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少年神相

2020-05-30 12:03

第二十章宿命

我打了个冷颤,眼前的一切景象又恢复了正常。

我知道,刚刚我所看到的所有东西,并不是假的,而是这个小沐沐的回忆。

人之所以能在死后化成厉鬼,究其原因就是心中有回忆。

回忆如果没有消散,因一些特殊原因,可能会转变成天大的怨气。

而小沐沐由爱转恨,由喜转悲,由失望变成绝望。

被心爱的人生生割掉四肢和头颅。

这股怨气则更为强大。

“没想到沐沐和院长还有这么一段经历。”

我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他父亲侮辱了她。

把她送到院长这里,让院长帮忙毁尸灭迹。

原来背后还有这么多的事情。

“喵!”脚下的猫全身炸起,那张沐沐的脸上惊惧万分。

看着它的表情,我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重,隐隐觉得院长可能回来。

“走!”我小心地捧着沐沐的人头,低喝一声,然后一马当先朝前跑去。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柜子上的东西。

那个能够投影在幕布上的东西里,可能会有夏禾犯罪的铁证。

没有丝毫犹豫,转折而回,迅速取下柜子上的东西,塞进书包里。

“我既然能让你进来,就不会再让你出去。”

就在这时,地下道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夏禾来了!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手上沐沐的人头,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她是在害怕么?

不要害怕,有我在这里。

心中为沐沐的遭遇感到难受,我绝对不会再让这个畜牲侮辱她一分。

血红的地下室里,一个人漫步走了进来。

身穿一副笔挺的西服,脸上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风度翩翩,但我却知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他一手捧着一簇鲜花,另一只手背在后面,淡淡说道:“放下她。”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对阵和我一样,会道术的人。

而且他还是个疯狂的,毫无人性的畜牲。

我不敢有丝毫大意,全身紧绷,背后的衬衫已经湿了一大片。

“今天是我和沐沐的第一次相遇纪念日,我不会动她的。”他坐在阶梯上,把鲜花放到旁边,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我坐下去。

我没有动,也没有说任何话。

这个披着人皮的鬼,最是巧言善谈,如果我不加倍小心,不经意间就可能被他拧碎头颅。

就这样,我站在那里,手里捧着沐沐的头。

夏禾坐在楼梯门口,旁边放了一束鲜花。

猫在柜子的最上面,蜷缩在一起,那张沐沐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和颤抖。

那天晚上,他和我说了许多。

从他和沐沐的经历,到他在监狱中用半条命开启鬼术,再到鬼术的恐怖与可怕。

仿佛像坦白一样,向我…或者确切的是向我手中的沐沐,一一诉说。

良久之后,他站起身子,把背后的那只手拿了出来。

那只手中,握住的是一把猎枪。

“本来…我以为会天衣无缝,但是没想到你来了。”夏禾摇了摇头,道:“不过也是天意,正好我这里还差一个男童就够三男三女,就用你吧。”

他缓缓端起猎枪,拔出保险,端正枪身横在身前。

一只眼对着准星,瞄准了我的头。

我不知道怎么得,步子迈不动一步,脸上大汗淋漓。

“碰!”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空气中弥漫起了火药味。

一个小手拇指大小的子弹脱离枪身,在空中划过了一条优美的线条。

我的瞳孔不断收缩,看着这颗金属弹头,与我的头颅距离越来越近。

“碰!”

鲜血,从头顶流到了眼睛里,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模糊了。

我感觉我的大脑被洞穿了,耳朵中轰隆个不停。

我…我死了?

还没来的及多想,一个东西就在我眼前坠落下来。

在地上翻了几个滚,而后抬了抬身体,没能站起来,最后一动也不动地躺在了地上。

那是只猫,黄色的小猫。

是它刚刚从柜子上跳下来,替我挡了一枪。

夏禾愣了一下,看着那只猫咪,平静的脸逐渐变得扭曲。

瞳孔急剧变大。

“不!”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浑身在颤抖,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只躺在地上的猫。

“不!你不能死!!”

扔掉猎枪,他跑到猫咪那里,捧起那个长了沐沐脸的小猫。

双手颤抖着,眼睛里越来越绝望,“不…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死了一切都完了,沐沐,沐沐!”

见到这一幕,我先是有些捉摸不透,而后身体一震。

随即大骇,我的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了,睁大眼睛看着夏禾,结巴地说道:“难道…你…你布下的不是六合闭合大阵,你…你是想…”

我欲言又止。

实在是震惊地说不出任何话了。

猫咪已经气绝身亡了,身体软软的躺在一边。

到死,沐沐的脸上都是惊恐。

夏禾手捧着猫的尸体,如同霜打了的茄子。

浑身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颓然摔倒在一旁。

那一刹那间,他似乎苍老了十几岁,满头的黑发转眼苍白了一大半。

他用五十年的寿命,开启了祖传鬼术。

先前能够保持容颜与青春,是因为有着大阵的加持,他能够得到反补。

如今六只大公鸡死了,大阵的镇眼猫咪,也被他亲手打死了。

大阵彻底停止了运行。

“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目光呆滞,瞳孔发散,重重低下了头。

“其实,你不是要用沐沐的灵魂延续自己的寿命,而是要让沐沐长生不老,是不是?”

