,更可况一个小小的临修,只是,这一步步的攀爬却又如此的不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