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爱久终成疾小说 瞿博霖林颜榆第9章

2020-02-12 12:22

爱久终成疾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爱久终成疾》是来自作者小莫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瞿博霖林颜榆,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年少时,瞿博霖是她的一缕清梦,她无数次捡起被他丢在垃圾桶的情书,对着瞿博霖喊道:“你等着,我迟早有一天会让你喜欢上我吧。”瞿博霖眉头微微皱起,无奈道:“你能不能放过我。”后来,他折断了她的双腿,亲自送她进入了地狱,从此她度过了生不如死的三年。三年后爱着瞿博霖的那个林颜榆死了,男人咬牙切齿,“林颜榆,你怎么敢放弃我。”

《爱久终成疾》 第9章 是不是还喜欢她 免费试读

  “噗通!”

在林颜榆正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道身影快速向自己游了过来。

她下意识伸出手挽住了对方的脖子,对方楼近林颜榆的腰带着人快速向上游去。

翡温玉抱着林颜榆从水中站了起来。

看到翡温玉的一瞬间陈鸿飞立刻站起身,怒睁着衣装眼质问道:“温玉!你这是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救得是谁。”

“那是林颜榆,是害死温温的罪魁祸首!”

陈鸿飞吼完,翡温玉低头看了一眼还在自己怀中剧烈咳嗽的林颜榆,微蹙的眉心闪过一丝不忍。

“我知道她是谁,鸿飞我不是在帮她,是在帮你。”翡温玉有突然来的一句话让陈鸿飞异常的不解,看向翡温玉的目光中带着浓重的复杂情绪。

“你这是什么意思?”翡温玉没有回复陈鸿飞的问题,抱着林颜榆从水中走出,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将人放下。

跟来的助理忙取来一条毛巾递给翡温玉:“先生,干净的。”

翡温玉拿过毛巾浮着林颜榆有依靠在自己身上,帮着她擦了擦脸上的水珠。

“林颜榆你现在不能动,也动不得,我这是为你好。”翡温玉的话不温不火,语气平淡,只是在帮林颜榆擦拭的时候手还是下意识颤抖了一下。

因为她身上的伤实在是太多了,那会儿在水中或许还不明显,可就这一小会,不住冒出的血珠就像是要将她身体内的血全部都流干一样。

林颜榆因为失血过多,素净的脸色越发的苍白,看得人于心不忍。

她的记忆有些模糊,只能感觉到周围有人在说话,并不能清楚是谁。

“不许你这样对她!她不配。”陈鸿飞看不过翡温玉这样对待林颜榆,上前一把将翡温玉手中的毛巾打掉。

另外一只手伸出便准备要将沙发上的林颜榆扯下来。

翡温玉忙上前拦住陈鸿飞。

“你先冷静一点,这里是暗夜,谁的地盘你不是不清楚,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翡温玉皱紧没有,沉着一张脸提醒陈鸿飞。

“你是不是还喜欢着这个女人?”陈鸿飞直接避开翡温玉说的一些列的大话,直直的看着翡温玉的眼睛。

“我没有。”翡温玉皱眉下意识的回绝,视线却下意识落在了林颜榆身上。

陈鸿飞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他连连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嘲讽。

此刻的陈鸿飞才不愿意去管这事谁的地盘,他只在乎他的感受,一把将翡温玉推开,陈鸿飞怒狰着一张脸训斥翡温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翡温玉你不配做温温的哥哥!”

语闭他的视线到了身后不远处的林颜榆身上,深深的看了林颜榆一眼,陈鸿飞冷哼一声转身出了门。

今天的事没完,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

房门被砰的摔在墙上,陈鸿飞一走包厢内更加安静了几分。

翡温玉侧眸看了一眼众人,众人忙领悟纷纷作鸟兽离开。

翡温玉的视线再次落到林颜榆的身上,那个女人还在昏睡中,她现在需要医生。

上前正准备脱下外套,脑海中却是突然浮现出不久前自己给林颜榆外套时的场景。

脱到一半的衣服再次穿回到身上。

翡温玉上前直接将林颜榆抱在了怀中,她的身体很轻,轻到让人感觉不到重量。

门外有脚步声快速接近,翡温玉没有移步,目光却是望向了门外。

瞿博霖听完手下传来的消息,不知为何,竟然放下手上的工作赶了过来。

他的视线在触及林颜榆被翡温玉紧紧抱在怀中,湿漉漉的样子时,眼神越发复杂起来。

在最初的意外过后,只剩下满满的厌恶。

这个女人总是这样,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想着扮可怜,来引起男人的注意。

“瞿少,她受伤了,我能不能带她去看医生。”翡温玉面无表情,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瞿博霖。

瞿博霖收回视线,凉凉的瞥了一眼翡温玉,唇角掀起一抹冷笑:“怎么,我这是缺医生吗,还要劳烦翡少爷来管我的人?”

他的那句我的人咬字很重,就像是下意识在宣誓着什么。

翡温玉抱着林颜榆的手骤然收紧,眉心微蹙,情绪有些复杂的低头看了一眼林颜榆。

她现在是暗夜的人,自然也是瞿博霖的人,翡温玉虽有心带林颜榆走,却被她拒绝了。

瞿博霖不愿再看两人依依不舍的画面,侧头命令道:“将人带过来。”

身旁的助理忙上前冲着翡温玉伸出了手。

翡温玉嘴唇微动,手臂想要收回,最终还是将人送了过去。

“等下。”在助理的手即将接过林颜榆的时候,瞿博霖突然出声打断了他。

两道目光齐齐的落到了瞿博霖的身上。

瞿博霖上前从翡温玉的手中接过林颜榆,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包厢:“翡少还少少接近这个女人为好,这是我的忠告,请你记牢。”

语闭瞿博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走廊一角南城目光复杂的看着瞿博霖抱着林颜榆进了电梯。

那是只属于瞿博霖一人的电梯,能够直达暗夜的顶层总统房,哪里也是瞿博霖长年定居的地方才,除去保洁人员,南城都不成被允许上去过。

林颜榆只觉得身上一阵冷一阵热,麻痒的感觉遍布全身。

落地窗前忽明忽暗的火光,就像是此刻瞿博霖的心情。

看着床上毫无生气的林颜榆,就像是一个失去生命的残破娃娃。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恨林颜榆的,可看到她这样。

他突然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命令道:“马上让人上来,将这个女人丢回去,放在这里真是碍眼!”

相对于瞿博霖的喜怒无常,那边的人根本不敢多言,没多久便有人上来,将林颜榆带了下去。

林颜榆感觉自己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

她睡的很不安稳,梦境中她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时。

只因为瞿博霖的一句玩笑话,她将自己留了十几年的长发毫不留情的剪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