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他的爱太犯规_楚洛墨林子然_池梦舒

2020-06-01 12:01

他的爱太犯规第21章 他是灵感来源

白素婷刚死的时候,她也怀疑过是薄容衍下的手,但后来她去白素婷的疗养院调查过,这五年薄容衍对白素婷还算照顾,如果他想要白素婷死的话,白素婷也活不到那时候。

而白素婷死的那天,也只有赵琳雅去过疗养院,所以,她自然觉得白素婷的死,和赵琳雅有关。

毕竟薄容衍太了解她了,他知道,要是白素婷死了,他也困不住她了。

可如今赵琳雅的话,却让她疑惑了。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没必要骗你。”赵琳雅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或许你会觉得,薄容衍没必要杀死白素婷,但在我看来,薄容衍就是在精神病院折磨你折磨够了,想换点新花样折磨你呢。”

“呵呵。”听到她的话,池暮满脸嘲讽的笑了起来。

所以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她就是丰富生活的玩具?

看着她难过的表情,赵琳雅凑近她一些,冷哼道:“池暮,你不会还对薄容衍念念不忘吧?我告诉你,死了这条心吧,薄容衍爱的是梦舒,他要娶的人,也是梦舒,他巴不得你死了,给薄梓安报仇呢。”

说完,她大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池暮手捏成拳,指甲深深陷进了肉里。

她对薄容衍,早就没有期待了,她只想把这些年受的苦,以及她失去的,一点点的讨回来!

……

张总对池暮的设计很满意,她的婚戒的样戒,很快便做出来了。

当沈司深将那枚样戒递到池暮的手里时,池暮很开心。

沈司深拿出那枚女戒戴在她的无名指上,眯着狭长的眼眸笑道:“暮暮,你设计的婚戒很漂亮,咱们的婚礼上,就用这对婚戒吧。”

“换一对吧。”苏奈盯着戒指,却摇头拒绝了。

这对戒指的灵感,来源于薄容衍。

那年夏天,她第一次和薄容衍出去旅行,就是去的海边。

在浪漫的夕阳下,薄容衍在海滩上用沙子给她堆了一座很漂亮的城堡,然后用海草编了一枚很漂亮的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他说,只要她愿意,他回仝城便能娶她。

他说,他要帮她搭建一座公主的城堡,让她一辈子当他的公主。

他说,池暮,我爱你。

那晚的暮色很浓,海风很温柔,他的情话,格外动人。

可惜,所有的承诺,都随着薄梓安的死,化为了灰烬。

池暮将那枚取名为“暮色”的婚戒收了起来,朝沈司深抱歉的笑笑,便转身离开了。

她心情很不好,沿着仝城的街道走了半晌,一抬头,居然站在了帝都门口。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仿佛在这种灯红酒绿的环境里,她的悲伤,才能缓解一些。

就在她昂着头往自己嘴巴里灌酒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欣喜的声音,“暮暮!”

这声音……

池暮猛然转身,便看见穿着酒保衣服的苏歆瑶,满脸欣喜的朝她跑来。

她连忙冲上前紧紧抱住了她,满脸不可置信道:“歆瑶?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嗯,是我。”苏歆瑶红着眼眶点头道,“暮暮,能在这里遇见你,真的太好了。”

“嗯。”池暮这才松开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皱眉道,“你什么时候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既然出来了,为什么不来找我?”

苏歆瑶帮她从精神病院逃走后,被那边的领导惩罚,关在了精神病院的小黑屋里,不能和外界联系,她不敢靠近精神病院,也一直不敢去找她。

苏歆瑶苦涩一笑,开口道:“我一个月前就从精神病院出来了,是沈司深把我接出来的。”

“那顾凉川呢?他还好吗?”

“他做完手术,身体也慢慢恢复了。”

“嗯,那就好,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出了这样的事,我护士的工作做不了了,只能来这边工作了,工资还能高一些。”说到这里,苏歆瑶的脸上满是苦涩。

“没事,还有我呢。”池暮紧紧握住她的手,吐词清晰道,“你之前帮了我,如今你的事,我也不会置之不理的。”

“嗯。”她轻轻点头,眼角泛起了泪光。

池暮拉着她的手坐了下来,和她说了一晚上的话。

临走前,池暮满脸心疼的看着苏歆瑶,抿唇道:“歆瑶,你明天一定要联系我,我陪你去看看顾凉川。”

“好。”苏歆瑶点点头,眼眸里却满是苦涩。

她犹豫了许久,还是看着池暮说道:“暮暮,其实在你离开精神病院后,还发生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池暮疑惑道。

“我在精神病院,看见薄容衍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

“啊?”池暮怔了怔,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问道,“他去精神病院干什么?”

“去找你。”她说,“而且,他还把之前伤害过你的医生和护士,全部开除了,之前欺负过你的那些人,听说后果都很惨。”

“什么?”听到这里,池暮更加惊讶了,那些人不就是他派来的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苏歆瑶却拿出手机,找出几张模糊的照片,递给了池暮。

池暮惊呆了。

照片上的身影很熟悉,虽然很模糊,但能看出来,是池梦舒。她就站在精神病院门口,给院长塞了厚厚的一叠钱。

“这是我从监控室偷拍到的,原来这些年给院长送钱的人,一直是池梦舒,也就是说,对你下手,想要你死的人,很可能不是薄容衍,而是池梦舒。”

一瞬间,池暮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所以,她误会薄容衍了?

怪不得薄容衍在看见她的脸,听见她的嗓音的时候,会这么惊讶,怪不得他总是一次又一次的问她,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池暮猛然站了起来,朝苏歆瑶道了声谢,便一把抓起面前的照片,疯了般的跑了出去。

不行,她得找薄容衍问清楚,她必须知道,这些年将她害得这么苦的人,究竟是谁!她必须知道,这五年,他究竟在干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