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云安一城牡丹by徐鹤全章节阅读

2020-02-14 06:00

徐鹤原创小说《赠云安一城牡丹》完结全文阅读由本独家提供。《赠云安一城牡丹》主角是关溪言顾铭枫,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值得一看。小说精选:现在不过显露的不过只是冰山一角罢了,薛诏可不一定绑的住她。

赠云安一城牡丹
推荐指数:★★★★★
>>《赠云安一城牡丹》在线阅读>>

《赠云安一城牡丹》精选章节

“自从纳了柳素素,薛诏也不似之前那样木讷了,整个人看起来如沐春风般,柳素素更是变化大,再也没有露出过之前那样怯怯模样了性子也泼辣了。”

烛光下,关溪言听完月止绘声绘色的讲话后把正绣着牡丹花的手停了下来,温婉的脸上浮现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好似在期待薛诏和柳素素今后是何模样,“她本就是这泼辣的性子,现在不过显露的不过只是冰山一角罢了,薛诏可不一定绑的住她。”

关溪言自从怀疑月河后便性情大变,房内不允许出一丝光,终日点烛火照明,也不许任何人喊她夫人,必须皆称郡主!

柳素素倒是不值一提,真正可怕的地方是她那个亲兄长。

月止看关溪言这丝毫不关心反而有种想看热闹的样子有些忧心,“听说柳素素正在民间寻易孕的方子,郡主你说是不是薛诏……。”

关溪言默然的看了眼月止,不带一丝情绪的眸子却看的月止心惊肉跳知道关溪言生气了连忙低头,“奴婢失言,请郡主责罚。”1

“我无需与她争什么,也不屑与自己她争,月止你先退下去厨房把月凉喊来吧。”关溪言早上接到了那人的飞鸽传书得知他最多三个月就要回来了,她想安排兄妹见一面的,毕竟许久不见血缘亲情可不能随便生分的。

“是。”月止低着头出去。

门被打开的瞬间又被关上,关溪言瞧见了外面的日光很好,院里的牡丹也开的很好。

“到底只有我一人不好吗?”关溪言不禁喃喃道,说完自己都讶然了一下,失笑的摇摇头感叹自己自从发现一切都与梦中一般无二,竟快被惹出癔症了,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怕死怕落得个和梦中一样凄惨的下场的,戴着屈辱和不甘被迫投河……

“你在想什么?”房梁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左半张脸戴着一面做工不凡的银色面具在烛光下忽明忽暗闪烁着。

关溪言听见他的声音后,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到处寻他终于在房梁上瞧见了那个坐的怡然自得还有几分潇洒的男子,“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方才。”男子朝关溪言露出了个邪气十足的笑容后一下子跳了下来坐到了关溪言的对面。

虽然关溪言是不看见他的邪气的,他带着黑色的面具她只看得见他的眼睛和嘴巴,笑的十分之傻。

关溪言又继续绣起那朵娇艳欲滴的牡丹来,心里却在暗暗高兴他赶回来的第一时间找的是自己。

男子也没在意关溪言没理自己,拿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口滚下牛饮一般喝完一杯后似乎是不解渴一杯一杯仰头灌下直到壶中再倒不出一滴水来才觉得不渴了。

“你这屋子为何要拿绸缎遮着,外面天气不错的。”

关溪言一脸肉疼的抬头恶狠狠的盯着男子,本早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太过小气,虽然这壶里泡的都是银子,上好的碧螺春!

轻启朱唇,冷冷说道,“闭嘴。”

“这才几日不见,你脾气实在是见长,云安你已经嫁人了,可不能再这样像在明王府一样任性了。”

关溪言的脸色越来越黑,绣花的手也停顿了下来,男子顿感不妙,“哈哈哈,云安别生气,我也只是说说别当真,那个我府上还有事先走了啊!瞧瞧我这个脑子居然才想起来哈哈哈。”最后又干笑了两岁赶紧站起来大步走到门那麻溜的打开门出去了。

关溪言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手中的绣了一半虽只是个雏形却仿佛是真的一样的半朵牡丹花,“怎么都提醒我已为人妇,不应任性呢。”

可是她们怎么一个人都不记得呢,她关溪言不是自愿想当这人妇的……

月止在厨房瞄了一圈月凉却并未找到只好问问厨房里的人了,“罗大婶,你看见月凉了吗,郡主不是派她来这了吗?”

罗大婶是个长相慈祥的妇人,是府上的老人儿了,昔日显现饿死街头,幸亏被关溪言救了,还被招进了府在厨房当个打下手偶尔也能掌厨的下人,对关溪言尤为敬重。2

罗大婶细细回想了一下凑到月止耳边十分小声的说,“好像月凉半个时辰前和柳氏身边的婢女春晓走了!”末了又说,“她这两日好像与柳氏身旁的这个春晓玩十分要好。”

月止眼神暗了暗,“谢谢罗大婶,我先回去向郡主复命了!”

