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农门恶女:夫君,别乱来

2020-05-30 15:04

她找的都是比较实用的药材,加上她炮制的手法,也非常的到位。

所以药材,也是一等一的好。

先是找了镇子上比较大的仁和堂,刚把药材取出来,对方就摆了摆手,拒绝了。

“我们这里的药材,都是正规渠道收购的,你们这个不要。”

“……”

唐竹苓一脸无语。

当下就要拉着白芨出门,对方见唐竹苓要离开,连忙又喊住了。

用着施恩一般的语气:“不过也可以收,不过价钱要低一些。”

“不必了!”

唐竹苓一听他这个话头,便已经猜测到了,他这是想要压自己的价钱。

姐弟两人站在大街上,唐白芨看着自己姐姐神情不悦,小声的问道。

“二姐,这个卖不掉吗?”

“怎么可能卖不掉呢?”

唐竹苓摇了摇头,这些药材都是急需用的,他们自然会大量的采购,又怎么会嫌少呢。

自己对于自己炮制的药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我们再去找别的药铺。”

最后姐弟两人,兜兜转转的,还是找到了药铺收这个药材。

背篓里面的药材,最后卖了一两银子。

唐竹苓乐滋滋的把银子给收了起来,唐白芨也是一脸喜色跟在唐竹苓的身后面。

还真的卖出去,就这些竟然还卖了那么多钱,姐姐可真厉害啊!

“小弟我带你去吃羊肉汤。”

唐竹苓摸了摸白芨的头,两人朝着外面走去。

“那个很贵吧!”

之前走过那个摊子的时候,那个香气就一个劲的往鼻子里面蹿去。

当时,嗅到味道的时候,就有点想吃了,不过他们家的这种状况,这些只是想的。

现在二姐,竟然要给他买。

“没事,让你喝一碗汤的钱,还是有的。”

两人说着话,朝着外面走去。

刚巧碰到了李贵清进来。

唐竹苓对她微微颔首,拉着白芨就出去了。

两人循着香气,找到了那个羊肉汤。

“老板,来一碗羊肉汤,两个烧饼。”

两人坐下来了,唐竹苓就对老板喊了一声。

“好嘞。”

羊肉汤的老板,是一对老夫妻两人。

很快地,一碗热乎乎的羊肉汤撒着蒜叶,就端到了竹苓他们跟前。

还有着一个盘子,里面装着两个烧饼。

“弟弟吃吧。”

唐竹苓拿着一个烧饼,吃了起来。

烧饼酥脆,外面的芝麻也是一阵的焦香。

“二姐,你先喝吧。”

唐白芨把羊肉汤朝着唐竹苓跟前推去。

“你吃。”

唐竹苓看着他这么听话懂事,微微一笑。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唐白芨也不好意思,在把碗推来推去。

吃了几口烧饼之后,又喝了一口汤。

羊肉汤很鲜美,也很醇厚,里面的蒜叶,也非常的鲜嫩。

唐白芨喝了一口之后,就觉得全身都暖融融的,好像被融化了一样。

“二姐,你快点喝,这个特别的好喝。”

唐白芨说着,就舀了一勺子汤,递到了唐竹苓的面前,让她喝汤。

唐竹苓低下头,张开嘴.巴,喝下去了那一口汤。

鲜美,暖暖的一口汤下了肚子,别提多舒服了。

“好喝!”

于是,姐弟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很快地一碗汤就见底了。

吃了烧饼,喝了羊肉汤,姐弟两人站了起来。

唐竹苓去买了一些米面,又买了一只烧鸡。

朝着城门口马车走去的时候,唐白芨一直都是笑嘻嘻的。

“你一个人在傻乐什么?”

坐在了马车上,唐竹苓这才问出声。

“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唐白芨搓着手,脸红扑扑的,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也是眼巴巴的瞅着唐竹苓。

“是挺好的。”

唐竹苓莞尔一笑,伸手在白芨的头上摸了摸。

姐弟两人相视一笑。

“你们姐弟俩,感情可真好。”

赶车的大叔乐呵呵的看着他们俩,忍不住的说道。

“是啊!”

唐竹苓笑着点了点头。

等了一会儿,人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大家都上了马车,赶车的大叔,已经驾车往村子里面驶去。

颠簸了一路,终于到了村子里面,唐竹苓拉着白芨下了车,提着东西,就往着家里走去。

还没有走到家门前,就看到了自家门前,挤挤攘攘的有着不少人。

“快走。”

唐竹苓瞧见了,连忙朝着家中跑去。

唐白芨连忙紧紧地跟上去了。

“让开,让开!”

推开了人群,唐竹苓这才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事情。

“姐姐,请你收留下我吧!”

一个如同弱柳身姿般的女人,跪倒在了地上,她的手中还抱着一个哇哇啼哭的孩子。

“你喊谁姐姐呢?”

李木棉负手而立,怒目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气的浑身颤.抖。

一直以来,觉得自己的是最幸福的,相公人那么的好。

可是现在,这个抱着孩子跪在自己面前哭泣的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她不相信自己的相公,会做出偷养外室的事情,可这个女人已经抱着孩子,拿着信物站在自己面前了,这些似乎是由不得她不信。

一时之间,李木棉很想找一个窟窿钻进去,这里的一切,她都不想面对。

“娘!”

唐竹苓连忙挤进去,上前扶住了李木棉的手臂。

“竹苓——”

李木棉泫然欲泣,若是之前一直都是强忍着的,此时她一看到唐竹苓之后,眼泪就忍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似乎知道李木棉想要问什么,唐竹苓很快义正言辞的给了回答。

“呃——”

李木棉的眼泪还挂在脸上,因为唐竹苓这般说着,她心内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相公。

自己竟不如女儿那么相信,这女人带着孩子过来,她说什么,那便是什么一样。

“你怎么这么说,我的孩子,就是青木哥的。”

抱着孩子的那个妇人,眉头一拧,哀怨的哭了起来,好不凄惨。

“是啊,何必在这里为难人家孤儿寡母的。”

“这个唐青木看着人挺正经的,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呢。”

周遭看着热闹的乡邻,你一眼我一语的开始说。

妇人见有人帮着说话,哭着更起劲了。

“诸位大娘大姐,事情黑白都没有定论,你们就在这里说我爹?”

唐竹苓心内一阵的凄凉,以往这个村子里面人,若是有个头疼脑热的,爹爹去帮忙看着,很多都是分文不取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