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战神周天陆嫣然-第一战神小说

2020-02-13 15:01

《第一战神》周天陆嫣然剧情严谨,有看点。第一战神周天陆嫣然小说精彩节选:你……你干什么?我可是极限武馆的武者,你敢动我,你就等死吧。

第一战神
推荐指数:★★★★★
>>《第一战神》在线阅读>>

《第一战神》精选:

“你……你干什么?我可是极限武馆的武者,你敢动我,你就等死吧!”

被揪住脖子,白忠语顿时慌了,手脚乱蹬着抬出了极限武馆的名头。

“已经是武者了,还要四处找靠山吗?忠言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弟弟……”

看着白忠语的表现,周天失望的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馆主要亲自查清楚来龙去脉,你们白家早就被灭了!”

没有得到周天的命令,赵峰最后还是放下了白忠语。

只不过眼神中多了一丝对白家的不屑。

也不要说这江南城小小的白家,就是江南城最高长官,见到现在的周天,也得在旁边规规矩矩的伺候着。

就算憋了个屁,周天不说放,那位也得憋着!

“咳咳……你们是什么人,来白家干什么?”被赵峰教训了一下,白忠语也老实了不少,扶着桌子站起来道。

“我来找人!”

“找谁?”白忠语看着面前的周天两人,神色也是十分紧张。

看这意思,这两人明显来者不善。

但是任由白忠语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白家什么时候得罪了武者!

“我找……”

周天扫视了一眼,当所有人都看过来之后,才道:“我找你们白家大少爷,白忠言!”

“我找你们白家的大少爷,白忠言!”

一句话!

让整个白家和来宾瞬间安静了下去。

和刚才的白福如出一辙,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了看周天,又看了看白忠语。

全都低下了头,神色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告诉我,忠言是怎么死的!”

周天直接走到了最上方的椅子上做了下来,语气中透露这不容置疑。

赵峰就如同卫士一般站在周天身后!

白忠语瞬间脸色阴沉!

“你们是不是活腻了,来白家捣乱也就算了!还要找白忠言!”

“一个废物而已,活着也是浪费空气,死了就死了,你管他怎么死的!”

砰!

周天一瞪眼,他面前的桌子瞬间粉碎。

各种碗盘飞溅一地。

这是周天第一次出手!

他没有杀白家人,但是还是要给白家人一个威慑!

白忠言是为了救他才断去了一条腿,没有人有资格说白忠言是废物!

白忠语正骂的起劲,见到眼前这一幕,也是瞬间闭上了嘴。

“你们,真的要得罪我白家吗?不要忘了,我可是极限武馆的武者!”

白忠语拿出了手机。

眼前这两个人实力明显在他之上,他深知自己不是对手,老太天不出面,一向没有主见的他只能想到极限武馆的名头。

只不过他明显要失算了。

极限武馆这个名头能镇住很多人。

江南城特首,强大的武者部队长官,甚至世界联盟高层,都会在极限武馆四个字面前犹豫。

但是周天不会!

因为极限武馆就是他创立的!

“你是不是极限武馆的武者,以后再说!”

周天坐在上面,宛如高高在上的君王,声音低沉道:“现在,告诉我忠言是怎么死的!”

“好好好,你敢不把极限武馆放在眼里是吧!”

白忠语看到周天根本不为所动,拿起电话刚要联系极限武馆高层,却看到一个老太太从别墅里慢慢走了出来。

“大喜的日子,怎么这么闹腾?”

老太太拄着拐杖,虽然年迈但是说话透着一股子威严。

只是一出现,整个大厅瞬间安静了下去。

“奶奶,奶奶您坐!”

看到老人,白忠语也顾不上别的了,赶紧扶着老太太想要去落座,可是走到座位前,他猛然楞住了!

因为周天这时候正坐在老太太的坐位上!

“你是什么人?”

这时候老太太明显也注意到了周围的不对,神色渐渐阴沉了下去。

周天抬起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妇人。

七十多岁,一身定做的高档服饰,还有身上昂贵的首饰。

想必,这应该就是白家的掌权人,白家的老太太了!

“我叫周天!”

周天冷冷一笑:“我来找我兄弟,白忠言!”

“周天?”

白老太太眼睛一眯,许久后才道:“你就是周远山的那个小儿子吧,是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来我们白家闹事!”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都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周远山的小儿子!

周家,曾经和白家在平安县平起平坐,但是也只是曾经而已!

这么多年过去了,白家早就把周家甩在了身后!

现在的周家,在白家眼里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家族而已!

周家的小儿子敢来白家闹事!

莫非是嫌弃自己的命长了吗?

徐老太太平时发号施令惯了,这时站在那,倒也有那么几分气势,看着眼前的周天:“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不介意让周家在江南城消失!”

“那正好……”

周天淡然的坐在太师椅上,道:“你最好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告诉我白忠言到底是怎么死的,否则,你们白家也就没有在江南城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大胆!”

白老太太怒喝一声,吓得在场的人都是一个激灵。

“周家的小畜生,真以为现在周家还能和我们白家相提并论吗?小语,给周远山打电话,让他赶紧给我滚过来!”

徐老太太年纪大,脾气更大!

面对着白老太太的布置,周天一直一言不发,一直等到白老太太全部说完,周天才缓缓的站起了身:“老太太,你说完了,该我说了吧?”

“白忠言是我的兄弟,我不能看他死的不明不白,今天来你们白家,也只是想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忠言是自杀,那么我也不会多说什么,可是如果……”

说到这里,周天的语气忽然冷了下来:“如果忠言是被别人杀害,我绝对不会放过白家任何一个人,你们,全都得给忠言陪葬!”

周天说话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让周围的人都是一阵倒吸冷气。

让白家所有人陪葬,开什么玩笑,就凭借周家吗?

“让我白家全部陪葬?好大的口气!”白老太太脸色铁青!

多少年了!

自从白家慢慢崛起,她自己都记不清,已经多少年没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了!

“如果不信……”

周天又做回到了椅子上,强大的气势透体而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