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夺心总裁别纠缠 洛安然厉至琛小说

2020-02-11 18:17

夺心总裁别纠缠

推荐指数:10分

《夺心总裁别纠缠》主人公叫洛安然厉至琛,由小面包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她以为她捡回来一头小绵羊,谁知,竟是头恶狼。夺走她的心,却还毁了她的一切。她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好好活着,拿回属于我的一切!但,what?恶狼竟又变成跟在身后纠缠不休的小奶狗?洛安然怒吼一句:“有多远滚多远!”

《夺心总裁别纠缠》 第22章 重新出发 免费试读

“这么说,是不肯卖了?”厉至琛微微一顿,端起桌子上的咖啡,顺手扯了扯领带。新开发的度假村刚刚动工,没想到这里原来的一栋无人居住的别墅的主人竟然发话说不能动别墅。

这个项目是厉至琛公司今年最大的项目之一。无数投资与心血都压在上面,且不说公司打算明年在香港上市的事情,其他几个投资人要是看到这样的场面,肯定都是不太开心的。

绝对不能出问题。

关键是对方拥有这片土地的终身产权,如果没有特殊原因直接开动,只怕到时候会闹上法律程序。

而且对方还直言表示,如果他们敢动这房子一下,那么就法庭见。

厉至琛敲了敲桌子,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反复琢磨着,忽然抬头说:“去约对方商谈。”

程羽头疼的摇了摇头,小声说:“厉总,这个我已经跟对方说过了。对方说了,怎么样都不会卖的。”

“我们的项目早就已经准备妥当,招标书都已经发出去了,这个时候,说什么也要拿下来那个地方。”厉至琛冷声开口。

程羽颇为难堪的抬头看了一眼厉至琛,似乎是没有主意了一般。

厉至琛闭着眼睛往后看了看,微微抬眼说:“跟对方说,我们抽个空见一面。”

“厉总,您要亲自过去见对方吗”程羽低头快速的翻看了几页厉至琛的行程表,摇了摇头说:“可是您这几天的行程都已经满了。”

厉至琛当然知道这件事情。苏氏集团马上就要准备入驻杭市,而他们公司却连上市都还没有上市。虽然现在看来公司无论从资质水平还是业务内容,都要比苏氏集团来的宽广和有潜力。但是潜力毕竟是潜力,不如苏氏集团是上辈人留下来的产业。

虽然苏氏集团在国内时间入驻的时间并不比厉至琛的公司长,但是其优秀的国外资源在某些方面肯定要比他们有资质。

正是如此,他才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现在是喉咙眼的关头,不管怎么样都要拿下那个项目!

“行程在给我调一调吧,抽出一上午的时间,我们去见见对方。顺便也去实地考察一下。”厉至琛站起来,转头对程羽说。

程羽跟在厉至琛身边五六年,可以说是自从厉至琛一开始着手创业她就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相处,程羽自然对他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

自家上司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只要是决定了的事情,绝对不会在做更改。一开始公司起步的时候,遇到了不少难题,也吃了不少的闭门羹,但是厉至琛却从不曾放弃过一下。

程羽联系的很快,对方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极其爽快的就答应了要跟厉至琛见面。

并且还指定好了时间和地点。

地点就在市郊区的那一片未来厉至琛公司的度假村旁边的一个小村子里面。约好的时间是下午的四点半。

厉至琛看着窗外飞驰后退的景物,微微眯起眼睛,这里,好像有着一股极其诡异的熟悉感。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远处的岚山风光无限好,被落日的余晖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近处是一大片烟波浩渺的巨大湖泊,号称是杭市的生命之泉,其实倒也不为过。

好像曾经来过这里……

下车的时候,面前是一家极其老旧而又充满了复古时代感的咖啡厅。

看到咖啡厅如果还不能让厉至琛想起什么的话,看到咖啡厅外面的红墙上用粉笔胡乱写着的字,他就顿时明白了。

什么都明白了。

心里顿时涌现出无限感慨。

程羽问厉至琛要不要跟过去,厉至琛挥了挥手拒绝了,“不必了,我已经有办法让对方放弃了。”

咖啡厅里面正在放一首极其老旧的英文歌曲。唱歌的女人早就已经逝去,成为了世界乐坛的一大传说,却不曾想过很多年以后还会有人愿意放她的歌曲。

十分低沉缓慢的拍子,唱的是一首无法割舍爱人的情歌,曲调缠绵,音线更是婉转哀鸣,让人无法忽视。

服务员看到厉至琛惊讶了一下,比对着手上的资料,试探着问道:“是厉先生吗?”

