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九品捕快:深得朕心

2020-05-31 21:04

连弟喝口热茶,腹中隐隐的钝痛让她脑袋发晕,她强撑着说:"关于凶手还有一点,你们想一下,凶手为何要在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和时间点,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凶?这是他的杀人习惯?还是他性格自大?他就那么确定,官府的人抓不到他吗?"

关潼生对连弟的问题一如既往地懵懂,叶仞山则皱眉思索起来。

连弟甩甩头站起身,"今晚从青萝那里套消息就靠你了,我伤口在流血,先告辞。明日一早刑部见面再说。"连弟说的理直气壮,半点不见脸红。

叶仞山见状也跟着她站起来,她伸手一把按他坐下,"你帮着关大人问,他一个人我不放心。"

出门时正好青萝端着几盘菜进门,连弟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摸,轻佻地说:"好滑。"哈哈笑着大步走了。

叶仞山问:"连弟脸色苍白,是有何隐疾吗?"

关潼生摇头道:"每年就这几天,他说是季节性过敏肚子痛,也不知是何疾患,过两天就好了,不必在意。"

"季节性过敏?从未听过。"

"你跟他一起习惯就好了,常有新词冒出来,让人摸不着头脑。"

连弟强忍着肚痛爬上马车,蜷成一团便不想再动。马车轻摇,她晕晕欲睡。

父亲到边关建功立业后,连弟成了家中唯一的"男丁"。

十一二岁开始,便代表连家出面处理事务,六、七年的时间,冰清玉先后嫁人,从找媒人、定婆家、下聘、成亲礼,都是母亲在旁协助,她出面一力承担着完成的。还剩一个连洁在家,前年与人刚定了亲,男方家母亲便过世了,这一拖至今还未完婚。

一年里头除了这三四天,她几乎从来没想起来过,原来自己是个女人!

想不起来也罢,在这个世界当个男人比当个女人强太多了,至少她想干什么没那么多禁忌,男人的四个极乐享受,吃喝嫖赌,除了第三项,除下的做起来谁也管不了她。

她一身武功,想到哪儿去,骑上马就走,母亲连李氏从来没担心过。至于她担心的嫁人事件,马到山前必有草皮,到时候再说吧。

到信宁伯府门前,大黑敲敲门板,叫:"少爷,到家了。"

连弟撑起身,脚步虚浮地下车,叫过大黑吩咐道:"你去满三家跟他说,查一下张茂在左相府家臣中的地位。"

"是。"大黑答应着去了。

满三家在京城就是个全能级别的信息中转站,俗称包打听,他爹是南城里长,类似前世的居委会主任,出了名的热心肠,又讲义气,在南城一带很是服众。满三这家伙从小便是个自来熟,跟谁都相见恨晚似的,反正就没有他打听不到的事。

他最热衷便是八卦皇上的事,以显示他与皇上身边的人很熟。如皇上每晚只宠幸他的贴身宫女这样的事,他都知道,他说:"贴身宫女是皇上从小就在身边侍候的,比皇上大了足足八岁,却偏偏独得恩宠。"这话听着不知为何总觉得耳熟。

连弟捂着肚子向自己的剑桐院走去,皇上每晚睡谁关她何事?她先熬过这两日再说吧。

刚进剑桐院门,母亲连李氏和连洁便迎了上来,见她一张脸煞白,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一边一个心疼地扶住她,院里的下人全找借口支出去干别的了,连洁说:"我准备好热水了,你洗洗,泡泡脚,等会儿我给热敷。"

连李氏说:"你还没吃东西吧?我去把鸡汤给你热热,喝了会舒服的多。"

进屋后,连洁手脚利索地冲好水,帮连弟宽衣,站在盆里用微烫的水将全身冲洗了一番,收拾妥当,她便横躺在床上,脚垂在床边,让连洁帮她泡脚。

在这个家里生活了近十年,每个亲人都是真心实意地爱她,她也早将这些人当成自己的亲人。当初真的连弟落水被救起,高烧了几日,而她不知为什么死了之后会穿越,总之,她就这样成了连弟,她只能说这是老天爷安排的,万分感恩,其他的无法想太多。

*

寻云轩里,关潼生对着青萝美男计还未施展开,青萝便主动投怀送抱,把在红杏看见过的、知道的、听说的、据传的,通通倒了个底儿朝天,当然,荷包里多出两绽银子更是眉开眼笑。

关书呆也总算不负所托,得到想要的答案。

出了寻云轩,关潼生问叶仞山住在哪里,叶仞山说平安客栈。关潼生说:"今日晚了,明日早起,你就退房去我家中住,比在客栈住着强多了。"

叶仞山想了下说:"不知连弟家中可宽敞,下官想跟连弟学学他那微表情读人心的法子。"

"哦,他家多的是院子,没问题,我替他答应了,这个案子不知多久才能破,我也搬去他家好了,一起讨论起来也方便。"

叶仞山点头道:"如此甚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