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执小说_凌依然易瑾离_顾家小竹

2020-05-21 18:02

《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执》由小编给各位带来,是近期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主要角色有凌依然易瑾离,情节内容十分新颖,各位读者们,赶快来看一看吧

免费阅读

苗佳玉这会儿,简直是恨死赵漫甜了,要知道,人事部那边有个她平时关系还不错的同事,偷偷的告诉了她,说是和她擅自滥用权力,指使环卫所的人有关。

她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让凌依然送文件的事儿了,但是那事儿,赵漫甜才是主谋啊!

“我可没逼着你做,你自己也想要看凌依然出丑,才会愿意做吧,我顶多也就是出个主意,是你自己做的,和我无关。”赵漫甜立马撇清道。

两个人,开始了狗咬狗,一嘴的毛!

苗佳玉在和赵漫甜闹掰后,家里虽然也是狠狠地骂了她一顿,但是终究还是为她的事儿,花钱,托关系,想要找人说情,但是钱和礼,却根本就送不出去。

就算是好不容易送出去了,结果没两天,对方却又把钱和礼退给了他们。

最后,还是一个和他们家多年交好的老熟人,偷偷地说了一句,“你们女儿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啊?那人来头好像还大着呢,我听城管局的局长说,将来你女儿别说是找这种铁饭碗的工作了,就算是找普通工作都难了。”

苗佳玉的父母听着当场呆若木鸡,回家后劈头就质问女儿,到底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苗佳玉一脸蒙圈,她能得罪什么大人物啊,她平时工作生活的,也见不到什么大人物啊!

倏然,她一个激灵,想到了同学会的事情。

凌依然突然得以离开,然后那个叫高秘书的男人进来,摆下了那样的阵仗。

当时她只以为是沈万豪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会被整,但是现在想想,难道说,那个叫高秘书的男人,是在给凌依然出头吗?

思及此,苗佳玉只觉得背后冷汗淋漓,凌依然只是一个环卫工啊,背后会有大人物?

但是想来想去,她得罪过的,似乎也只有凌依然而已。

第二天,苗佳玉就忙不迭地找到了凌依然。

一看到凌依然,便眼眶含泪地道,“依然,那天真是对不起,都是赵漫甜的主意,说非要你来参加同学会,我才会借故让你送文件过来。这几天,我一直在后悔呢,都是我不好,才让你在同学会上遭了那样的侮辱,我对不起你。”

凌依然冷眼看着苗佳玉的表演,对于对方所说的话,她可是一个字都不信。

“依然,你原谅我好不好?”苗佳玉顺势说道。

凌依然淡淡地道,“我为什么要原谅你?”

嘎?“我……我都已经认错了,你还不原谅我吗?”

凌依然只觉得可笑,“你让我送文件,是正常的公事,并没有什么错啊,我自然也谈不上原谅不原谅的。”

苗佳玉傻眼了,这……这让她怎么说啊,难不成要她说,她是想要看她出丑,丢脸,所以才设计她送文件的吗?

“可是我……我害得你在大家面前丢脸,还被沈万豪那样……”

“那是他们做的事情,和你无关不是吗?”

和她有关啊!苗佳玉在心中呐喊着,生平第一遭,拼命的想要把罪责给揽自己头上。

“好了,如果没别的什么事,我还要工作。”凌依然道,也不管苗佳玉一脸苦逼的模样,绕开了对方,径自走到了马路对面扫起了地面。

虽然她并不知道苗佳玉今天来找她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对于那天的事情,她并不打算原谅。

正当凌依然扫到一半的时候,一抹身影,倏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抬头一看,是车队的郭信礼。

郭信礼的脸微微涨红着,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道,“依然,我听徐姐说,你现在不想谈恋爱,但是……但是我是真心的,我愿意等你,你……你要是什么时候想谈恋爱了,可以找我。”

在说了这话后,他似又觉得有些不妥,急急的改口道,“不是可以找我,是我可以排队等你……”

凌依然有些呆愣地看着对方,倒是真的有些意外,“你可以去找更适合你的人,我只是个扫马路的,挣得少,工作也没什么前途,并不是一个好的媳妇人选。”

“但是我喜欢你。”说出这话后,郭信礼的脸似乎更红了,“我听徐姐说,你现在并没有男朋友,我会等的。”

“可是我……”她才想要再一次地拒绝,却在看到对方涨得通红的脸庞和那有些紧张的表情时,有些噤住了。这个男人,至少现在对她,好像真的是真心的,而且也如徐姐所说的,是个老实人。

这样的男人,通常来说,会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但是……若是这个男人知道她坐过牢的事,只怕也会躲得远远的吧。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在了她的身后,“阿姐,不介绍一下这人是谁吗?”

凌依然一转身,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正朝着她走过来。黑色的羽绒衣,黑色的长裤和球鞋,都是一身的地摊货,但是穿在他的身上,却煞事好看,只是此刻,他刘海下的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却是直直地盯着郭信礼,带着一抹不善。

“这是我同事,阿瑾,你怎么来了?”她问道。

“今天收工早,就过来看看阿姐。”易瑾离一边说着,一边执起了凌依然的左手,“阿姐的手有些冷呢。”

“没事的。”大冬天工作,手被冷风吹着,自然是冷的,她都习惯了。

可是易瑾离却是双手抱住着她的手,动作轻柔的搓热着她的手,一只手搓热了又换了另一只手。

郭信礼呆呆地看着易瑾离和凌依然之间的这份亲昵互动,忍不住地道,“依然,这是……你弟弟吗?”

“嗯。”凌依然点了点头。

易瑾离懒洋洋的瞥着郭信礼,然后把手环在了凌依然的腰上,脸凑近着她,一副霸占意味十足的姿态道,“阿姐什么时候下班?我今天和阿姐一起回去。”

“再过半个小时吧,把这条路扫完就可以了。”凌依然道。

“那好。”易瑾离笑了笑。

看着两人的模样,郭信礼总有种怪怪的感觉,这样的两人,真的是姐弟吗?为什么这男人看着依然的眼神,还有那种姿势,就像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独占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