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州月林嘉木的小说割舍全文在线阅读

2020-02-12 09:15

主角是卢州月林嘉木的小说正在本热门连载中。该小说叫做《割舍》,作者是三杯二锅头。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观看。小说段落试读:没有星光,暮色愈加凄迷,那种暗沉沉的黑,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

割舍
推荐指数:★★★★★
>>《割舍》在线阅读>>

《割舍》精选章节

没有星光,暮色愈加凄迷,那种暗沉沉的黑,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

他来了,卢州月远远地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路虎,突然一下很头痛,不想靠近它。

那个女人一定也坐过这辆车吧,甚至,还在车上做过什么。

各种不堪的画面在她脑子里来回,直到车停在眼前。

她正想跑,却被从驾驶室跳下来的林嘉木一把搂住,老婆,你别这样,有什么话我们回家说,然然正和人热恋,咱们就别跟这儿打扰了好不。

林嘉木这话倒是实在话,想李然然母胎solo三十载,好不容易遇到个跟她奇葩三观吻合的宋子年,确实该把时间留个她。

于是冷冷推开他,直接钻进了车后排。

他拉住她,坐前边儿。

她笑笑,算了吧,那女的肯定坐过。

林嘉木一窒,便不再说什么了,灰溜溜上了车。

李然然家在西边儿,离卢州月家不堵车也得四十来分钟,这期间,两个人都是沉默的。

林嘉木看了她好几眼,她都以冷漠回应,两个人谁也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时间过得很煎熬,等到了小区,他把车停好,却没马上下去。

卢州月问,怎么了?

他说,我跟她摊牌了,以后不会再见面了,请你原谅我,老婆。

她勾着嘴角笑了下,心里没有太大感觉,只是想不明白,两个人好好的怎么就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想了一会儿,没有答案。

她也没理他,直接就上楼去了。

这个点,林兰峰已经睡了,黄芳还在和老姐妹煲电话粥,见儿媳妇回来,急切的问,小月,阿胶买回来了吗?

卢州月一愣,不好意思,妈,我今天

买了,上好的阿胶!

林嘉木从背后走过来,将红色袋子放餐桌上,在小月单位楼下买的,就剩这两盒了。妈,都快十一点了,你先去睡觉吧,明天再做。

黄芳打开盒子看了下,挺高兴的样子,又对卢州月道,小月,妈明天多做些,也给你补补哈!

卢州月点点头,心里一阵酸楚。

这么好的婆婆,离了林嘉木,打着灯笼都难找了吧。

晚上,林嘉木仍旧睡书房。

卢州月洗了个澡,躺倒在床上,不想半夜发起高烧,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

早上九点,不见卢州月出来,林嘉木只好进了卧室,见她还躺床上,就走过去碰了下她的脸,顿时吓了一跳。

老婆,老婆!

他推了她两下,她像是醒过来,虚弱中还带着怒气,林嘉木,混蛋,你走开!

他叹口气,从抽屉里取了温度计放进她腋窝,一边焦急的在那儿念叨说自己是个混蛋,她听在耳里,一阵心酸。

嘉木,快叫小月出来吃饭了。

黄芳在外头喊。

妈,小月发烧了,三十九度。

什么!黄芳搁下碗,急急忙忙跑进卧室,瞪了他一眼,又转头去客厅找药,找了半天没找着,命令林兰峰马上下楼去买。

林兰峰也没耽误,麻利儿的穿上鞋出门了。

黄芳这边又赶紧倒了杯温水,跑回儿媳卧室,指着林嘉木的鼻子就骂,你这混小子,整天就知道打游戏,你是怎么照顾你媳妇儿的,啊?!作为丈夫,你简直太失职了!

林嘉木也不辩驳,只握着卢州月的手,一脸怂相。

妈,你别说他了,这跟他没关系。

见他那副样子,卢州月心里也不痛快,虚弱的说了两句,费力的把手从他手里挣脱出来。

黄芳看在眼里,轻不可闻的叹息一声,坐到她床头,心疼道,小月啊,工作别太拼了,多花些时间在家里,单位那边你公公会去说的,你好好养身子要紧,啊。

卢州月笑了下,妈,没事的,我休息下就好了。您去忙您的吧。

说完就听到手机铃响。

是林嘉木的,他看也没看就掐了。

黄芳看他一眼,也没说话,只是那个表情,叫卢州月怀疑,她是不是知道什么。

接着短信的声音又响起来,连着几条,叮咚叮咚的,他仍没理会。

卢州月就说了,不接电话至少也该回复一下吧。

我老婆都病了,我没那个心思。

听他这么说,卢州月更觉心酸。

正想说点啥,林兰峰回来了,在外头喊林嘉木出去。

林嘉木愣了一下,跟卢州月说了声便出去了,只是,又把手机落在了床头。

好巧不巧,电话就这么震动起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