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叶娇祁昀在线阅读-冲喜小娘子娶了我就长命百岁叶娇祁昀全文免费

2020-02-13 18:19
叶娇祁昀小说 截图1叶娇祁昀小说 截图2叶娇祁昀小说 截图3

男女主是叶娇祁昀的小说免费阅读叫《冲喜小娘子:娶了我就长命百岁》,这里提供叶娇祁昀完整版全免阅读。叶娇祁昀小说讲述:祁昀是个药罐子,八字不好,命格不好,动不动要死要活,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可在叶娇嫁来后,他的身体却渐渐好转,原来叶娇是个有福气的小娇娘。

精彩节选:

祁昀身上总是冷冷的,叶娇不同,任何时候都暖烘烘的。

嘴唇碰到男人脸颊的瞬间,有些热,热的让祁昀都觉得莫名的有了燥气。

可是叶娇并不是真的有事要找他,不等祁昀反应,叶娇就像是完成了什么任务似的,抱着手炉,哒哒哒的又跑了回去。

来的快,去的快,像是一阵风似的。

小素虽然不是头一遭瞧见这两位亲近,可这会儿还是被秀了一脸。

见祁昀不说不动,小素也不在这里戳着,拎着笤帚跑开了。

祁昀则是摸了摸脸上还有温暖的地方,想了一阵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教过她的。

所谓夫妻分别时要做的一件小事,娇娘从来都把他的话记在心里。

祁昀觉得自己的脑袋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是编了话忽悠娘子后的自我嫌弃,另一边则是像是被蜜糖淹了似的甜。

嘴角翘起,祁昀从院门里看了看里面的花圃,里头确实是有几株是他喜欢的,喜欢就喜欢他们在天冷了的时候还能盛开的鲜活劲儿。

可现在时移世易,他喜欢的依然是鲜活,却不再是那个病歪歪的只能看看花草的他了。

姹紫嫣红又如何?为了娇娘这一下,什么都值了。

而院子里的叶娇由衷的对着董氏感慨:“成亲是挺好的,至少要记下的事情真多,不仅费脑子,还费嘴。”

董氏一脸莫名,好在很快两个人就重新聊起药材,气氛热络了起来。

当晚,下了今年的头一场雪,这也算是正式入了冬。

随着天气渐冷,屋子里的炭盆从一个变成了两个,窗幔上的帘子也换成了更厚重的布料。

叶娇把花重新种了,董氏也就常来给她帮忙,一来二去两个人便熟识了。

石芽草也很争气,作为唯一一个娇养在花盆里面的,它每天被叶娇抱着晒太阳的时间也最多,那几朵小花一直常开不败,一直没有枯萎,令董氏也是啧啧称奇。

祁昀比以前忙了不少,除了要和宋管事盘算酒铺的事情,还常常去找祁父,一说就说上一整天。

叶娇也习惯了晚上拽着祁昀的手睡,以前是怕给他补大了,现在是因着白天在一处的时间少了许多,只能晚上补回来。

祁昀对此来之不拒,甚至是乐在其中。

等到入冬第二场雪停了的时候,祁昀也终于松快下来。

晚上吃饭时,祁昀告诉叶娇:“酒铺过两天要在镇子上开张了。”

他最近和祁父说的便是这事儿。

祁家三兄弟各有各的事情做,祁昭顾着庄子,祁昀管着铺子,祁明一心读书。

父母在不分家是传统,不过祁父早早就定了规矩,三兄弟的进项无论多少,给家里的是定数,除了这个定数外的都是他们自己个儿的。

目前唯一没有收入的便是祁明,可是祁明读书读的好,前途光明,家里也乐意供着他。

这次要去镇子上开新铺便是祁昀提出来要开的,祁父点了头,宋管事就盘下了早早就盯上的铺子。

叶娇也听说了这事儿,放下汤匙,笑眯眯的道:“春兰同我说了,她还喊我去看热闹呢。”

祁昀记得春兰便是董氏,他给叶娇夹了一筷子玉兰片,嘴角微翘:“看起来你们两个倒是说得上话。”

叶娇点头,董氏为人爽朗大方,而且在药材方面颇有造诣,叶娇也有心从她这里知道些东西,两个人的脾气合得来,相处格外融洽。

自家相公现在已经不像是之前那样总是气若游丝的病模样,可是光是靠着她补身总是见效慢,若是未来生了病,还是要用医用药,叶娇现在想着要防患于未然。

脑袋里想着事儿,叶娇有些漫不经心的把玉兰片往嘴里放。

这一咬,叶娇的眼睛就瞪大了。

真好吃……

祁昀又给她夹了一筷子,缓缓道:“这是新下来的冬笋,切成片,加上蜂蜜烘烤而成,正是现在的时令菜,吃个新鲜,喜欢吗?”

