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许清欢萧霖免费大结局 庶女毒后完结小说

2020-02-12 09:17

庶女毒后

推荐指数:10分

庶女毒后中主要人物有许清欢萧霖,是作者烬夜所著的古言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天煞孤星,生来克亲,不得善终。许清欢应了这句预言, 克得满门抄斩,自己不得好死。含恨重生,决意逆天改命!从小小庶女一路扶摇之上,素手翻腾在九州掀起动荡风云。原想一生放纵不羁爱名利,却一不小心招惹了几朵烂桃花。不怪亲王太高冷,只怪殿下太腹黑。他步步为营,将她拖入他的完美陷阱,再无翻身可能。啊,老天爷!她只想做一个腰缠万贯的商海奇女子,怎么就这么难?

《庶女毒后》 008 雏凤新生,逆天改命(8) 免费试读

黑衣男子,正是在许清欢被绑架时,出手相助的那位。

一连被救了两次,还都是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许清欢心绪复杂。

“好像每次遇见你,我都是这般狼狈。”许清欢苦笑一声。

男子拨弄着篝火,冷然出声:“接连被追杀的忠肃侯府之人,是够狼狈。”

许清欢对男子的挖苦,不置一词。

她如今这般模样,哪里配说自己是忠肃侯之女?只怕传扬出去,都要丢了父亲的颜面。

许清欢自嘲一笑:“是,我的确不配做忠肃侯府之人。”

山洞里恢复静谧,只有柴火燃烧的声音在噼啪作响。

男子突然站起身,朝洞外走去。

许清欢盯着他的背影,却不敢挽留半句。

他要弃她不顾了吗?也对,她如今断了腿,成了个残废。谁会拖着一个累赘自找麻烦?

许清欢紧抿着嘴唇,面色惨淡。孤零零地躺在那里,看着头顶的礁石。

过了几刻钟,许清欢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忽然,洞口突然传来声响。

许清欢猛地侧头,却见黑衣男子去而复返,手中还用木叉窜着两条死鱼。

“你,你不是走了么?怎么还会回来?”许清欢犹觉不可置信。

男子秉持冷漠,径自走到篝火边,翻烤起鱼来,不到一会儿鱼香四溢。

“咕噜”一声,许清欢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惹得男子侧目一看。

许清欢面上羞赧,下意识地捂住肚子:“不,不是我发出来的,你,你别看着我。”

说完,又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她这跟不打自招有什么区别?

男子隐匿在面具之下的凤目,闪过一丝寡淡的笑意。

拿起烤好的鱼,走到许清欢面前。

许清欢仰躺着,瞧着面前过分高大的男子,只觉得倍感压力。

她的视线,落在那烤熟的鱼肉上,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

“那个,我自己吃就好了,你给我罢。”许清欢也不管羞臊,朝男子伸出手。

未料,男子却突然将鱼肉高高悬起。

“你”许清欢瞪圆了双目:“你莫不是想吃独食?这山洞就我们二人,要是我被饿死了,有你什么好处?”

照着黑衣男子古怪的性情,也不是没有可能。

许清欢不甘示弱地瞪着他,却见男子突然在她面前蹲下身,将鱼肉在她眼前晃荡。

“留着你,对我又有什么用?”男子阴测测地开口。

“咳咳”许清欢未曾想到会被反将一军,脸色一时精彩纷呈。

她咬了咬牙,半晌硬着头皮道:“留着我,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日后我定会做牛做马的报答你。要是把我饿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恩公,你说对不对?”

许清欢这一声“恩公“喊得实在是顺溜。

男子不动声色,似是在思量。

就在许清欢快要被馋死的间隙,男子大发善心,掰下一块鱼肉放在许清欢嘴边。

“吃。”

许清欢实在饿得发紧,就着男子的手,就将鱼肉咬了下去。

鱼肉没有加任何佐料,吃起来寡淡无味,却让许清欢觉得是世间最美味的东西。

她吃着吃着,突然眼眶发红,一行清泪猝不及防地滚落了下来。

“哭什么?”男子眉头一蹙:“就为了一条鱼,没出息的东西。”

男子嘴巴甚毒,却是伸出修长的指尖,将许清欢眼角的泪痕抹干。

许清欢抽了抽鼻头:“我没哭,我是觉得鱼肉太好吃了,一时间情不自禁。“

许清欢这么说着,泪意却始终停不下来。她咀嚼着美味,眼里却在落泪。

末了,还冲男人龇牙咧嘴:“你以后多烤点鱼肉给我吃。“

许清欢的声音沙哑,还透着几分软糯,听起来似是撒娇一般。

“不。”男子手一顿,拒绝得干脆利落,转身就走。

“恩公,那个我还没吃饱呢。“许清欢在背后使劲叫唤,却再也叫不回男子。

山洞宽大,许清欢被放在干草席之上,旁边是烧得旺盛的篝火。

但是疼痛的大腿,却让她遍体生寒。

“你睡了吗?”许清欢咬着下唇,试探性地开口。等了半晌也没等到回音。

她将十指侧握成拳,硬生生地忍着这一份疼痛。

每刺痛一分,她心里的恨意就多一分。

脑中都是那些面目可憎的脸,不断地摧残着许清欢的神经。

许清欢脑壳生疼,直到许久才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

“许氏没谋反..为什么…恨你..萧…”

模糊不清的呓语,从许清欢的口中发出来。

她脸色苍白,紧紧地闭着双目,那痛苦的神情,似是做了噩梦。

男子注视着她的睡颜,眼神些许复杂。

伸出手,想抚平她眉间的褶皱。

却不料,手腕突然被抓住。

许清欢豁然睁开眼睛,口中大喝:“不要!”

许清欢眸中残留惊恐,等到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正紧紧地抓住黑衣男子的手。

“抓够了?”男子幽幽道。

许清欢面色一臊,急忙将他放开:“够了够了。”

天杀的,这是什么个情形?她怎么会抓住男子的手?

许清欢啊许清欢,你莫不是糊涂了?

男子将一碗黑乎乎的汤汁,放到许清欢的嘴边,那呛鼻的味道熏得许清欢作呕。

“这是什么东西?”许清欢皱眉。

“毒药。”男子随口接上。

许清欢闻言,嘴角一挑:“只要是恩公给的东西,就算是毒药我也喝。”

说着,将那碗药汁一饮而尽。

只是那味道,呛得许清欢几乎想落泪。

她吐了吐舌头,瞧着男子:“恩公,你真该尝尝这味道。保准让你毕生难忘。”

不出所料,许清欢的多嘴男子通通无视,背过身就朝洞口走去。

许清欢已经不知道在山洞里呆了多久,腿上的木板已经拆卸。

黑衣男子神出鬼没,并不时常呆在洞里。

许清欢坐直身体,攀着山洞奋力地站了起来。

她单脚着地,艰难地挪动着脚步,朝洞外走去。

刚走到洞口,突然踩到一块滑石,身体不受控制地朝前扑去。

完了!许清欢心里哀嚎。

突然面前黑影一闪,许清欢直直地朝他扑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