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星辰泣露乱浮华_茯苓半夏

2020-05-31 12:01

QQ1234小说为大家带来《星辰泣露乱浮华》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茯苓半夏,主要人物是常安、周勀: 十月,云凌渐渐转凉了,入夜之后就开始下雨,雨点淅淅沥沥地打在窗玻璃上。常安刚从英国回来,倒了一天时差,睡得并不安稳,这会儿又被什么声音吵醒了,不得不挣扎着起床,看了眼时间,凌晨十二点,她披了件外套走出卧室。

在线阅读地址

《星辰泣露乱浮华》精选章节

常安只觉眼熟,反应了几秒才认出来。

"金老板?"

胖子立马点头哈腰往病房里蹭,又把手里拎的大包小包搁地上。

"常小姐,哦不,周太太,不好意思,是不是把您吵醒了?"

常安还处在懵懂状态,不觉得自己与这位金老板的关系已经熟到他要来探病的地步,但人到了也不能赶,只能客气回:"没有,已经醒了,你这是…"

话还没说完,外面又传来常佳卉的骂声:"真是没脸到新高度了,都让你滚了,听不懂人话是吗?"

常安不觉脸色讪讪,"抱歉,我妹妹脾气不大好。"说完下床走到门口去,"佳卉,你别在医院…"结果一抬头便看到被常佳卉拦在门口的晓晓。

"周太太,实在不好意思,我今天是带我妹妹来跟您赔礼的,昨天的事是我妹妹不懂事,死丫头任性冲动没个轻重,把您打成这样实在过意不去,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带她亲自上门一趟。"说完过去扯门外的女孩,起初扯不住,女孩挣了两下,但金大富力气大,最后跟扯东西似的把她扯了进来。

"赶紧给周太太赔个礼!"

可女孩低头杵那不给反应。

金大富又气又急,把她又往前拽了一把。几乎直接推到了常安面前,边赔笑边在女孩耳边上呵斥:"说话,傻站着干嘛……我们来的路上不都说好了嘛?…金晓晓,别他娘给我找麻烦!"

可惜无论金大富怎么吼他那妹妹就是低头不啃声,金大富大概也被惹毛了,一把扯过女孩又到旁边去做思想工作。

两人嘀嘀咕咕说的全是家乡话,常安听不全,但大概意思能懂一些,无非是当哥哥的劝妹妹别犯傻,认个错,服个软,不然回头吃官司这事就不值当了,可人小姑娘死倔,两手握拳似在暗戳戳发力,起初还能忍着,随金大富怎么劝怎么骂都不吭声,后来金大富也不知骂了一句她什么,她突然抬头吼:"我不,我没有错,我更不会跟她道歉!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傻,可是我就是喜欢他,第一眼就喜欢……他不离婚我可以等,他不接受我也可以等!哥,你最好别逼我了,你知道我的脾气,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哗啦啦发了一通火,金晓晓突然推开人群就从病房跑了出去。

常安都被这架势吓了一跳,不禁感叹现在姑娘为爱痴狂真是好有勇气。

就连常佳卉也懵了,愣了半天才骂了一句:"我去,她疯了是不是?"

这厢金大富更加被动。大冷天几乎憋了满头汗,但人已经跑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

"周太太,晓晓从小被我爹妈惯坏了,让您看笑话,真的…真的对不住……昨天的事也全是她的错,她受同学教唆最后弄成这样,我在这里替她跟您陪个不是!"说完站直,当着常安的面毕恭毕敬鞠了一个躬。

常安脸色毫无异样,既不拒绝,也似乎没有要接受的意思。

金大富摸不准,只能厚着老脸继续,"我知道这事搁谁身上都接受不了,但我保证晓晓和周总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上回那场饭局也是凑巧。我做东,晓晓学校刚好没课,要跟我一起去,她就见了周总那么一次,我保证,我发誓,真就见了那么一次,周总和她压根没怎样!"

