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与君相见欢_一梅橙子

2020-05-21 12:04

qq1234小说网提供《与君相见欢》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与君相见欢》情节跌宕起伏,文笔优美,欢迎大家阅读!作者描述了:楚煜阳将自己所知告知了程又安:“据在下所知,渝州城受灾人数已经过万,除去瘟疫爆发之前逃难的人,现城内也有千余人,而没有患病的健康人群我这边的消息是……不足300人,而且还是8日之前的消息。”程又安皱眉,若是这位严公子所言不虚,那么渝州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饶是李木这般心大之人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与君相见欢》精选章节

渝州城发生大规模骚乱,也是尚书大人到之前的事了,后来府台加固了路障,再加上留下的人多数都是病患或病患家属不足以畏惧,便没有在发生骚乱。

程又安要赶往悬济堂,一路上在她眼前呈现的一幕幕让她心碎,就是在21世纪,她也从来没见过这种场景,再看着一个个为了躲着阳光,缩在太阳底下的孤魂,她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楚煜阳和她并不同路:“严公子,前面不远就是悬济堂了,我三人先行一步,告辞”。

分别后,楚煜阳怒气冲冲的赶往渝州府台大人的府邸,阿严很是困惑:“公子为何这般生气?”

“我们一路走来,尽是被饿的面黄肌瘦之人,路过施粥棚,那也是破败不堪,想来根本没人打理过,看来这府台大人和这吏部尚书大人忙得很呢,那我们就该去瞧瞧,忙的是什么!”

到了府台大人府外,却是大门紧闭,敲了好久才有人开门:“什么人,干什么的?”。

阿严上前:“我们是来找尚书大人的。”

门口的守卫说:“尚书大人和我们府台大人正商量事情,有事明天来吧。”

阿严正要发怒,却被自家主子拦下,楚煜阳强压心中怒火问道:“敢问这位官爷,现在也到了午饭时间,为何不见官府之人施粥呢。”

门口守卫斜瞪一眼二人:“你二人存心找茬是吧,你看看这帮人都快死了,还喝什么粥,滚滚滚,别打扰老子睡觉。”说完门一关,把二人关在门外。

纵是阿严这种平时不能多说话的人,也是满心的怒火:“为官者,怎可以如此把人命当成儿戏,少爷,怎么办,我们晚上潜进去吗?”

“晚上?!现在就进去!我倒要看看,这两人到底在商议什么不得了的事!”

两人刚潜入内院,就听见房中传来的丝竹乐声,还有酒杯间觥筹交错之声,楚煜阳将门口两个守卫踢进屋内,瞬间一片寂静。

府台大人李文虎吼道:“大胆,什么人也不看看地方就敢闯,来人!”。

楚煜阳没理会他,看腿上坐着妙龄女子的尚书大人,这时已有数十名护卫包围了二人:“尚书大人,好雅兴啊”。

此时吏部尚书虽喝的眼睛昏花,可是耳朵不聋,听见来人的声音,吓得跌坐在地上,再仔细一看,忙跪下:“四皇子殿下,恕罪,恕…罪…,下官…下官…”

没等他说完,屋内之人全部跪下了,府台大人,更是瑟瑟发抖:“下官不知四殿下驾到,有失远迎,还…还…请殿下…恕罪…”

楚煜阳坐在桌前把玩着酒杯:“我可不敢,打扰了二位,我还过意不去呢,不知二位打算把酒言欢到何时呢?”

“下官……下官……”吏部尚书说了半天什么都没说出来。

楚煜阳把酒杯往他脸上一摔:“你二人好大的胆子,如今渝州瘟疫肆虐,百姓人人自危,流离失所,渝州民不聊生,你二人却在府里醉生梦死,真是该死,来人!将李文虎收押,待我禀明皇上后,听候发落。”

他看着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吏部尚书:“秦大人,您这酒可醒了?”。

秦述不敢回答,他便问下人:“可有冰块?”

下人也未曾见过皇子,回答也是哆哆嗦嗦:“回……回殿下,后院有。”

“好,给我提5桶过来,混合成冰水,把尚书大人绑在椅子上,我要好好给尚书大人醒醒酒。”

不多时5桶冰水已备好:“记住给我一桶一桶的浇在秦大人身上,从头开始慢慢浇。”

“是…是…”秦述也是吓得大气不敢出,冰水浇的他瑟瑟发抖。

悬济堂这边,那位感染瘟疫的大夫,已发病多日,数位大夫连带宫中太医一起调的方子,也未见起色。

“少堂主。这次瘟疫来势汹汹,只怕这城中百姓都会遭殃啊。”

程又安皱眉:“我在路上看见施粥棚,为何到了午饭时分还没有人施粥呢?”

“少堂主你有所不知,这渝州城的府台大人,只管自己寻欢作乐,爆发瘟疫之后,就大门紧闭,任何人不得进出了,前几日皇城派来了尚书大人,他也只是来了悬济堂看了一眼,将太医留下后便走了,听说进了府台府就没出来过。”

伙计将医案递给程又安,她翻着医案怒道:“府台大人身为渝州百姓的父母官,怎可以如此不顾百姓的安危性命。”

伙计也是无奈的摇摇头:“少堂主,不知为何,这次瘟疫我们试着调剂了好几种药却总是不见好转,现在患者越来越多了。”

程又安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过去吧。”随后埋头研究医案了。

皇城,四皇子已走5天,皇帝在楚煜阳走后第三天,就下旨封刚成年的六皇子和七皇子为晋王和襄王。这样一来,皇城内成年也没有封王的皇子便只剩下四皇子一人了,皇帝还下旨要为六皇子和七皇子选秀,日期就在一个月后,朝堂之人都看的出,皇上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四皇子。

皇帝的心里更加没有灾民,不闻不问,自楚煜阳走后,渝州送来的奏章都不愿意看一眼,完全不关心百姓以及楚煜阳的死活。

府衙内,三桶水浇下,秦述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清醒了,哆哆嗦嗦求情道:“殿下,下官知错,下官马上让人修缮粥棚,让厨房蒸馒头,做些粥,分发给老百姓,殿下,饶了下官吧。”

楚煜阳站起身:“再浇一桶,记得煮一碗姜汤给秦大人,城中事务还要秦大人主持大局,不能生病才是,准备一套新衣服,既然要出门,自然打扮的光鲜亮丽一些。”

秦述冻得上下牙直打架,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谢殿下不杀之恩,下官换完衣服,马上准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