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战神全文阅读-绝世战神小说章节

2020-02-13 06:02

《绝世战神》全文阅读就在本文学。韩念全新力作《绝世战神》主角是陈北林晨,作者是韩念。小说情节一波三折,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自从陈北被说成是杀兄罪人的那时开始,林萧就不相信,对于陈北的人品,林萧坚信。

绝世战神
推荐指数:★★★★★
>>《绝世战神》在线阅读>>

《绝世战神》精选章节

“妈,我没有。”陈北说道。

“你没有?”夏英怒火冲天,指着手指头责骂:“你没有?他们会抓你,你没有?这五年去哪儿了?”

“夏英,我相信北儿是冤枉的,我们看着北儿长大,北儿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吗?”自从陈北被说成是杀兄罪人的那时开始,林萧就不相信,对于陈北的人品,林萧坚信。

“北儿,还没吃饭吧!我们爷俩好久没一起喝酒了,进去陪爸不醉不归。”林萧不顾夏英的冷眼,拉着陈北进了四合院。

“爸,是谁来了,叫他过来和我们一起坐。”四合院里搭着的帐篷里,中心的那一桌,一个生的水灵清秀的年轻女孩说道。

“林晨,你看看,是谁回来了。”林萧拉着陈北直接走到林晨面前,神情激动。

林晨回头一看,突然的木讷,瞬间变成惊疑:“陈北,你怎么回来了?”

没等陈北说话,和林晨同坐的七大姑八大婶,看到陈北后,一个个就像看到鬼一样的眼神一般。

“原来是那个杀自己亲大哥,对嫂子意图不轨的杀人犯,不是说会被判无期吗?”

“对啊,我在新闻里也看到了,是无期。”

“不会是逃出来的吧!”

面对众人针对的猜疑,林晨顿时满脸尴尬,以前在众人面前,让她挣足了面子的陈北,此时此刻,却让她颜面扫地。

“晨晨,长高了,更漂亮了。”陈北除了习惯炮火硝烟之外,更知道自己现在的地位,是不屑和面前这一群普通人斤斤计较的。

林晨眉头绷紧:“陈北,你跟我进来,我有话和你说。”

屋里,林晨连看都不看陈北一眼,语气冷漠僵硬的说道:“陈北,叫你进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们之间再无可能,我已经有了未婚夫,刚刚就坐在我身边,你回来了,也不要到家里来住,我不想,我还有我家和你有半点关系。”

“晨晨。”陈北想不到曾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跟在他身后喜欢粘着他的林晨,此刻会和他说出这番话。

物是人非,陈北意料之中。

却没料到,林晨也会不相信自己。

“别这么叫我,会让他们笑我的,懂吗?”林晨目光冷漠,转身出屋回到座位上。

目睹林晨绝情离开的背影,陈北心里苦涩,却也尊重林晨的选择,毕竟他已经离开了五年,而且还是以一个杀人犯的身份被抓入狱。

陈北已经回到座位边,坐在林晨身边一个戴着眼镜梳着卷发的青年男人张伟,听到陈北叫晨晨,心里就极度不爽,一副不屑陈北的表情,说道:“晨晨,怎么不介绍一下?”

林晨脸颊发红,似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几个字:“他是爸的养子陈北。”

即使林晨说的那样绝情,陈北也不怪她,作为哥哥,还是希望妹妹得到幸福,这时陈北伸出右手,说道:“你好,我是林晨的哥哥陈北。”

“抱歉,我没有和人握手的习惯。”张伟满脸不屑,一副挖苦:“五年前青州出了一个杀兄的罪犯,好像也叫陈北,或许,是同名吧!”

“一个杀人犯,还好意思主动和张少握手,也不知道害臊。”

“就是,为了争夺家产,连亲生哥哥都敢杀,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真不知道脸皮有多厚,还敢回来?”

五年前,陈北家业当旺,当时左一个小北,又一个陈少。

而现在,却是一个个的数落。

陈北沉默,毕竟五年的磨炼,让他懂得克制,知道这是现实所说的人心可畏。

眼前的一切,对陈北来说都是那么渺小,整个青州都能弹指间覆灭,何况这里一州之地。

陈北之所以来这里,不是和任何人来攀比的。

他之所以来,是这里有养他的人,而别无其他。

“张少,犯不着和这种人一般见识,我们大家敬你一杯,千万别因为某人坏了兴致。”亲朋好友端起酒杯给张伟敬酒。

“首先,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今天是伯父生日,在喝这杯酒之前,我有个礼物赠送。”

“伯父,今天是你生日,一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祝伯父身体安康。”张伟成功引起大家的注意,满脸骄傲自豪,拿出准备好的一块劳力士手表递到林萧面前。

“哦!是劳力士?几十万吧!”

“长这么大,还没看到过劳力士,林晨,你真有福气,找到张少这么又有钱又礼貌孝敬的未婚夫。”

“张少,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好事得多多照顾我们。”

张少是青州一个三流家族张家的儿子张伟。

“大家的话我都记下了,那个陈北,你今天才出狱,没找到工作吧,你既然是晨晨的哥哥,我也会照顾你的,我公司正缺一个守门的,两千五一个月,包吃包住。”张伟从开始陈北进来,到林晨主动找陈北离开,回来时的眼神,就感觉他们之中有事,明面上给陈北找工作,暗地里是秀优越感,再有一个目的,就是让陈北永远也别在林家住。

“陈北,要不你就听张伟的,回来了,住处,吃的都要钱。”林晨的话在众人眼中,感觉突兀,在陈北心里想到林晨在客厅和他说的那番话,再正常不过了。

“还不快谢谢张少,张少不嫌弃你,是你的福气。”

“就是就是,别不知好歹。”

陈北目光暗沉:“自始至终,我有说过要你找工作吗?”

“真是不知好歹,等着饿死了活该。”

“还是养子呢?养父生日,空着手来,看看人家张少,出手多气派,一下子就是几十万的劳力士,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我怎么找不到像张少这般又有钱,又有本事的女婿。”

“张少,来,我们大家敬你一杯,感谢你帮我们解决了祖坟山的事。”

林萧没有接张伟递来的劳力士,说道:“我眼花,戴着没用。”

“北儿,和爸喝一杯。”林萧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爸!干。”陈北已经整整五年滴酒未沾,今天和养父一饮而尽,其中滋味只有陈北能体会。

张伟知道林萧是在故意帮陈北,眼神划出一抹寒芒,等我和林晨结了婚,你们谁都别想和我搭上半点关系。

也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大的动静声。

紧接着,出现在四合院里的一幕,让人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进四合院的足足有四五十人,一个个都是魁梧健壮的大汉。

领头的是个中年秃子,目光不屑,举手一挥,一副还没上漆的棺木哐当一声被抬着的人扔到他们面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