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临侯门小说-妻临侯门全章节阅读

2020-02-13 15:02

本文学为您带来《妻临侯门》小说全章节阅读。小说主人公是应辟方夏青,由吕_高_创作,《妻临侯门》在人物的刻画上细致而深刻,实力推荐阅读!小说精选:相信,可你带兵的时间毕竟短,而且娘也担心会有人对你不利。

妻临侯门
推荐指数:★★★★★
>>《妻临侯门》在线阅读>>

《妻临侯门》精选章节

“不用你管。”应辟方站直了身子,转身离去,他的脸色是越来越白,白如纸,可身体依旧挺得笔直。

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尊言完全丧失,也是他人生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般狠心对待,还是他心爱的。

心爱?这二个字真是戳中了他的心,他以为他与方婉儿便是深情,却不知那情也只是他自以为是,如今才明白何谓情深,何谓情痛。应辟方冷笑,就算他为了这个女人动了心,就算他已经让这个女人驻进了心里,他依旧可以从心里拔除这个女人。

“需要我扶你一把吗?”那妖娆的男人走了上来,眼底写满了玩味。

应辟方冷冷看着他。

“真热啊。”男人看了看天:“需要帮忙吗?”

此时,立即有个胡人拿了把芭蕉扇过来给他,男人一边悠闲的扇着扇子,一边看着应辟方额头上流下的豆大汉珠,他看向他后台,果然,那里已一片殷红,明显是箭伤裂开了,那乌鸦毒会叫这名字,只因这毒清除后若不及时对伤口包扎,伤口会腐烂,可这男人,连给他包扎的机会也不给,一心要来追这个女人,若不是他谈成了这辈子最有趣的交易,他压根就不会理他。

“我要记住今天的痛,今天的耻辱。”应辟方一字一钝,可说到最后,他脚下一软,整个人都朝后摔去。

一旁的胡人见了,赶紧过来扶他。他们看向风情万种的男人:“北楼主,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抬回去再说。”北楼主以扇掩嘴一笑,媚眼如丝,那种绝色让周围的人看了直傻眼。

夜,深了。

边境是个平地,哪怕在县城内,那些民房也不像京城那般有楼层,而是清一色的平房,如今他们虽然朝着中原奔驰着,可周围的景色却还真是‘风吹草低现牛羊’。

此时,封轩他们早已换了一辆舒适的马车。

这会,封轩赶着车,夏青则坐在侧边,而燕道却是睡在里面做主子,不过他是怎么也睡不着,他家少主……哎,不说也罢,简直太丢人了。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夏青弯着头奇怪的看着封轩,他这样看了她已经一个多时辰了。

“好看。”她一定不知道她长飘及腰的模样有多好看,那种好看不是一见就倾城,也不是精致的那种,但她的轮廓确实很秀美,看着让人心旷神怡。

夏青摸摸脸,微微一笑,突然问了句:“封轩,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的?”

一说起这个,封轩就沉下了脸:“你不是说过你喜欢过应辟方吗?”

“他很能打架,能把胡人打得落花流水。”夏青想了想说,之后再新婚之夜看到了他,他的名字和长相就留在了她的心里。

“只是这样?”封轩的嘴角渐渐扬起,见夏青点点头他才道:“喜欢一个人时,当你喜欢的人接近你,他的心就会砰砰砰的跳起来,跳得很快很快,而且,你一心就只想着让她在你身边陪着你,跟你说说话。”

“哦。”夏青轻哦了声,又微微一笑,脑海里却是闪过应辟方的身影,新婚之夜,她的心跳了,可是,他的眼底却始终都是冷冷的,还有看着她时那嫌弃的目光,不过,一切都过去了。

封城,是神秘的。

不止在夏青心里,哪怕在整个大周子民的心里,那是比皇宫更为神秘的所在。他们能听到很多皇帝后宫听事,却没有人知道封城城主是怎么样的人,封城又是一座怎样的城?

封城有普通,夏青没有想过封城竟然会这般普通,它真的就只是一座城,普通的百姓,普通的摊贩,此起彼伏的叫喝声,人与人之间的交谈声,孩童们的嘻闹,还有远处那提醒人们该回家吃晚饭的吹烟袅袅,它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不过有一点,当封轩的马车进城时,老百姓们瞬间便肃静了下来,并且跪了下来行礼,那是一份打心底都发出的尊敬,而且他们的行礼并不随意,每个人的背都挺得笔直,有力,甚至连几岁的娃儿都是这样。

夏青收回了目光看着封轩,封轩也正看着车外,他目光淡淡,看着随意,深处却有着一份随和与宽容。

夏青微讶了一下,眼前的少年还是那个显得张狂的少年脸,但这会眉目间却多了份稳定,似乎在瞬间,他长大了不少。

她继续看着车外,后面的老百已经起身又恢复了喧闹,而前头的老百姓看到马车就一直行跪礼,嘻闹瞬间消失,上至老,下至小……夏青放下了帘子,又看向封轩,此时,封轩也正看向她:“喜欢这里吗?”

