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温若溪唐旭华小说最新 甜妻别惹我完整版

2020-02-11 15:18

甜妻别惹我

推荐指数:10分

《甜妻别惹我》中主要人物有温若溪唐旭华,由葫芦小金刚打造的现代言情小说,正在微阅云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昨天晚上是温若溪和唐旭华的新婚之夜,温若溪明明记得两人一夜旖旎,可为什么醒来的时候,她旁边躺着的却是唐旭华的小叔?就在温若溪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男人一把扯过来温若溪的胳膊,将她按在了身下,“你什么时候爬上我的床的,嗯,我的侄媳?”

《甜妻别惹我》 第三章 婚礼现场 免费试读

不再看两个人的神色,唐逸寒抿唇道:“那样的***不值得你伤心。”

说完,搂着她大步离开。

上了车,唐逸寒磁声在她耳畔道:“得知真相了,现在想跟我一起报复他们么?”

温若溪沉浸在痛苦的思绪中,没回过神来。

唐逸寒脸色冷沉了几分:“为那种***伤心?”

他嘲弄的语气让温若溪白了脸,她并不是有多舍不得唐旭华,只是实在接受不了未婚夫和妹妹联手陷害她的事实。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温若溪抿唇,眸中满是坚毅:“谁说我为了他们伤心的,我只是为自己不值!”

“这还差不多。”唐逸寒面色缓和了些许。

到了半路,温若溪便要求下了车。

她记得这里是曾经大学同学加现同事小月的家,她曾来过一次。

她给小月打个电话,“喂,小月,是我,温若溪。我最近有些事,能不能在你家暂住几天?”

那边闻言,立即慌道:“不行啊,若溪,我这几天有点事也没在家住。我还有事,先挂了啊。”

在她匆忙挂电话时,温若溪听见里面嘲笑的声音:“小月,你干嘛说谎啊?”

“你不知道,白养一个人多麻烦!”

电话啪的一声被挂断,温若溪心里酸涩的厉害。

现在就连她的好朋友都对她避如蛇蝎么?

算了,既然这样的话,她另想办法吧。

只剩半天时间她也来不及租房,只能暂时在旅馆住下。

……

次日清晨温若溪刚到公司,就看见温嘉琪站在门口。

温嘉琪将看见她得意一笑,将请帖塞到她手里:“姐姐,我马上就和旭华结婚了,我是来给你送请帖的。”

温若溪只觉得手中像握了一个烫手山芋。

温嘉琪看见她表情,笑得更得意了,“姐姐,你肯定会去祝福我和旭华的吧,可不要做缩头乌龟啊。”

说着,她得意的转身离去。

温若溪怔怔的盯着手中请帖,心里酸涩的厉害。

唐旭华,你真够可以的,前脚刚出轨,后脚就订婚。

这是都多饥渴!

不是想让她出席么?她不仅要出席,还要风风光光的出现在这对渣男贱女的婚礼上!

温若溪捏紧了那张邀请函,眸色渐渐清冷。

手机铃声在这时响起。

她接起后,唐逸寒磁性的嗓音传来。

“温小姐,你也接到请帖了吧?三天后,我会去接你一起参加婚礼。”

低沉动人的嗓音,与其说是商量倒不如说是命令的语气。

温若溪苦涩的笑了,她还有其它选择吗?

“怎么,温小姐不会是不敢去参加前未婚夫的婚礼、不愿意了吧?”

唐逸寒明显不悦的语调传来,温若溪迅速而坚定的打断他,“我愿意。”

既然他们约她过去,她就好好过去,她温若溪怎么也不能被他们看低了!

婚礼那天,温若溪请了个假,特意打扮了一番,一下楼便认出楼梯口那辆骚包的蓝色玛莎拉蒂是唐逸寒的。

车门拉开,一身合体西装、戴着墨镜的唐逸寒下了车,摄人风华瞬间让周围一切黯然失色。

他帅气的摘下墨镜,锐利的眸在温若溪身上一扫,俊眉不满的皱起。

“你就穿这一身?嗯?裙子太长,颜色太淡,项链手链都不够抢眼!”

温若溪被他打击的无语,她去参加婚礼又不是去当新娘!

唐逸寒对将从头到尾挑剔打击一番后,果断落下一句:“都要换!”,说着伸手不容拒绝的拽着她上了车,径直驶向一处顶级造型室。

一小时后,见温若溪艳光四射的走出来,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她直奔教堂。

教堂中,温嘉琪见她久久不来,正望着门口,嘲讽的想着她是不是不敢来了?

正欲转身,忽闻一阵惊叹,看见突然出现在门口惊艳抢眼的温若溪以及她身旁帅气邪魅的唐逸寒,顿时嫉妒不已。

温若溪今天穿了一身桃红色抹胸裙,短裙外朦朦胧胧的罩了层同色细纱,配上艳丽的深蓝色珠宝,挽起的长发,以及娇美白皙的脸庞,不仅不显得艳俗、反而美的惊心动魄、无比抢眼。

所有人都看呆了,完全忘了新娘新郎。

唐逸寒上前,很绅士的牵起温若溪的手,走到温嘉琪和唐旭华面前。

温若溪看到唐旭华和温嘉琪身上婚服,强忍下心头酸涩难过,牵起一抹笑容。

“妹妹,妹夫,祝你们新婚愉快。”

那样的笑容,美艳与清纯并存,仿佛彻底释怀。

她越是这样,温嘉琪和唐旭华就越是生气!

“若溪,你这么喊就不对了。”

唐逸寒搂着她,在她耳畔轻笑。

不对?温若溪迷惑的看他一眼,只见他唇角一勾,笑容愈发邪魅迷人:“旭华是我侄子,你怎么也该叫侄子、侄女才对。”

温若溪闻言,又看见唐旭华一阵青一阵白的脸,顿时忍俊。

片刻,她弯起眼角:“嗯,侄子,侄女,婶婶祝你们新婚愉快,长长久久。”

喊完心里别提多畅快了,能叫这渣男侄子,简直再爽快不过了。

“旭华,见了你婶子,怎么不喊?”

唐旭华脸都憋红了,看着唐逸寒暗含威胁的锐眸,却不敢反驳,温嘉琪脸色也彻底变了,伸手指着一旁偷笑的温若溪:“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

见不少人看来,她大声道:“不要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们俩做的龌龊事!温若溪,你新婚之夜背叛旭华、爬上唐逸寒的床,现在还来骂我和旭华,我都不屑于有你这种姐姐!”

唐旭华的父母、以及温父温母也走上前,见温嘉琪一脸委屈的哭着,他们不敢指责唐逸寒,都把矛头转向温若溪。

“若溪,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妹妹?要不是你红杏出墙在前,也不会逼得旭华和嘉琪在一起,你不能因此就在婚礼上骂他们啊!”

唐母痛心疾首。

唐父也掺和进来,“你背叛了我家旭华、还不允许他娶别的女人,你非要把他逼上绝路才甘心吗?”

宾客们闻言,纷纷对着温若溪指指点点。

各种羞辱谩骂钻入温若溪耳内,她攥紧了双手,胸口不断起伏着。

正欲开口,一道低沉凌厉的嗓音陡然响起。

“恐怕,事情的真相不是这样的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