“是。”厉至琛颔首,四处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某个人。

服务员笑了一下说:“那位小姐说在楼上等着您。”

“谢谢。”厉至琛颔首,臂弯里夹着外套,踩着“吱呀”作响的楼梯慢慢走上去。

楼梯是深色的橡木材质的,虽然年头已经不早了,但是却依旧坚固耐用,富有光泽。丝毫没有见到损坏的痕迹。

楼上采光很好,夕阳西下十分,可以看到远处岚山的云雾飘渺,泛着淡淡金黄色的云雾,实在是看着无比舒服的。

窗边的桌子旁边,坐着一个穿着淡蓝色长裙的女人。女人撑着手臂低头喝咖啡,一张精巧素净的面孔,摒弃了化妆品的精雕细琢,显得格外干净舒服。

厉至琛微微一愣,女人旋即抬头,冲着他微微一笑:“厉总,来了?”

“洛安然?”厉至琛略感疑惑,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开什么玩笑。”

“没有开玩笑哦。”洛安然轻轻抬起手臂,拿起咖啡杯子吹了吹,轻轻啜饮了一口:“这栋房子,是黎欢的财产。黎欢拜托我无论如何都要留下它。毕竟,这里面还有我跟她很多美好回忆呢。”

“黎欢?”厉至琛揉了揉额角,颇为头疼的坐下。

怎么就忘了还有这茬?黎欢跟洛安然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怎么就没有人告诉过他,这栋屋子的产权所有人是黎欢呢?

洛安然颔首,淡然开口:“是啊,黎欢现在人在美国留学。所以,她就委托我来跟厉总谈一谈。”

“在呢么了?看厉总的样子,似乎是很不想要跟我说话似得。”洛安然冷笑连连。

“需要多少钱?”厉至琛开门见山,丝毫不带任何的犹豫。

洛安然挑了挑眉,摇头笑了起来:“真是不好意思啊,就算是厉总倾囊相授,我也不会卖掉它的。”

她伸手抚摸了一下斑驳的墙壁,语意温柔:“这是任何东西都买不到的。”

“所以,你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卖了吗?”厉至琛脸色陡然沉下去。

洛安然颔首,意味深长地抬头看着窗外流云与夕阳,嘴角露出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笑容:“是啊,难道厉总不怀念这里吗?这里,可是有很多的——”

“够了。”厉至琛出声喝止,“够了,洛安然,我们就事论事。”

洛安然微微眯起眼睛,不怒反笑,盯着厉至琛的表情看了看,倒是显得很是满意:“哦,原来如此。厉总原来就这么害怕提到过去的事情。是因为连自己都觉得有些于心不安了是吗?”

“你快乐吗?提到过去的事情,你就会开心吗?”

洛安然耸了耸肩,微笑道:“厉总言之有理。只不过呢,对我来说,这段回忆是愚蠢的,而对厉总来说,这段回忆是不可原谅的,是吗?”

厉至琛冷冰冰的注视着洛安然,忽然觉得心中一动,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安然,重新开始吧。你这次回来,不就是想要重新开始吗?竟然想要重新开始,又何必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洛安然,我们两清,我不想找你的麻烦。”

“是啊,我是想要重新开始的。”洛安然撇了撇嘴:“可是,揪着过去不放,一直想要来找我的麻烦的人,应该是厉总吧?”

她撑着头看向窗外,目光之中略显黯淡,“回忆这种东西呢,是好东西也是坏东西。我想要忘掉坏的东西,可是却偏偏有人想要让我想起了不好的东西。我想要留住仅存的美好,可是却没有人愿意给我机会。厉总,你说是不是很可悲,很可笑?”

厉至琛只是静静地听着,沉默不语。

洛安然笑了笑说:“当然咯,对厉总这样的人来说,大约某些事情想要忘记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吧。其实我有的时候还是很羡慕厉总这样的人的,说无情就能翻脸无情,就连说谎的时候的,都好像说的情真意切。”洛安然

抬眼看了一下厉至琛,扑哧一声笑了:“不好意思啊,我不是在说厉总虚情假意。只是单纯的……有感而发而已。”

“我要的结果呢?”厉至琛抬头看想洛安然,一字一字问:“我想要的东西呢?”

洛安然低垂眼帘,轻轻说:“我不是不想给厉总面子。只是实在是……无能为力。”

“就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坚守住的东西,我也有。这是我心底最后一片净土,我不可能放弃的。哪怕是……死。”

厉至琛微微一阵,旋即皱眉。他站起身,低声说:“洛小姐,希望你不要为了这一点点虚无缥缈的精神幻象而消沉下去。告辞。”

他走的坦然而利落,洛安然盯着他离去的方向看了许久,方才微微笑了笑:“你也是,厉总。”

不要为了虚无缥缈的东西,消沉下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