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爱像蓝天白云,你像暴风雨_施柠严奕州(海殊)

2020-05-30 12:04

《爱像蓝天白云,你像暴风雨》是作者海殊创作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施柠严奕州,全文讲述了,整容医生施柠在租房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房东竟然是小时候的邻家男神哥哥,两个人不仅同居了还被人误认成自己是他女朋友,她曾经以为自己对严奕州的喜欢,是一个单箭头,却不知,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对她这个一直黏在自己身边的温暖小姑娘,动了心……

精彩阅读

九十年代中的时候,正宁新街那片区域的施家两口子顶着计划生育的风口要了二胎。

生产那天下着瓢泼大雨。

六斤八两的女孩儿,生下来就漂亮得不得了,哭声嘹亮清脆。施家老爹高兴得像个愣头儿青,挨家挨户地报喜讯,连大笔罚款都交得兴高采烈。

这可是老施家三代以来唯一一个女孩儿,取名施柠。

那真是掌心里的宝,哄着宠着长大。

她丁点大的时候,见谁都笑,也不认生,人见人爱的一糯米团子。

她哥施俊大她整七岁,总说她脑子不好,一吵架就怼她说:“就你这智商,给你根棒棒糖就把你拐了,你能平安地在老施家长到这么大真是个奇迹。”

施柠小时候对付她哥的绝技是哭,掉下两颗金豆子,他能被打得爹妈都不认识。

所以说后来她总被她哥虐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最逗的是,施柠两三岁那会儿,最喜欢缠着当时院里东北角那家的少年天才,天天跟在人家后面“哥哥哥哥”地叫。

她哥捏着她脸骂她:“认贼做哥!人家都不搭理你,有没有点出息啊?”

施柠小时候就是个撒娇鬼,她现在连人家的名字都记不住了,还记得那个被她扯着袖子一路喊哥,最后无奈了才“嗯嗯”两声的少年模糊的轮廓。

他和施俊一般大,长得也很好看,是所有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后来听周围大人说过他父母离婚,他跟了他爸,初二那年就搬走了。

八百年前的事儿,到施柠从医科大学毕业,她哥还在念叨。

说她打小就是个看脸的人。

不然应该也不会选择整形外科这行。

这次施柠决定从家里搬出来住,她哥施俊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新搬的小区离她现在工作的医院很近,走路不过也就十分钟左右。

七月初的天气正是最热的时候。

晚上八点,这片也算是中高档小区的门口停下一辆出租车,女生挎着精致的小包,一身黑色小性感的裙子外搭一件短外套,修长细腻的大白腿从车上跨下来的时候,立马吸引了不远处街边撸串的一行人。

再细看五官,精致漂亮,皮肤又白又透,气质满分。

施柠在医学方面有很高的天分,不过她丝毫没有沾染医生这行清冷的气质,所以在本科的时候就被导师带着提前实习。别看她刚毕业年纪小,但早就能独立主持一台手术了。

加上她出众的外形条件,一度被认为是手术刀下非常成功的产物,尤其是总有人询问给她主刀的医生是谁的时候,她只能露出标准的八颗白牙,指指胸前的名牌:“整形咨询请挂施医生的号哦。”

此时她站在街边往下扯了扯裙子,因为太短,她有点后悔穿这一身了。

手机里突然收到消息。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脸色就僵了。是她哥发来的信息,好死不死刚好是今天她穿着这一身在一家餐厅给一男的泼水的照片。

手机突然振动,她哥的电话果然马上追了过来。

她深吸了口气接起来,扯了个笑脸:“喂,哥!”

“照片解释一下?”

“今天是帮我朋友撑腰去了,她被男朋友劈腿,我一时气不过嘛,就……”

“就你还给别人撑腰呢?”施柠刚要解释,她哥跟连珠炮似的接着道,“还有你那穿的又是什么鬼玩意儿?衣领那么低,裙子那么短!”

“那我见你前女友、前前女友、前前前女友穿过更夸张的,也没见你管这么宽?”

那边一沉默,施柠识相地也闭了嘴。

不能把施俊惹得太毛,是她从小得来的经验。

施柠一边上楼,一边东拉西扯,试图将今天的事情蒙混过关。

她现在租的房子在七楼,两室的房子,房屋的装修特别好。平常就她一个人,房东只是偶尔过来住,租金也不算太贵,这也是她当初选这儿的原因。她站在门口一边掏钥匙,一边听施俊问她:“你搬出去的事情我不管,房东是什么人?男的女的?”

“女的啊。”

她刚拿出钥匙,就听见面前的门“咔嗒”一声,开了。

一个起码一米八以上的男性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她两眼,低声问:“你找谁?”

