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池暮薄容衍小说 池暮薄容衍

2020-06-01 12:01

他的爱太犯规

推荐指数:10分

池暮薄容衍是作者南荨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她深爱他五年,却被他亲手送上他傻子叔叔的床,亲手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毁了她的容,破了她的嗓。她给了他最极致的爱,他却给了她最刺骨的痛。后来,她不爱他了,他却为了她,丢了半条命。

《他的爱太犯规》 第11章 你真的要嫁给沈司深? 免费试读

“对啊。”他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长发,柔声道,“我需要一个沈太太,而你,正好合适。”

“可是……”她咬唇,犹豫了。

“怎么?不愿意?”沈司深的眼眸顿时冷了下来,“池暮,你不会还对薄容衍念念不忘吧?他爱的人,是池梦舒。”

“我没有。”池暮慌忙摇头,昂起脸看向沈司深,吐词清晰道,“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毕竟我不是曾经美貌无双的池大小姐了,如今的我,只是声音难听又毁了容的丑八怪。”

“我不在乎。”他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长发落到她的脸上,笑道,“你这张脸,挺好的。”

池暮盯着他那双变幻莫测的眸子,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她知道,沈司深不爱她,他娶她,肯定别有目的。

但……

“池暮,答应嫁给我,我不仅能帮你找到证据,还能帮你给顾凉川做手术。”他邪笑道,“买一送一,多划算。”

“可是……”

“你只有三秒钟的考虑时间。”

“三。”

“二。”

“一。”

“好,我答应。”

她知道,沈司深或许比薄容衍还要危险,她也知道,她嫁给沈司深,或许会跌入更深的地狱。

但她没得选。

她必须救顾凉川,也必须找到池梦舒杀死薄梓安的证据。

“真乖。”沈司深满意的笑笑,贴着她的耳骨,声音很暧昧,“以后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不许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哦。”

他的鼻息很重,近在咫尺的距离,全都不可避免的扑到了她的脸上。

她不自在的别过脸,想躲开他,他却一把搂住她的腰,似笑非笑的缓缓靠近他。

这男人似乎天生就有蛊惑人心的能力,看着他放大的俊脸,池暮的心跳,忽然加速了。

但就在他的薄唇快要触到她的一瞬间,她慌忙推开了他,开口道:“沈先生,我也有一个条件。”

“嗯?”他盯着她,笑容又邪又痞。

“我会当好你的沈太太,但你别碰我,我们各取所需。”她吐词清晰道。

“果然是个聪明人。”沈司深松开她,舒心的笑了起来,“暮暮,我们以后的合作,肯定会很愉快。”

……

两天后的晚上,池暮收到了沈司深寄来的礼服和酒会请柬。

她将那身金色的礼服换上,用长发挡住自己的半张脸,化了个精致的妆,来到了酒会现场。

沈司深已经在门口候着了,看见她来了,他上前拿出皮筋,帮她把长发扎了起来,这才满意的带着她走进酒会。

今晚的酒会是沈家主办的,邀请了很多仝城的名媛富豪,很是热闹。

池暮也是这时候才知道,沈司深居然是沈氏集团的二少,沈氏集团是仝城的龙头企业,是仝城唯一一家规模和财力能和薄容衍掌管的薄氏集团坑哼的公司。

但仝城人人都知道,沈二少风流成性,身边美女不断,可如今,他居然带了一个丑八怪来参加酒会?

所以沈司深身边的池暮,无疑成了大家的焦点。

沈司深却搂住池暮的腰,站在舞台的最中央,微笑着宣布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还有一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

一瞬间,全场都沸腾了,大家都打量着池暮,对她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说的最多的,无疑是她那张狰狞丑陋的脸。

她下意识的将头低了低,想伸手挡住伤疤,沈司深却像故意似的,牵着她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她不是池家大小姐吗?那个杀死薄梓安的毒妇!”就在这时,人群里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句。

现场安静了一秒钟,紧接着,便听到了无数的谩骂声和唾弃声。

和五年前的那个晚上,一模一样。

但这次,还有很多的人说她手段高明,杀了人得了失心疯,毁了容貌和嗓子,居然还能勾搭上司家二少,但更多的人,都骂她贱,说她是狐狸精。

五年来,比这难听的话她听得多了,她干脆不躲了,就直直的站在那里,接受大家的谩骂。

但下一秒,她的手腕便被大力的拽住了。

她还没缓过神来,便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拉到后台,拖进了休息室里。

男人阴沉着脸将大门踢上,将她反压在墙上,怒气冲冲的盯着她。

看着眼前薄容衍那张愤怒的俊脸,池暮谄笑出声:“哟,薄先生,这么巧呢?”

“池暮,你到底想干什么?”薄容衍生气道。

“如你所见,我和我未婚夫在宣布婚讯啊。”她呵呵一笑,吐词清晰道,“不过薄先生,你不该带我来这里,你的未婚妻和我的未婚夫,都在外面等着呢。”

“你真的要嫁给沈司深?”他咬住下唇,一字一顿道。

“对啊,怎么了?”她挑眉道,“你能娶池梦舒,我就不能嫁给沈司深?”

“你知道沈司深是什么人吗?嫁给他,你会死得很惨。”他薄唇轻启道。

“谢谢薄先生的忠告,但我再惨,也不会比现在更惨了。”池暮呵呵的笑着,眼眶忽然涨红起来,“而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拜薄先生所赐。”

一瞬间,薄容衍身躯一震,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

池暮却一把推开了她,冷笑道:“所以,只要你离我远远的,我就能好好活下去。”

话音落,她转身就要离开。

薄容衍却忽然一把拉住她,将她按在墙上,愤怒的大吼道:“池暮,你别忘了,你已经是薄梓安的太太了,你一个有夫之妇,有什么资格嫁给沈司深?你配吗?”

池暮直视着他,冷哼道:“我为什么不配?五年前我和薄梓安只是办了婚礼,也没领证,没名没分,我想嫁给谁就嫁给谁,你管得着吗?”

“是吗?”他冷笑一声,忽然拿出一万块钱砸在她脸上,然后伸手将她身上的衣服“刺啦”一声撕碎,怒吼道,“那我现在就上了你,让沈司深看看你有多脏!反正你就是一个一万块就能随便上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