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腹黑太子之女侠不好惹乾毓情慕子夕免费章节试读

2020-02-13 18:19

腹黑太子之女侠不好惹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乾毓情慕子夕的名称为《腹黑太子之女侠不好惹》,这本书是作者秦楼小竹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堂堂行踪不定的一代女侠曼云舒为了一解馋意不远千里来到醉仙峰,只为三年一次的赏酒大会。原以为吃饱喝足,顺带救助美男,谁知道酒醉之后,美男要她负责!拜托,她什么都没有做过。就算做了,吃亏的是也是她啊,本末倒置了不是。权力、欲望、阴谋、婚姻、亲人、爱情、帝位种种突袭而来,她的身份竟是雾里看花——谜中谜。是金戈铁马身处庙堂之高,还是浪迹天涯执手与子偕老?

《腹黑太子之女侠不好惹》 第3章 酒中极品三日醉 免费试读

“三日醉”众所周知是酒圣陆由胜花了数年的火候,加入了他精心调制的药酒等等不为人知的佐料酿制而成了,又在醉仙峰这等神来之地发酵数年。三年前的赏酒大会,还未成熟,众人与之失之交臂,今年可谓是盼到春暖花开时。

“三日醉是老夫多年的心血,今日就让各位都品评一番吧!”陆由胜的口气极像忍痛割爱,但是,他又是自相矛盾的,美好的东西岂能独自享用,不如共分享来的畅快。

众人呼声不断,传言陆由胜十多年前酿出过一坛三日醉,被某一位江湖前辈给偷喝了,陆由胜简直是欲哭无泪。这不,他卷土重来,东山再起,功夫不负有心人。三日醉之所以让爱酒之人如此惦记,不但因为它的味道特别,够烈,够香醇,喝了让人能够有飘飘欲仙之感(此乃根据某位偷喝的前辈的口述),烦忧皆忘,远离俗事的困扰,得到最美好的安宁,入虚拟之界。

但是,它有一个最大的缺点。

醇香浓烈的酒缓缓倒入特质的玉色瓷杯之中,色泽是通透如水的润色,微微泛着红晕,在瓷杯的两相应和之下,相得益彰,浮扁杯影,杯中生花。

人手一杯,宾主尽欢,人声鼎沸,酒香浓浓。

正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值万钱说的当是如此。

秦可儿将挥舞的金鞭系于盈盈不满一寸的腰际,漫不经心的走了两步,挪到了酒坛边,单手使力将整坛三日醉轻松提起,径直对着嘴灌入。一系列动作浑然天成,仿佛天生便是如此,潇洒随意不羁,却不失女子的清雅和俏丽,将两者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好大的力道啊!众人叹息,他们自愧为男子也堪比不上。

“快停下!”陆由胜反应过来时为之已晚,且见秦可儿如此囫囵吞枣的喝法,他着实有些心疼和吃惊,连连使了一个极妙的步伐,来到了秦可儿的身前,欲夺下她的酒坛。这可是他多年的心血,怎么能再次一招不慎,毁于一旦。

秦可儿两片唇瓣一开,三日醉琼浆滚滚而入。她斜眼瞄着陆由胜,眉梢眼角皆是揶揄笑意。暗付这牛鼻子老道不愧是“江湖三圣”之一的老前辈,瞬间挪步的功夫有两下子。不过,她也不是吃素的。

她左手一推,酒坛瞬间移到了另一侧。

陆由胜巴巴的扑了个空,碍于男女有别,长辈晚辈的礼节,又不能直接将人给抱住,堂堂酒圣竟然让一个黄毛丫头耍着玩,不禁面色臭的很。

“牛鼻子老道莫要如此小气。”秦可儿睨视道,丁香小舌将嘴角的漏网之鱼,方才溢出的琼浆尽收嘴中,一点不落。

“呵--”

不远处的厢房内传出了一声轻笑。因为一颗桂花树的阻隔,让院子里的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此间的动静,连窗户前的两道视线都没有注意。而更多的是因为热闹而忽视了角落的地方。

兔儿掩嘴失笑,因为那个恣意纵酒振振有词的女子又不失可爱俏皮,他偷瞄了自家主子,发现他眼神十分的松散,究竟有没有在看秦可儿,他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自己认为秦可儿简直是天下间最有趣最快活的女子,与她相交确实是一件愉悦的事。

天蓝色衣袍男子眼角微微的勾起的笑意,以及嘴角微微牵动,那好看的侧脸,完美如玉的肌肤,处处昭显这这个男子有那么一丝的不淡定了。

“公子,你说师尊打的过她吗?”师尊是公子的师父,自然是有真本事的。但是,秦可儿的身手,连自家公子都称赞过的,看来实力相当啊!嘻嘻,最主要的是,天底下还是他的公子最厉害!