我说出了这个,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三字经内卷》中关于六合大阵,还有一条延伸。

延伸上说,自六合子祖师开创六合大阵以来。

六合大阵就为历代六合门徒究极门径,不断完善,创造出了一门绝代禁术。

这门禁术妖邪至极,但因为能够实现长生不老,所以引得许多人趋之若鹜,最后酿成了滔天大患。

后来,六合门徒被屠戮殆尽,这门禁术也被永久地尘封于历史之中了。

众所周知,布下六合大阵可以封印鬼魂。

六合大阵的灭世威力,能够让鬼怪之类瞬间消散无影。

就是怨气最大的鬼怪,也绝对撑不过一年。

而如果反过来布下六合大阵,对象由大阵里的沐沐,转变成夏禾自身。那么夏禾就会承受大阵的,绝大部分威力。

这时候需要不断**阵中的沐沐,让其不断强大,不断壮大,直至能够突破大阵。

然后再把那些镇压沐沐的阵心,也就是六只大公鸡,全部宰杀,除掉沐沐身上的枷锁。

最后再献祭三男三女,用大阵的余威将其剩余生命,过渡给镇眼,也就是小猫咪。

因为夏禾提前把沐沐的脸,给扒了下来,按在了猫咪的脸上。

这时候过渡的那些寿命,就会跟着那张脸,最后到达沐沐的身体里。

这样一来,三男三女的所有寿元,就会凭空增加到沐沐的身上,进而实现永生的效果。

果然,夏禾声音嘶哑,眼袋低垂地向我说了一切,和我心中猜想并无很大的出入。

首先,我书包里的那张,像是画的照片,里面孕妇可能就是三男三女之中的其一。

她因为怀着孕,所以肚子里的孩子生命力,达到极强的境地,最是适合这种至妖至邪的法门。

如果用其来增加寿元,会连带着未出生的宝宝,一同转给沐沐。

夏禾于是用一百万,把她从她那个赌鬼丈夫里买了过来。

为了让她安心,夏禾先是对她百般照顾。

直到孩子快出生的前一天,也就是前两天,他出手了。

那是个雨夜,他从背后挖出了那个孩子…然后将其寿命一并转给了猫咪。

第二,夏禾长久以来对沐沐的侵犯与虐待,一方面是出于私欲的泛滥。

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为了让沐沐的鬼魂,不断加深对他的仇恨,进而不断壮大,最后好突破大阵。

不过长久的虐待与侮辱,会让沐沐的性格发生绝大的扭曲。

他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就点燃白色的蜡烛,常年陪在沐沐的头颅旁边。

蜡烛是沐沐心中的希望,即便死后也是如此。

只要见到蜡烛,她就会想到第一次与夏禾见面,想到两人一起渡过的日日夜夜。

那毫无疑问是段珍贵的时光,曾在沐沐绝望的时候,带给她希望。

所以夏禾就每次都带来一根蜡烛,让她不要失去希望。

每到周一和周三,他还会掐灭全院的灯光。

在几乎所有的病房里,点燃白色的蜡烛。

以此来表示,自己对她的心从未变过。

在给沐沐希望的同时,他对其的无情蹂躏达到了惨绝人寰的程度。

他把二人甜蜜的象征,沐沐最喜爱的棒棒糖,染上血与粪便。用她的肉体与鬼魂,来发泄私欲。

以此来侮辱她,让她不断仇恨自己,怨气不断增长。

就这样,在希望与绝望之中,沐沐快速成长。

现在,夏禾坐在地上,像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眼睛混浊不堪。

我心中百味陈杂。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我绝对不会相信,夏禾会对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人,持有着这样扭曲的感情。

这个杀人不见血的恶魔,如果没有遇见沐沐。

或许,他仍旧是那个阳光,温暖的邻家大哥哥。

而沐沐,也有可能会在赵颖的干预下,离开她的父亲,慢慢变得开朗起来。

一切都是命运。

命运将两个素未相识的人,安排在了一起,从而引发了这场悲剧。

我叹了口气。

在我的道眼的注视下,夏禾的身体里,分解除了沐沐身体的剩余部位。

沐沐与猫咪的脸,也各自恢复了正常。

猫咪的身体里,六道鬼魂站了起来,它们面色扭曲到了极点,狰狞着一步一步走向夏禾。

我没有出手,夏禾前面种下了因,后面的果必须自己承受。

夏禾也仿佛感觉到大限已到,抬头看了一眼窗户边的地方。

那里端坐着一个少女,双手抱膝,蜷缩着身体,看向外面寂静的城市。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少女扭过头来,看向了夏禾,一双眸子里充满了迷茫。

沐沐失忆了,因为小猫咪的死,强行打断了六合鬼术的过程。

她也再不能复活了,终生只能以鬼魂的状态存在。

不生不灭,不死不活,永远飘荡在人世间,永远无法入轮回。

夏禾苍老的脸上,对她露出一丝的笑容。

沐沐也随即象征性地笑了笑,算是回应。

夏禾的鬼魂被六人,硬生生地从身体里拽了出来。

而后…消散在天地间…永远无法超生…。

我没想干预。

即便他对沐沐变态的爱,让我很感动。

但那始终是变态的,是以六条生命为代价,以沐沐的无边痛苦为代价的。

他的罪孽太深。

我只刚刚入门,没有办法救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