“去吧去吧!告诉郡主今日老奴做了她最喜欢的四喜丸子!”罗大婶十分自豪的笑着。

“好嘞,我会和郡主说的。”月止笑着说完就转身急匆匆的朝关溪言院子那边的方向走了。

一个可怕的猜想在月止心中生根发芽!

月止在厨房瞄了一圈月凉却并未找到只好问问厨房里的人了,“罗大婶,你看见月凉了吗,郡主不是派她来这了吗?”

罗大婶是个长相慈祥的妇人,是府上的老人儿了,昔日显现饿死街头,幸亏被关溪言救了,还被招进了府在厨房当个打下手偶尔也能掌厨的下人,对关溪言尤为敬重。

罗大婶细细回想了一下凑到月止耳边十分小声的说,“好像月凉半个时辰前和柳氏身边的婢女春晓走了!”末了又说,“她这两日好像与柳氏身旁的这个春晓玩十分要好。”

月止眼神暗了暗,“谢谢罗大婶,我先回去向郡主复命了!”

“去吧去吧!告诉郡主今日老奴做了她最喜欢的四喜丸子!”罗大婶十分自豪的笑着。

“好嘞,我会和郡主说的。”月止笑着说完就转身急匆匆的走向关溪言院子的方向。

一个可怕的猜想在月止心中生根发芽。

而此时被月止猜疑的月凉正坐在柳素素的落梅小院里,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个有些寒酸的院子越打量越觉得柳素素十分可怜越觉得关溪言对柳素素太过苛刻但是她却未曾想过有别的府上的贱妾是没有属于自己的院落的。

柳素素坐在月凉对面,眼中闪着精光。

春晓端了壶热茶来,春晓本想先给柳素素倒茶的却看见柳素素给她使了个眼色,春晓自然明白主子是什么意思,于是转了方向先给月凉倒了杯茶而后才给柳素素倒茶,倒完后便站到柳素素后面去了。

月凉端起茶水想喝但在闻见这茶香后皱了皱眉,这种茶叶便是在月凉月止她们这些人的丫鬟房中也不会有的,不过要是之前她在的那个府上的话就是这种最差的茶叶在她们这些丫鬟眼中也是可望不可即的,月凉心中不免生出一抹心酸。

柳素素尴尬道,“月凉姑娘莫嫌弃,这茶水已是我房中最好的了……”

月凉讶然抿了一口茶水后放下了茶盏,“柳姨娘喊月凉来有何事?”

“素素本不该请月凉姑娘来这的,但月凉姑娘也知道,自我进府那日夫人便对我有众多偏见……”

柳素素此时似是羞愧的红了脸,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楚楚可怜之态让月凉也有些同情她了。

“素素自知处处不如夫人更没有跟夫人争夺什么的意思,素素知道月凉姑娘是夫人身边的红人,所以想劳烦月凉姑娘在夫人面前多为我美言几句……不知?”

柳素素小心点观察着月凉,看见月凉脸上有同情之色后知晓事情成功了一半,连忙跪下,春晓见主子跪了也识趣的跪下,月凉被她们主仆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去拉柳素素起来,柳素素当然不会让她扶起来,伸出右手露出手心的镯子,月凉被柳素素手中放着的一只雕刻无比精致一看就非凡品的木镯吸引住了,尤其这木镯的不仅雕刻惟妙惟肖而且暴露在空气中还发出淡淡幽香。

“这木镯是素素传家之物,也是素素的一片诚心,劳烦月凉姑娘替我交给夫人,不过夫人若是知晓是素素之物定然不会收下,希望月凉姑娘不要提是素素之物。”3

月凉又被憾住了,传家之宝何其重要啊,如今柳素素竟因郡主舍了传家宝,心里又对关溪言有了些不满。

月凉拿了镯子又扶柳素素起来,“柳姨娘快写起来吧!月凉定会帮柳姨娘的。”

柳素素看月凉收下了镯子便任她扶自己起来了,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也不必再委屈自己跪着了,只感激的看着月凉,然后等她完成任务后自己坐享其成。

月凉被柳素素感激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随便寻了个理由便离开了落梅小院。

柳素素既达到目的也不挽留只感激的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便任她离去。

“起来罢,今日辛苦你了。”待月凉出了院子,柳素素才朝在自己后头跪着的春晓道。

“是。”得到了柳素素的肯定,春晓激动的起身满脸都是开心的,不得不说柳素素御下之道确实比关溪言出色的多……

“是。”得到了柳素素的肯定,春晓激动的起身满脸都是开心的,不得不说柳素素御下之道确实比关溪言出色的多……

“把香点起来吧,薛郎过会儿便来了。”柳素素躺在塌上慵懒的说道,塌上红色的帷幔将她美艳的脸衬的越发光彩动人。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所述的似乎就是针对于柳素素这类人的。

“是!”

柳素素善调香这件事府上只有春晓知道,此时春晓点的香正是出自柳素素之手的烈性催情香,柳素素隔三日便会点上一次,想尽快怀上薛诏的子嗣,她如今的身份到底还是低了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