“不知道。”男子眼神深远,话语却是漫不经心。

男子淡淡的一句,让兔儿不禁口水翻滚了下。真是好随便的回答呀,他的主子果然有腹黑和小白兔无辜的潜质。

院中衣袂鲜影,人头攒动。

陆由胜与秦可儿两个人打起了太极,陆由胜久久没有近其身,直跺着脚吹胡子瞪眼。

秦可儿则是有条不紊的闪躲着,手中酒坛内的酒不自不觉在潜移默化的减少,全数落入了她的肚中。少女的脸颊嫣红如花,发丝墨黑如瀑布,宽大的衣裙肆无忌惮的垂落在地,眼神迷离似醉未醉,几分勾人心魄,几分令人沉醉。步伐却是乱中有序,一点不得马虎,足可以与少林的醉拳相媲美了。

“李老头果然说的不错,‘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醉仙峰’……”秦可儿舌头开始打结了,身体晃动起来,嘴里胡乱的说着某朝诗人李白的名句名诗,改的乱七八糟。半醉半醒之余,愣是把剩下的三日醉给倒入了嘴里。

“你这女娃娃,可使不得啊--”陆由胜着急起来,手脚并用,这一次他可真不是心疼酒了,担心的另有地方。

众人看着这出意外之笔,想必是陆由胜不舍得了。

最后酒空人满,唇齿留香。秦可儿懒懒的把酒坛扔给了陆由胜,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哈欠。莞尔一笑道:“牛鼻子老道,多谢你的美酒了。”

陆由胜心疼的抱个满怀,这可是他特质的酒坛,隔离效果特别好,酿出的酒口感非常纯正,而且是属于重量级的,所以同样是他的宝贝。一边嘴上可惜的喃喃:“女娃娃啊女娃娃,你可知老夫并非舍不得酒啊!”

秦可儿和众人暗自腹诽,不是舍不得酒还能舍不得什么?

这时候,一个粗重的声音由远及近,异常的喧闹。

“臭丫头,你给我出来,敢偷你爷爷的东西,不要以为你是个女的,我就会客气……”

“没有邀请函,你不能进去!”一边是门外道童的阻拦制止声。

众人只听重重的脚步声踏了进来,听声便知是个精壮结实的汉子。

果不其然,一名五大三粗,黑皮肤满嘴络腮胡的穿着类似于轻盔甲的衣裳的汉子,肩上还披着一件同色的披风,威风凛凛,怒气冲冲的样子,嘴里尚在大声的叫唤着。他顺便抬抬手指头就可以将身旁的两名醉仙观的道童小鸡一样的拎开。

对于臭丫头两个字的含义,众人依稀明了,在场的女除了秦可儿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人了吧?这女侠不知道又干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了!

“臭丫头人呢?”穿盔甲衣的汉子眼神从人群中四处搜寻。

这时,陆由胜轻轻放下了酒坛子,越过人群,来到了那汉子的面前,循循善诱道:“这位壮士,请不要在此地如此喧闹。”本来他已经燥腾的很了,哪里又钻出了这么一个冒冒失失的人,吵得他心绪不宁,半个字都没听进去。

秦可儿心虚的眨了眨眼,看来这呆子追上门来了。

“你这糟老头子,哪来的管老子的闲事,告诉你,我可是慕国的勇猛将军。你敢帮那个丫头,就是和她一伙的,吃我的拳头!”说罢,他碗大般的拳头抬手就是一挥。奶奶的,他已经憋了很久了,被一个黄毛丫头戏弄,灰头土脸的,本来他就是千辛万苦弄到了邀请函,不想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脾气火气一上来,能不暴躁吗?

人群中不乏有慕国人士,他们立刻小声的在议论,原来这位汉子名叫莫格,因为骁勇善战,慕国慕王亲封的勇猛将军。不过他脾气较为火爆,人到不是什么险玩弄权术之辈,没有什么心机。虽然有时候做事耿直和冲动了些,到不失为一条汉子。

话说莫格的拳头挥过来,陆由胜宽大的道袍袖口一甩,将他的拳头给包裹了住。饶是莫格力大如牛,力量惊人,竟一时间摆不了这种束缚。

秦可儿笑眯眯悠哉悠哉道:“大蛮牛,想要邀请函吗?我还给你便是。”说话的同时,她随意从怀里掏出了方才从莫格身上顺手牵羊的邀请函,如摘叶飞花一般的身手“唰唰”两下直线精准的来到了莫格的身前。

莫格这边刚从陆由胜处抽回了自己的拳头,急切的想要接住那迎面快速飞来的邀请函。谁知,那东西到了眼前,却是拐了一个弯变了方向,霎时闪到了他的腰间附近。

紧接着只听到耳边裂帛断开的咝咝声,循声望去,只见那原本几乎没有杀伤力的类似信笺一样的邀请函如利器般瞬间割破了莫格的布料。最外面的裤子竟然就这么华丽丽的落了。

顿时哄堂大笑,笑歪了一群人。

莫格顿时羞红了脸,迅速提上了裤子,然后恶狠狠的瞪着始作俑者:臭丫头,这个梁子咱们结定了!

“不好意思,我只不过轻轻的一扔,看来那裁缝是要砸饭碗了。”秦可儿耸耸肩,无辜的道,十分好心的替裁缝开始担忧起来。

只要稍稍懂些武功的人便知,秦可儿这一手干脆利落而杀伤力惊人的摘叶飞花的功夫,世上又能有几人可堪比!年纪轻轻一介女流,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