"…小姑娘心思,我也没想到她会疯成这样,对您造成的麻烦和伤害我再次说声对不住,医院这边的费用回头我也会叫人过来支付,另外其他赔偿或者损失,只要您开口,我一力承担,但是晓晓毕竟年纪还小,这事若真要闹到派出所她肯定留案底,学校那边可能也会找麻烦,周太太,就当您积德行善饶她一次行不行?"

金大富说完又虔诚给常安鞠了几个躬,态度看上去十分诚恳,加之一身肥肉,快四十的中年男人豁出面子来道歉,就差下跪磕头了。

就连一直在旁边骂嚣的常佳卉都要被感动了,"姐,要不这事你看……"她偷偷扯常安的衣角。

常安不怒反笑,"金老板,你别这么说,你妹妹和我先生怎样其实我倒无所谓,只是昨天事情闹成那样,在场人都看到了,我要是什么都不做以后恐怕更没日子过,更何况验伤报告已经送到派出所了,后面的事也不是光由我说了算。"

常安冠冕堂皇,但其实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

金大富先是一愣,继而作最后尝试,"周太太,我知道您昨天受了委屈,但事情已经发生了,说到底也只是一些皮外伤,精神损失和医药费我一分不会少,您有其他要求也可以尽管提,只求你放我妹妹这一次,她才刚满二十,留了案底以后怎么办?

金大富这话逻辑并没问题,事到如今立案追诉也无非就是让金晓晓受点教训,对于常安来说并没任何实质性意义,可是常安不这么想啊。

"很抱歉,站在哥哥的立场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做错事就该承担责任,二十岁也不算小了,这种浅显的是非曲直她应该尝试着去明白一些,另外我也不缺钱,金总没必要多破费。"

常安三言两语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听上去口气温和无害,可金大富却是脸色渐渐放寒。

"常小姐,你这意思是…不会销案了?"

"恐怕销不了,毕竟我是受害者,这点权益还是要争取的,金老板,你说是不是?"

四两拨千斤,站在门口的常安还穿着医院里的病号服,因为失血过多脸色白得很,明明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可眼底那抹似有似无的寒霜倒令人有些发颤。

金大富豁出面子来求一个原谅,最终得到这样的答案,他也索性不演了。

"外面都说周太太书香门第出来的,大度明理又知分寸,现在这么一看倒也未必,行吧,既然话说到这份上,我也没必要在这舔着老脸了,晓晓的官司我会请律师,到时候事情闹大周总那边也别怪我把事情做得太难看,走了,不打扰你休息!"

金大富拔腿要出去。

常安笑了笑。"那就不送了,另外你带来的东西太贵重,我也吃不惯,一起带走吧!"常安示意常佳卉。

常佳卉立马把满地营养品拿过去塞到金大富怀里。

金大富走时脸色十分难看,大概是气得够呛,用常佳卉的话说:"像块煮熟的猪肝!"

想想也正常,金大富出生不行,但龙腾控股这几年在民营建材里也算翘楚,他一个大老板舔着脸来处理家长里短的事,又是鞠躬又是道歉的,最后却被常安哄出门,怎么可能脸色好看。

不过常安只当这是一件插曲,事后常佳卉还调侃:"牛逼啊,就知道你是吃不得半点亏的,装孙子这么久这一仗打得漂亮,我看周勀那边怎么收场!"

常佳卉只当常安追究责任是为了给周勀难看,却不知常安是有其他打算。

很快脑部CT结果出来,不出意料,轻微脑震荡,大概10点左右派出所过来给常安录了份口供,走之前常安把CT报告复印了一份让人一并带回去。

常佳卉只请了半天假在医院陪常安,午饭前必须赶回公司。

"姐,你一个人在这真的没事吗?要不还是让灏东哥过来陪陪你吧。"

常佳卉又乱出主意,常安立即喝止:"不用,他有他的事,你以后别随便给他打电话,我一个人在这没问题!"

