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一代绣娘

2020-05-30 18:04

那青年浓眉大眼,但是此刻却紧锁眉头。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好像泼猴一般的女子,竟然就是自己的未婚妻。

顾润章扶着自己的额头,在太阳穴上按摩了几下,然后对顾曦云的乳娘,还有她的两个贴身丫鬟说道:“还不赶快带小姐去梳洗打扮一下。这样子成何体统。”

顾曦云却梗着脖子说:“爹,你就让我再上去一次吧,这次我肯定能把风筝给拿下来,就差一点点了。”

“胡闹!赶快去洗脸换衣服。你也不看看今天是谁来了。是你的未婚夫杨海粟来看你了。你还在这里跟我任性。”

顾曦云这时候才注意到他父亲身后那个眉头深锁的青年。

虽然说他的长相十分讨人喜欢,但是现在却表现出了非常厌恶的神情来。

于是顾曦云也没有给他好脸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随着乳娘和两个丫鬟一起进入到房间梳洗去了。

顾润章不由得叹了口气。顾曦云是他唯一的一个女儿。一直被奉若掌上明珠,没有想到也养成了她很多的坏习惯。这时候她最狼狈的样子,被将来要娶她的丈夫给看到了,也不知道杨海粟作何感想。

“海粟啊,我们先到正厅去喝茶吧。”

杨海粟躬身对顾润章说:“顾伯父先请。”

在正厅喝茶的时候,整个气氛有一种迷之尴尬。

最后还是顾润章先开口了,对杨海粟说:“海粟啊,你去了国外将近有10年。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你和我女儿小的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当年她就顽皮,她就是好动,静不下心来,今天的事情只是偶然,你不要介意。”

杨海粟却好像就等着顾润章说起这个话题似的,很快就说道:“顾伯父,我有一个情况想要跟你说明。那就是我这次来,想要提退婚这件事情。因为我在国外的时候,已经和我们班的一个女同学交往了一段时间。我觉得应该给她一个名分。”

当这些话从杨海粟的嘴中讲出来的时候,顾润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自己女儿今天表现的怎么样,他当然是心知肚明。但是他也不能够允许杨海粟说悔婚就悔婚。

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他顾家的颜面将何存,同时顾曦云以后或许就再也找不到婆家了。毕竟是被男方退婚的女孩子,好说不好听啊。万一有人添油加醋,说一些闲言碎语,顾曦云这一辈子就算是完了。

于是顾润章板起了脸,对杨海粟说:“海粟啊,这样说的话,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明明知道,你和我们家曦云从小就定了娃娃亲,怎么又可以喜欢上别的女孩子呢?现在还竟然提出来要退婚,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顾曦云已经重新打扮好了,迈步走入了正厅。

和刚才满身尘土,脸脏兮兮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现在的顾曦云上身穿着一件浅蓝色掐枝海棠斜襟短衫,下半身是一件同颜色的百褶裙。

脸洗得干干净净,显示出了她如白雪一般的肌肤来。

最为突出的就是她的一双大眼睛,非常灵动。在他父亲和杨海粟之间来回地打量着。

杨海粟也有将近10年没有见过这个青梅竹马。她和刚才那个像是小猴子一样的女孩子,简直是判若两人。此时的顾曦云已经收起了顽劣的性格,完全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端端正正地坐在了她爸爸下首的位置。

杨海粟不由得眼前一亮,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很快就又把视线放在了顾润章的脸上。

“顾伯父,现在早就不时兴娃娃亲了,现在讲究的是自由恋爱。我和我的那个女同学是真心相爱的,我对冰若一点感情都没有。您让我怎么去娶她,和她过一辈子呢?”

冰若是顾曦云的字。杨海粟小时候就喜欢叫顾曦云为冰若,他觉得冰若这个名字特别好听。慢慢的也就叫习惯了。

听到冰若这个名字的时候,顾曦云抬眼望了一眼杨海粟。原来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可是现在却在自己的面前公然和自己的父亲讨论着退婚的事情,真的实在是太不尊重她了。

所以还没有等到顾润章再开口的时候,顾曦云就首先冲到了杨海粟的面前,掐着腰,指着杨海粟的鼻子说:“退婚就退婚,你以为我想嫁给你了?你不要以为你留洋归来就了不起了。你瞧不起我们老派的人家。我们还看不上你呢。你爱喜欢谁喜欢谁去。跟你退了婚之后,我还能自己再找别人了。”

杨海粟真的没有想到过,曾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女孩子已经变得如此泼辣。

顾曦云的一番话,虽然说狠狠地教训了一番杨海粟,但是也更加坚定了杨海粟要退婚的决心,他可并不想和这个泼妇过一辈子。

“那好,我今天把退婚书也拿过来了,只要你在上面签个字,咱们两人就算是再无瓜葛了。”

“签字就签字,拿笔来。”

顾润章在一旁真的看不下眼去了,一把夺过了顾曦云手里的钢笔。

“你这孩子是傻了吗?被男方退婚的话,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你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我们顾家也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退婚?你如果真想退婚的话,就让你的父母来跟我讲。让整个岳城的老百姓都知道是你们杨家对不起我们,并不是我们顾家,我女儿有什么过错。”

“顾伯父,我希望您能够讲道理。我之所以要提前回国,就是来完成这件事情的。我父母并不知道我要退婚的事情。”

“那就是你一个人的意思了?都不和父母长辈交代,就私下决定要和自己有过婚约的女子解除婚约,这就是你们新派人的做法吗?在我看来,毫无道理可言。并且丝毫不讲礼数。真不知道你在国外都学了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把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些礼义廉耻全部都抛诸脑后了。我跟你没得谈,要退婚的话,就让你的父母来,并且登报说明是你们杨家的过错,是你先变了心。”

杨海粟望了望表情严肃的顾润章,同时又望向了对他怒目而视的顾曦云。

他知道今天这婚是退不成了,但是他对于顾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已经失望透顶。

“那好,顾伯父,明天的时候我带着我父母再来。无论如何,我一定会给顾家一个交代,不让冰若蒙受委屈。”

杨海粟迈开大步,走出了正厅。顾曦云则在他后边做着鬼脸。

隔了近10年,就算曾经的感情再好也会变淡的,更何况现在他们接受的是完全不同的教育。在这几年的时间内,所处的环境也天差地别。

“爹,我是不是不用嫁给这个傲慢的家伙了?”

顾润章瞪了一眼顾曦云:“就算他不想娶的话,我也会想方设法让你嫁给他的。婚姻乃终身大事,岂能说反悔就反悔。你以为你现在被男方提出退婚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