叶娇连连点头,却说不出话,嘴巴吃得鼓鼓的,瞧上去像个小仓鼠。

等把嘴里的东西咽了,叶娇由衷感慨:“相公你懂的真多。”

祁昀淡淡一笑,他已经可以很从容地接受叶娇的赞美。

又给她夹了一筷子,男人嘴里道:“外头天寒,铺子开张时我便不去了,不过那天热闹归热闹,人怕也是不少,董氏邀你正好让她和你同去逛逛,明儿个告诉娘一声便是。”

叶娇其实不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去不去两可。

可还没说话,又听祁昀道:“药铺我许久没去看过,你正好替我去转转。”

药铺?

是该去看看,这几天光听董氏说,叶娇还没见到真东西呢。

拒绝的话在嘴边转了个圈儿就咽了回去,叶娇欢欢喜喜的答应下来。

今天这顿饭吃得好,晚上睡得也香甜,到了第二天,叶娇一大早就去了柳氏的院子。

柳氏年纪渐大,夜里觉少,叶娇来的时候她已经诵了一遍经了。

听了二儿媳妇的来意,柳氏点点头,温声道:“你自嫁来我家,除了回门的那次,还没见你怎么出过门。现在出去看看也是好的,董家女儿我也见过,是个爽利的,让她陪着你我也放心,出去的时候穿厚实些,我给你的那些胭脂口脂都用起来,打扮打扮,别太素着。”

叶娇应了一声,又陪着柳氏说了些话,这才离开。

可她没有立刻出门,而是回了院子,坐在铜镜前托着下巴开始思考,怎么才叫打扮?

小人参当人也有个把月了,吃的喝的都没缺,她也能分清楚穿着的那些衣服什么时令该穿哪件,什么穿里面什么穿外面。

可是她的脸从来都是不施粉黛,每日都是素面朝天的。

她很会长,五官秀美,皮肤也是怎么晒都是白皙依旧,这算是天生的底子好,再加上小人参的身体好血气足,面白如雪唇若涂脂,就算是素着脸也是精彩的。

只是柳氏说让她打扮一下,却让叶娇犯了难。

小人参盯着铜镜里有些模糊的人影看了半晌,开始伸手在妆台的抽屉里翻腾。

因着她嫁来的时候,除了腕子上的金镯,其他的什么都没带上,这里的东西多是柳氏帮忙置办的,叶娇因着不常用便没细致看过。

现在她把抽屉里的瓶瓶罐罐都拿了出来,拿起其中一个青瓷的胭脂盒,打开来,还没瞧清楚里面是什么就先被熏得打了个喷嚏。

好在小人参还记得打喷嚏之前先把盒子盖好撂下,这才没打撒了。

揉了揉鼻尖,叶娇重新拿起了盒子瞧。

里面的石榴红色的胭脂,带着很浓的花香,久了觉得还挺好闻的。

叶娇并不知道怎么用,只是在脑袋里回忆着自己认识的几个人,柳氏,方氏,还有董氏,她们都会用一些粉黛胭脂,叶娇依着记忆,用手指沾了些,瞧着铜镜里模糊的人影眨了眨眼,便对着脸上抹去。

铜镜里面的人影看得不甚清楚,只能有个大概笼廓,颜色也不够分明,小人参并不知道哪里轻了哪里淡了。

到后面她似乎感觉出了些有趣,撂了这盒,又去拿了木椟装着的,感觉里面的颜色更艳丽一些,就用手指挑出来些许拍在脸上。

等祁昀看完了这阵子的账本回屋时,一开门就闻到了浓浓的香气。

并不是自家娇娘身上总是带着的香甜味道,也不是祁昀难免沾染上的草药味,而是相对浓烈的香气。

像是花香,却又分不出是什么花香。

祁昀以为叶娇又把花搬进来了,便关了门,往内室走。

瞧见了叶娇的背影,祁昀脱了袍衣挂在架子上,边走边道:“娇娘,小厨房里煨了鸽子,你……”

声音,在女人转身的瞬间戛然而止。

叶娇没吃过鸽子汤,眨眨眼睛,正要说话,突然就被祁昀几步上前给抱进了怀里。

而后,就听到了祁昀有些急切的声音传来:“娇娘,你这是被炭熏了,还是让水烫了?疼不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