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穿越之宫心计第6章 主角李琳琳朱允文

2020-02-11 09:17

穿越之宫心计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之宫心计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李琳琳朱允文,是小小蟋蟀最新为大家著作,正在奇热联盟火热连载中。本来是出去旅行的,怎么一不小心就死了?死了就死了吧,怎么又穿越了?咦,这个朝代好熟悉,有点像明朝??好吧,穿越了就穿越了,看我大闹天下吧!

《穿越之宫心计》 第6章 命运 免费试读

琳琳被家丁搀扶着走进闺房,秀儿打来热水给琳琳周身擦了个遍,总算清洁了的琳琳还在不断的“哎哟哎哟”的喊着疼痛,也许这就是她的宿命。

“琳儿你怎么跑出去了呢?你还没有康复!”肉身琳琳的母亲司马惠见女儿夜出李府,不由得担心起琳琳来,毕竟这是自己的心头肉,好不容易祈盼着琳琳能够苏醒过来,此刻又遍体鳞伤,作为母亲,心疼是自然的了。

慈祥的母亲与严厉的父亲形成显明的对比,李母身后的李父则大相径庭,用责怪的语气透出你爱的博大。“你大半夜的跑出去干什么?”琳琳的父亲李龚莲不由得对女儿的举动产生极大的怨气,这种怨气不仅仅是对女儿的责怪,更是一种关爱,李龚莲身为大将军即担负着对国的效忠又要面对身体衰弱的女儿,这位本有着将军的风范的父亲,一改往日对女儿的骄宠,严厉而透着爱怜的嗔责着琳琳。的确如此如此黑的夜晚,琳琳只身外出,要知道在那个朝代闺秀们白日出门即是少见,何况是夜半三更呢?

面对自己连姓名都不知的两位老人,琳琳满脸的疑惑,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境遇,接连几句“我。。。。”琳琳的确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才能让两位老人安心!心里七上八下的琳琳算计着,是否将自己身为二十一世纪的事实告诉他们呢?如果此刻将实情说出来,又会不会引起他们的猜忌?甚至会引来府邸上下对自己精神的重击,与其这样,不如先来个缓兵之计,来日方常!

转眼次日的曙光已经照耀大地,琳琳忍着伤痛对李龚莲和司马惠说“我想出去透透气”

司马惠看着伤痕累累的琳琳,满脸的忧伤,如果琳琳一切正常也许她会同意女儿的要求,但是,毕竟琳琳如今身体抱恙,又怎么能让琳琳自己外出呢?司马惠带着忧伤的面孔连连摆手:“琳儿,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啊,除了婚事挑剔外,一切都顺从娘的意,可这次是怎么了呢?”

琳琳听到司马惠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转而又被李龚莲的怒喊惊动“蓝府又来提亲,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李龚莲的喊声让琳琳为之间一震,没想到李龚莲如此大的脾气,琳琳如同受惊的小鸟般依偎在幔间,倦宿着四肢,生怕两位把自己怎样!

琳琳面对突如其来的气氛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理一直在嗔怪秀儿没告诉自己这提亲的事儿!

恼怒的李龚莲离开琳琳的房间,屋内只剩下琳琳与司马惠和秀儿三人,此里,琳琳才敢抖抖似醒非醒的脑袋,伸伸懒腰,问司马惠“蓝府是哪个府啊”。

司马惠用右手轻轻琳琳的面颊,“琳儿,蓝府就是蓝瑜彦将军的府上,你要嫁的就是蓝玟茂,也就是蓝将军的儿子,你现在失忆了,不过在你失忆前他们已经到我们府上提亲了,只是,你不同意,次日去了庙堂,回来就发生意外!”司马惠边说边抹着眼泪“本来以为你不会好了,可今苏醒过来,蓝府一听说就又上门提亲,你父亲也没有办法,毕竟蓝家要比我们李家实力大啊!”

琳琳此时变得异常的安静,她的脑中不断的回放着历史画面,在她的记忆中,这个蓝将军应该是历史上有名的蓝玉将军吧,莫非是他的后代?琳琳抬起头,双手握着司马惠问:“蓝玉不是被砍头了吗?怎么又。。。”

此时,司马惠对琳琳的话峰突转感到意外,但心想,也许是女儿身体刚刚恢复,加上失忆,对过去的事情有所意识而已,想到这儿,司马惠不由得有些兴奋,也许女儿的病情有所转机“蓝玉是被砍了,可是他还有后人啊,何况现在的皇太后就是蓝家的人,想扩大实力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看得出司马惠对这门亲事也很是不满,只是碍于老爷于蓝家的实力不得不答应。

琳琳看到司马惠为难的表情,心中对司马惠顿生好感,琳琳心想,如果是自己的母亲在此,也同样会用这怜惜的声音,爱抚的肢体语言表达对她的爱,但她万万没想到司马惠也能对她如此关怀,琳琳无法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正代替着司马惠的亲生女儿的角色。对这样的答复琳琳似乎还是不满,问司马惠“那如果不嫁给蓝家呢?”

琳琳的问题显然激起了司马惠对社会的不满,继尔对琳琳说“我们家在朝廷就多了个敌人”

“那就不当官呗!非要当啊,都不一定当多久呢?”琳琳对司马惠或者说对李龚莲的官场似乎变得很厌倦,至少对于现代的她来讲,对官场人员的行为与言语一直有厌恶的情结,如果说她的这句话只是对现代官僚的一种抨击,倒不如说是琳琳对有史以来的官场始终充满着敌意。

司马惠毕竟是李将军的夫人,又是大家闺秀,识大体,对琳琳的话显然充满着极其愤怒的不满意“琳儿,你怎么如此说话/?先皇对我家恩重如山,先帝杀了多少元老,可我家却依然如故,你父亲两代元老深得朝廷信任,你一句不当官就算了?真是太让为娘伤心了!”

的确如此,司马惠对琳琳的话语伤心至极,也许在现代,琳琳这句话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伤害,但是在过去,在明朝,那就是大逆不道,会遭天潜也不为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