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韩少泽小说-安静韩少泽小说名字

2020-02-14 06:06

热血中文网为您提供《静待花开》小说阅读,该小说男女主是安静韩少泽。安静韩少泽小说精彩节选:这一次的孕检,还要做一次全身性的检查,为了孩子,她忍着难受的尽,接受了一项项的检查,当结果出来后,安静却十分的紧张。

静待花开
推荐指数:★★★★★
>>《静待花开》在线阅读>>

《静待花开》精选:

“妈,不是我杀死的。”安静摇头,她凄楚的眸子微微一颤,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那饭盒是她的的确没错,可是她从未在里面下药,林琳对她那么好,她怎么会对林琳做出那样的事情,可是,一切解释都没什么用。

韩少泽可不信,他压低了声,狠狠咬牙道:“不是?你想说,琼儿也不是你推下去的吗?”

“就算我说了不是,你会信吗?韩少泽你不信我,何必要问我这些问题?”安静低嘲一声,心口处那阵阵难受被她狠狠压制着。

是,他不信。

不论安静说什么,韩少泽并不会相信只言片语。

“你以为这样,我就可以放过你?安静,你还是好好待在别墅内,哪儿都不准去。”那触碰到那一抹黯伤的眸子,韩少泽下意识的撇开脸,冷冷道。

“凭什么?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韩少泽你没有资格囚禁我。”安静可不会屈服,她现在只想离开,怎么样都好,只要能护住自己的孩子。

在这儿,她的孩子会被韩少泽拿走。

韩少泽阴冷的眸子微微一闪,语气依旧狠戾无比,“凭什么?就凭我是韩少泽,你若是不受牢狱之灾,就老老实实待在别墅内。”

他是韩少泽,有资本,而且如果她跑掉了,再次被抓住,韩少泽会做什么出来谁也不知道。

那道身影,渐渐的离开了。

安静背靠着墙壁,身子滑落到了地上,寒冷包裹着她的身子,她缠着身子,眼睫上挂着泪水,她紧咬着唇,不让那泪水流出。

“从现在开始,你便是别墅内低贱的佣人,专门负责我的起居,明白吗?”苏海琼见韩少泽离去,站于安静面前,宛如看着蝼蚁般看着她。

接而,她便离开了。

一个佣人上前,看着安静那潸然落下的泪水,想要上前安慰几句,却一句都说不出,只能看着她,把一包纸放入了她的手中,才离开了。

起身,安静踉跄着步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她抓着自己的脑袋,脑海中响起方才韩少泽那阴狠冷厉的模样,他似乎更加生气了。

她的顺从,亦或者反抗,都会让他生气万分。

“安静,出来干活!”突然,一个人提了提房间门,怒吼了一声。

那是苏海琼的声音,在韩少泽不在的时候,她便能嚣张,安静的手一紧,起身,打开房门,冷冷的望着苏海琼,“要做什么?”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狠狠打在了安静的脸上。

“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安静,你又什么资格用那种口气跟我说话?”苏海琼的目光狠狠剜了她一眼,甩了甩手,那一章,打得她手生生发麻。

安静歪着头,眸子一沉,“那,也没有到你打人的地步吧?”

“赶紧去做事,安静,现在你没有资格和我顶嘴,明白吗?”那尖锐刺耳的声,狠狠灌入了安静的耳内,还有那苏海琼嚣张得意的模样,狠狠在她眼前炫耀着。

以后,她再也不是什么少夫人了。

即便是少夫人,苏海琼也从未把她放在眼里过。

“还有,你不过是一个低贱的佣人,若是你顶嘴半句,我便让少泽把你扔进牢里,让你下半辈子都在牢内度过,听到了没有!?”

“嗯。”安静有什么资格反驳,只能点头,去伺候苏海琼。

晚餐间。

客厅内安静至极,只有那碗筷敲打之声。

安静站于一旁,低着头,那这几日连着被苏海琼使唤,身体有些不支,好在的是,孩子不闹腾,妊娠反应也还没有出现。

“既然怀了我的孩子,吴嫂,弄点鸡汤给她。”韩少泽冷眸瞥向低头在那儿的安静,心里不知觉划过一丝异样。

坐于一旁的苏海琼不解,疑惑的看着他,“少泽,为什么呀?”

“琼儿,她怀了我的孩子,我必须要让她好好生下这个孩子,为了你。”韩少泽依旧那般的轻柔语气,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那一句“为了你”,让安静下意识护着自己的小腹。

安静应该早就明白了,可是现在听到,还是会心口一阵窒息痛疼,她想到他的心狠,也该接受眼前这一切,对韩少泽,那些爱意早已消散离去。

“少泽,现在你已经离婚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领证呀?”苏海琼带着小女儿的娇羞感,低着头,脸上带着一丝的红润。

回应她的却是一阵宁静。

“琼儿,我才离婚,若是立马与你结婚,会被人说三道四的。”对于苏海琼,韩少泽的话语,依旧那么的温柔,却刺痛着安静的双眼。

他们,还是挺配的。

苏海琼嘟囔着嘴,嘴角带着一丝的不满,却又只能答应:“那好吧,我就先等等,不过少泽,你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好。”韩少泽一个抬手,轻柔了她的发丝。

这般温馨和谐的场景,让安静心口泛酸,她一个抬眸,看着二人,“我,我有些身体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一下。”也不等二人有何反应,疯狂逃离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碗鸡汤,在用餐结束后,佣人送入了安静的房间内,可她并未喝下,看着那冷却的鸡汤,她眸子一颤,转而倒入了垃圾桶内。

次日,她要去孕检。

韩少泽很是好心的让她离开一天,但派人看着她。

这一次的孕检,还要做一次全身性的检查,为了孩子,她忍着难受的尽,接受了一项项的检查,当结果出来后,安静却十分的紧张。

“身体不太好,好好调养一下就好,只是——”医生的脸色突然变得沉重。

安静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什么?”

“安小姐,根据检查,您有轻微的抑郁症,这种轻微的抑郁症若是平常人可以调养一下就好,可是您现在怀孕,抑郁症可能会影响孩子。”

什,什么意思?

安静手紧紧握在一起,指甲陷入了肉里,她却没有丝毫的痛感,她颤着唇,半晌,才吐出一句话,“你,你的意思是,我的孩子,不能留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