常佳卉看得出她言语里的退避,忍不住说:"姐,我就不明白了,灏东哥明明很在乎你,昨晚听说你被送来医院,飞车似的就赶过来了,结果看到你躺在急诊室里缝针,身上都是血,要不是我拦着他大概要去把那女人的手砍断,你们心里明明还有彼此,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佳卉…"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就因为何灵和姐夫吗?姐夫不靠谱,你这两年过得也不幸福,离婚不就行了吗?何灵那边更没问题,她和灏东哥只是男女朋友,又没正式领证,只要愿意分分钟就能断干净,难道你们就没想过再彼此努力一次吗?"

常佳卉作为一个旁观者知晓他们整个过程。

五年前因为各种压力和阻挠被迫错过了一次,五年后又莫名其妙弄成这样!

"我相信造化弄人,但我也相信有志者事竟成,你们两个明明还爱着对方,为什么要这么轻易放弃?"这是常佳卉一直想不明白的事,"姐,喜欢就要去争取,不争取怎么知道自己拥有不了,道理明明这么简单,人生苦短,你们这么多年感情,我就不信你已经……"

"够了佳卉!"常安开口喝止,声音有些大,眼底已是一片清寒。

道理她不懂吗?可是有时候就是这么残忍,看似简单的事情,最后却最难遂人愿。

"好了,你走吧,晚上不用过来了,明天我自己可以出院。"

她几乎是推着把常佳卉送出了门,自己关上将后背抵在门板上。

道理确实简单,一桩桩一条条,动动嘴皮子谁都能说得好,可是一旦落实却发现总是各种阻碍与无奈。

再说她没努力过吗?

她为了求个结果已经苦苦支撑了五年,坚持,不忘,可是最终变成这样岂是她一个人就能改变的事。

常佳卉走后常安独自留在病房,没胃口,也懒得下楼去吃午饭,只咬了几口常佳卉早晨带来的芝士蛋糕填肚子。

下午还要一瓶消炎药要挂,护士过来插针。

常安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周勀上午有个会议,关于泸旸湖项目的预算细节,推不掉,必须出席。原本计划两个小时,结果从早晨九点一直开到中午,中间连休息时间都没有。

好不容易捱到十二点散会,秘书进来问午饭订餐,周勀直接拿了车钥匙和外套出门。

"午饭不用给我订,下午例会往后延一个小时。"

他匆匆忙忙下楼取车,没用司机,又去公司附近的茶餐厅打包午饭,要了两样小炒和一客汤,走到门口看到广告页上推出的冬日甜品,红红绿绿黄黄的煞是好看,又想到长河橱柜里塞的那些零食,于是又折回去把广告页上的甜品选了几样。

赶到医院已经过一点了,常安的吊瓶刚挂完,屋子里安静得很,床上的人睡得正香。

周勀轻手轻脚地把手里拎的袋子搁桌上,站在床前看了一会儿,看她梦中皱紧的眉心,看她睡熟之后喜欢搂着被子,又看她黑如锦缎的发丝铺满大半个枕头,额头上却出了许多汗。

有时候我们会问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总想跟那个人呆在一起,总想跟他多说几句话,总想见到他,见不到心里就痒,就慌,好像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

轻率的人会称之为这种感觉就是"喜欢",甚至是"爱",但苛刻的人会步步踟蹰,再三考量,直到自己一点点被这种心慌心痒的情绪完全控制。

周勀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种,但是站在床前的那一刻他觉得内心终于落定,好像大半天紧赶慢赶的会议,忙碌中混乱又焦虑的思绪,这一刻都被收归到一个容器里。

他变得服帖安稳了,干脆拖了张椅子坐到床前,就那么痴痴看着床上的人,她的眉,她的眼,她露在外面被纱布包住的手指,每一样都成了他的镇定剂。

要是这样一直看下去也好,可是转念一想,还有两个月,年底她就会提出离婚,他明白她的性格说一不二的,到时候他是留还是签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