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女总裁的神医女婿_蜂行天下

2020-05-21 12:04

《女总裁的神医女婿》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泪目,小说的作者是蜂行天下,主要人物是林尘、柳若溪,书中描述了:就在林尘准备下楼时,柳若溪带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走来, 他认识,女孩叫乔欣彤,是妻子的闺蜜,以往经常来家里。“林尘,你要实话实说哟,中午在哪吃饭?”林尘疑惑的望向她,见面就问,是何意思,在天香楼吃饭,难不成被她撞见?“在饭店,有问题吗?”

在线阅读地址

《女总裁的神医女婿》精选章节

“跟谁?”

乔欣彤不依不挠。

柳若溪悄悄碰下她,意思别问了。

可乔欣彤没有作罢,质问道:“是不是跟一个漂亮女人?”

杨凡心里咯噔一下,宋城那么大,还真让她给碰上,反正过两天离婚,实话实说又有如何。

“是。”

乔欣彤一副大获全胜模样,“若溪,听到了吧? 他在外面找女人,亏你还辛苦挣钱养他。”

随之,针对林尘,“ 不是我说你,你真不是东西!能娶到若溪,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不是她, 你就是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不知恩图报也就罢了,竟然在外拈花惹草!”

“你可知道追求若溪的男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却不知珍惜!若溪, 这样的垃圾, 你留着干嘛?早点扔掉算了!”

好一个伶牙俐齿,连损带骂,把林尘骂了个狗血喷头。

“好了,你消消气,等我腻歪了,随手丢掉便是。”

柳若溪拉着乔欣彤进入卧室,林尘一怔一怔的,搞清楚再骂好不好,他和易水柔只是单纯的医患关系,难道因和异性吃顿饭,就是男女关系吗?什么谬论。

“我可告诉你,越是看着憨厚老实,温顺听话的男人,这种人往往骚的很,趁你对他放心时,就会在外面鬼混。”

“就像林尘这样的,平时三脚踹不出个屁,一旦放纵,惊天动地!我可提醒你,那女人比你妖媚。”

乔欣彤的声音透过门缝,飘进林尘耳朵里,这妮子哪是找若溪,是专门来搬弄是非的。

“就他,谁喜欢谁领走,觉得我会稀罕吗?我都不生气,你生哪门子气!”

不给辩解机会,再者,不管怎么诋毁,已对林尘构不成什么影响,天色渐暗,亮起万家灯火。

乔欣彤终于走了,临行前,还警告林尘,在没离婚前,胆敢做对不起柳若溪的事,不会放过他。

翌日。

在孟唤珍牢骚中,林尘离开家门,哪知刚出小区门口,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GT停在他身边。

“恩公......杨凡,上车。”

伴着车窗落下,露出一张让人神魂颠倒的面容,极品女神——易水柔。

林尘恍惚了下, 钻进车里。

“去哪治疗?要不去我家?”

易水柔看了眼林尘,缓缓启动车子。

林尘觉得去家里不妥,问道:“ 你的酒楼有地方没?”

“有,正好阿玉已备齐银针。”

易水柔一脚油门,直奔天香楼。

用时不足半小时,抵达酒楼,在前台和保安惊奇目光中,易水柔带着林尘上楼。

一个比较温馨的套房,房门敞开着,一张玻璃圆桌上,摆满早点,面包,三明治,包子,牛奶等等,总之比较丰盛。

“还没吃饭吧?陪我吃点。”

易水柔率先坐在桌边,而林尘摇了下头,“我吃过了。”

“我吃不完,你帮我消掉点。”

“吃不下了。”

“那你吃个三明治,再喝杯牛奶。”

在易水柔坚持下,林尘只好应下,其实,他在家里什么都没吃。

看着林尘吃,易水拿着面包咬下一点点,恩公,你是别人家里的家庭煮夫,但在我这里你就是皇阿哥。

早点撤去,阿玉送来银针,酒精和棉球,随后退了出去。

林尘让易水柔坐在沙发上,直接施针,同样的穴位,同样的手法,很快治疗结束。

易水柔急忙去洗了把脸,待从洗手间出来,林尘已将用过的银针消毒,放入盒中。

“你医术那么好,想过开家诊所没?”

易水柔委婉的了解林尘将来打算,说话间泡了杯茗茶递给他。

林尘苦笑,“医馆暂时开不了。”

“为什么?”

易水柔微微诧异,论医术,谁能跟他比。

“没证。”

这可是一个现实问题,不管医术多么高明,没有医师资格,开不了医馆。

林尘乃是隐世家族医家传人,祖爷,爷爷的医术全传给了他,毫不夸张的说,他是林家医术最顶尖存在,这又如何,没有国家承认的医师资格证,顶多算上江湖郎中。

易水柔柳眉轻挑,陷入沉思,神乎其神的医术,想弄个证,并非难事,想着怎样才能帮他。

良久,开口说道:“别急,总会有办法。”

林尘起身告辞,都快十点了,他得去趟医院。

没让易水柔送,在酒楼门前拦了辆出租车。

宋城荣康医院,脑外科病房,林尘刚出电梯,看见两名壮男架着一个男子钻入另一电梯,那人背影熟悉,待看清楚,竟是黄东强。

他来找牧涛要帐?看样子非但没要成,还不受欢迎。

林尘整理下衣领,朝一个门外有人把守的病房行去。

“干......?”

什么两字没说出,说话男子已认出林尘,急忙改口:“林先生。”

“我找牧涛。”

两名男子没有阻拦,把他请了进去。

一张病床上,牧涛正在输液,一只手臂还打着石膏。

“林先生,你来找我开支票的吧?已经写好了。”

看到林尘,牧涛左手拿出一张支票。

“什么情况?从昨天到现在,来三个找我要帐的,刚才这位你碰到了吧?黄家竟也想插手,我让人把那货扔了出去。”

“那人可是黄东强?”

牧涛点头,“你认识他?”

“何止认识。”

牧涛一听便明白,两人之间有恩怨,幸好把人打走,不然,又惹他不高兴。

林尘接过支票,扫了一眼,放入口袋。

目光落在他胳膊上的石膏上。

“等把合同签了,我给你扎几针,最多两三天,胳膊就能痊愈。”

牧涛之所以如此乖顺, 等的就是这句话,付出是有回报的啊,心里好激动,郑重点头,“随时都能签约。”

“嗯,准备好合同,等我电话。”

当即两人互留号码。

“林先生,依你看我颅内的血管瘤能治好吗?”

牧涛最担心的不是胳膊,而是脑袋,那要是破裂了,颅内大量出血,不死也得瘫,那是无法接受的,满怀期待,等待林尘给出答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