夏青点点头,怕是不管什么人,来到这里就会喜欢上这个城吧,不为城的模样,而是这里的人,就这样不知道行了多少路,马车停了下来。

当夏青下马车时,看到的便是一座巍峨入云宵的宫殿,是真的巍峨入云宵,那是一座山,一半的山建了宫殿,一半的则是山峰,山峰上还是一座金黄的宫殿,依山而建,无法形容出它雄伟一二。

那是一种怎样的壮观,夏青表达不出来,也连不及让她惊讶,宫殿大门敞开,无数的铠甲士兵拥蜂而出。

“参见少主——”

“欢迎少主回城——”喊声震天,余音缭绕。

“少主回城了——”一士兵已跑了进去,带着十里之外都能听见的声音:“跪——”

这真的只是一个城的规模吗?这样的纪律,这样的欢迎仪式,夏青望向身后,那见不着底的封城,也就在这时,一只温暖宽大的手已握住了她,封轩低低的声音传来:“青,进殿了。”

夏青看向他,看到的是一个温暖的笑容,但当这双灿烂漆黑的眸子转身这座宫殿时,又变得晦暗莫测,不变的是他一直握着她的那双温暖的手。

如果说皇宫是大而雄伟的,那么封城是深而巍峨,它一路向上,蜿蜒却不曲折,门连着门,廊沿着廊,殿中又串着殿。

封轩拉着夏青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中间最大的宫殿走去,道二旁的丫头看到他们便行跪礼,目光却又会好奇的看着夏青,都在心里猜测着她的身份,毕竟少主要带少主夫人回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封城,封城子民一直在激动中翘首盼望着,少主夫人,那可是未来的城主夫人啊。

这个封城,很冷,这是夏青现在的感觉,不知道是依山而建的原因还是别的。

“少主——”一个老妇的声音激动的响起。

夏青转身,便看到了一个老嬷嬷,她认得她,那是封母身边的贴身嬷嬷,是个颇为严厉的嬷嬷,这会,她看着封轩的目光却充满了各蔼与慈祥。

“念嬷嬷。”封轩赶紧走到老嬷嬷身边,扶起正要行礼的她:“您怎么来了?”

“老奴特来跟少主说声,城主说不用先去向他请安,让您赶紧沐浴休息一下去见见夫人吧,夫人可想你了。”念嬷嬷对着封轩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么瘦了这么多啊。”

“没瘦,精神着。”

“没关系,嬷嬷会炖你最喜欢的东西给你吃,马上就补回来了。”念嬷嬷笑着说,下一刻,她目光看在了夏青身上,一脸的讶异:“方青?”

显然,这嬷嬷还记得她,夏青朝着她福了福:“夏青见过嬷嬷。”

“夏青?你不是叫方青吗?”

“那是她在外时的化名。”封轩道。

念嬷嬷点点头:“少主这会是收了她做贴身丫头吗?”

“嬷嬷,我不是写信告诉娘我会带着心仪的女子回来吗?就是她。”

念嬷嬷原本开心慈祥的笑容渐渐凝结,她愣看了夏青好一会,再看向封轩:“少主这是跟老奴说笑呢吧?”

“没说笑。我这就带青去见娘亲。”说着,他拉过夏青的手朝着一处圆门走去。

“没说笑?”念嬷嬷喃喃,她转身看向夏青的背影,“这,这……真没说笑吗?少主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一个丫头?天哪,这得乱了。”夫人对少主的期待有多高,那是不用说,更别说城主对少主的期待了。当夫人看到少主的来信时,那个兴奋啊,以为少主开窍了,想着以少主狂傲的性子,看上的姑娘那多得是人中之凤啊,可……或许少主在逗她这个老奴呢。

这样想着,念嬷嬷赶紧跟上。

周围的景至已不再是青山绿树,而是鸟语花香,越往一间东面的宫殿走,越有种世外桃源之感,而且花类之多,花型又是以大型花芯为主,夏青只觉得是进了一个花的海洋,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厌倦。

“少主。”

“少主。”

一个个走过的丫头都朝封轩施礼,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欢喜,看向夏青的目光则多了疑惑和猜忌。

直到封轩牵着夏青的手站在了一座名叫‘旭宫’的宫殿面前,宫殿颇为朴素,但外见颜色却又与外面的花海成为了一体,完全没有不融之感,同时,几名婢女都走了出来站成二旁,朝着封轩施礼。

殿门口,已站了一名美妇,端庄雅淑,却也美丽万分:“轩儿——”

“娘——儿子见过娘亲。”封轩朝着美妇行礼。

“快起来,快起来。”美妇极为激动,上前来就抱住了儿子:“快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在外有没有吃苦?”

“娘这是不相信儿子吗?”

“相信,可你带兵的时间毕竟短,而且娘也担心会有人对你不利。”

母子二人叙着话,夏青则在边上静静的站着,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自封轩进了这封城后,脸上的笑虽然依旧张扬,却少了一份朝气和活络,就如现在,他跟这美妇说话时,虽难掩心中开心,笑意却极少达眼,而是淡淡的,显得沉稳许多,却也犀利了许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