声音醇厚,好听程度堪比CV。

施柠慌忙挂了电话,这脸打得太快,导致她有点回不过神。

她第一反应是,这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干干净净的白T恤加牛仔裤,露出青色头皮的短发衬得五官越发出色,身高腿长,外形条件着实优越。他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唯独眉骨处有一道并不算长的陈旧伤疤,给他增添了几分悍利。

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施柠顿了顿才想起来问:“你是谁?”

“是我在问你。”

施柠眨了眨眼睛,无辜道:“我住这儿,你突然闯进我家,这话怎么也该是我问你吧?”

话音刚落,她就见对方的眉头皱了起来。

“等着。”男人丢下两个字后,直接把门关上了。

施柠瞪着眼前深色的门,都忘了自己有钥匙的这回事。

她第一个想法是房东的男朋友?不过好像有点年轻了。

包养的小白脸?也……不太像。

另一个房间的租客?可房东当初保证过不会租给异性的……

她正在思考自己是否要打110的时候,门再次打开。

“进来吧。”他说。

施柠一脸怀疑,云里雾里地跟着走了进去,见他还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施柠注意到客厅放着两个大大的黑色行李箱,而她摆了好几个娃娃的沙发上此刻搭着一件黑色的男士外套,茶几上也有钥匙和火机。

男人的脸色和语气无一不在说着自己心情欠佳,他拿着电话站在窗边:“我什么时候允许你把房子租出去的?”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突然朝施柠看过来。

“就一个小孩儿还是女生,怎么住……别跟我扯,自己想办法……”

施柠意识到这个“小孩儿”是称呼自己的时候:“……”

她都已经工作半年了,最最重要的是,她今天这一身,自认气场十足,还特地化了稍浓的妆。

全白瞎。

对于自己长了一张比实际年龄要显小的脸,她也很无奈。

施柠从对方的语气里猜到电话里的人是谁的时候,他突然转身走过来,把手机递向她。

施柠抬眼道:“干吗?”

“接电话。”他说。

施柠把手机拿过来,对面果然是很熟悉的声音,也是施柠现在的房东,周丽娇。

不过那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不知道是在迪厅还是在酒吧,传来两声“喂”过后,施柠应了声:“丽娇姐。”

周丽娇笑了两声,应该是终于到了稍微安静点的地方,她说:“施柠吧,我都跟你说了,我这年龄都够当你阿姨了,叫什么姐啊。”

施柠沉默了半天:“好的,丽娇阿姨,那个家里来了个……”

“刚刚那是我儿子,严奕州。”

“您……儿子?”

施柠如果此刻在喝水,说不定早喷了。

她之前叫周丽娇“姐”就是因为对方看起来年纪确实不大,顶天了也就四十岁,而且保养得宜,怎么也不像是能生出这么大儿子的人。

而且这两人长得一点都不像啊。

施柠瞄了一眼此刻抱着手臂站在旁边的男人,刚好他也看过来,施柠闪躲开视线。

周丽娇还在说:“他在外地待了一年,今天才刚回来,我之前忙忘了就没来得及和你说。”

“哦……”施柠又瞄了一眼严奕州,“他是要住这里吗?”

“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重点了,这小子脾气不太好,不过人不坏,你担待一下。如果之后还有什么问题,你就直接找他。”

“可是……”

“哎哎,有人叫我了,先不说了啊。”

施柠看着被无情挂断的电话,把手机还给面前的人,前所未有地尴尬。

虽然她一向看脸,但不代表能接受和男人合住。

而且这要是让她哥或者爸妈知道了,后果很严重!

目前的情况就是,房东的儿子回来了,而且看架势没有搬走的打算。

施柠觉得需要为自己争取合法利益。

她先发制人道:“那个……”

见对方看过来,她下意识地噎了一下,心想这人帅是一回事,可气质太冷,话不多,就这一会儿的工夫,她感觉周身的气温都降了好几度。

施柠顿了顿接着说:“房东阿姨,就是你妈妈之前答应过我,另外一个房间不会租给异性,我不知道你会来住,所以……”

严奕州眼皮掀了掀:“所以?”

“所以……我觉得你住在这里可能不太合适。”

严奕州突然哼笑了下,笑得施柠不明所以。

他很快收起笑容回归正经脸,拉过旁边的行李箱淡淡地说:“我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和周丽娇交易的,看来你还不清楚,这个房子的产权人是我。如果你没办法住,建议你尽快找房子搬出去。”

施柠睁大眼睛:“可是我签了租房协议的……”

“合同呢?拿给我看。”

施柠真是被这一连串的状况给弄蒙了,她很快回房间翻出合同,挺理直气壮地递给坐在沙发上的人。

严奕州伸手接过,翻开她递过来的合同。

刚翻了一页,他抬头问她:“第一次租房?”

施柠默默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紧张,像是被面试或者小时候被请家长的那种紧张。

明明是自己占理的事情,也是见鬼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