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替嫁毒妃求生记陆云蒸林芝小说()

2020-05-21 21:01

替嫁毒妃求生记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陆云蒸林芝的书名叫《替嫁毒妃求生记》,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佚名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她与宰相府的千金有着一样的面容,为救母亲,她认宰相为父,替宰相千金出嫁。不料所嫁之人,并非良善。表面懦弱多病的旬王,实际上阴险毒辣,暗藏野心。而宰相父女,亦是藏了重要秘密未告知她。出嫁的第一个晚上,她被罚跪在坟墓前,而后,接踵而来的是无数次羞辱和毒打。 后来,她终于明白,若想独善其身,必先毒步天下!

《替嫁毒妃求生记》 第21章 局势明朗 免费试读

那么他的皇兄也开始有所作为了吗?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回应着陈旬。

而此刻的宰相府,也不平静。偏殿里,宰相林国邦亲自给对面的男子倒了一杯酒,

“王公子,请。”

王芒拿起酒杯与林国邦对了对杯,而后放下。

“林伯父,你让我试探的我都试探了。相信即便我不试探,宰相大人心里也有数。旬王,看似懦弱,即便是我欺负到了他名义上的王妃时,他也能忍住。这种人,要么就是太冷血,要么就是很能装,再者,就是对那女子完全不在意。但是无论是哪样,都说明旬王远远没有大家所看到的那样简单,单蠢。倒是他身边的女子,有点不简单。我说起边关的事情,她倒是能答上几句。我就得伯父说过,她是你的义女,但是义女终归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我担心,伯父利用这个女子解围,会不会到时候反而被其所困?”

林国邦果断的摇头,然后放下杯子,

“不会,她就是个市井小民。至于你说的边关的事情,也就是道听途说罢了。没什么本事和才华。”

王芒却是又拿起了酒杯,晃了晃,小抿一口。

“可是我觉得这女子眉宇之间,有一股贵气,倒不像是街头小民那样无知。而且,能够关心国事运势的女子,不多见。伯父想,普通女子,就是道听途说,也只可能听那些什么针织女红之事。抑或是美颜养颜之方。对边关关心的女子,就更不多了。”

林国邦又是笑了,

“王公子啊,你这太抬举那个丫头了。你怎么不知道她关心的不是葡萄酒这些了,而且你放心,就算她真的有本事,也不可能背叛我。她的母亲,还在我的府邸。”

王芒顷刻间明白了,

“原来伯父留了一手,看来是我多虑了。但是伯父,我们这私自试探旬王的事情,如果让辰王知道了,他不会不高兴吧?”

“不会,他不需要知道。”

王芒点点头,深看了几眼林国邦,

“其实王芒这次肯为伯父走这一趟,就是因为伯父你对辰王是真心实意。辰王不喜这些权谋斗争,但是历朝但凡关系到权位,哪有不沾这淌水的。现在辰王还不想动手,也只能靠伯父和我们这些朋友帮帮他了。”

林国邦赞同的点点头,“是啊,陈辰太固执了。我们这些人不帮他谁帮他,总不能让那个旬王占了先机吧。他若是有一天成了皇上,哪里容得下我们这些人。所以,只有辰王做了皇帝,我们这些人才有活路啊。”

王芒微微点头,饮下清酒。

“但是为了这件事情,伯父,我这刚回京,名声就臭了。以后,若是我讨不到媳妇,伯父可要让伯母为我说媒的。”

林国邦哈哈一笑,

“这有什么问题,实在不行,我将林芝许了你。”

王芒摆摆手,“伯父别开玩笑了。林芝伯父是准备给辰王的吧?”

林国邦一张老脸微微一僵,这个王芒,倒是看的很明白。

“哪里,看她选择。”

最后用这么一句,搪塞了王芒。王芒轻轻沾了一口酒,其实,他装玩世不恭,也不单单是为了宰相和辰王。而是父亲有交待,希望他能中立,毕竟现在情况还不明。一旦站错了脚,成王败寇就在一瞬间。

但是,谁让他曾经被辰王所救,偏偏宰相又抓住了这点,现在看来是已经上了辰王这条船不能下去了。

王芒倒不后悔为辰王办事,只是这个宰相让人看不透。这么多年了,旬王是真蠢,还是假蠢,真懦弱,还是假懦弱,宰相岂有不知的道理。

偏偏还要让他去试探,恐怕并不是试探这方面。而是另有算计,这就可怕了。宰相若是藏了城府,几十年老江湖,那可老道了,就不是他黄毛小二能应付的。

而且,为什么要找一个和林芝一模一样的女子替嫁,说是旬王看中了林芝,林芝不愿意。但是真的是这样吗,这里面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他可是听闻,是宰相和林芝设计杀了旬王身边的一名谋臣。而且这名谋臣对旬王举足轻重,这才招了旬王的恨,旬王想报复才娶了林芝。

结果恐怕现在都还不知道,在王府的并不是林芝本人。而是个冒牌货。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王芒看着对面泰然喝着酒的林国邦,

林国邦应该早就知道了旬王不是真懦弱,何须在试探,那这试探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是试探自己?还是其他?

难以看透。

酒过三巡,王芒提出离开,林国邦亲自送到门口,然后看着王芒离去,这才往院子里走。

“爹,这个王芒现在算是上了我们的船吧?”

从右侧冒出来一个女子,穿着一身夜行衣,头发高高的束起,扎了一个马尾甩在后面。眉宇间有几分狡黠。

“放心,上了我们的船,可就不好再下了。不过,要让他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们,这可得看芝儿你的魅力了。”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林芝本身。

“爹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对了爹,你要试探的,试验出来了吗?”

说道这里,林国邦微微皱了皱眉头。

“爹本来以为以旬王对你的恨,你杀了房轩,嫁过去,他肯定会饶不了你,很可能随便编个理由就将你处死了。但是,现在代替你的陆云蒸,却好好的活着,虽然今天试验的结果是,旬王也许对陆云蒸一点也不在乎。但是,至少旬王没有杀她。换句话来说,旬王没有杀你。旬王绝对不是一个好人,可是为什么还迟迟不动手了,难道是他想利用陆云蒸来对付我?”

“也许是,但是旬王一定想不到,陆云蒸不是我,对爹你一点威胁都没有。那照爹你试探的结果看,有没有可能让陆云蒸成为我们的眼线,帮我们盯着旬王的一举一动了?”

林国邦一笑,

“芝儿啊,还是你最懂爹的心思啊。根据你娘跟我说的,陆云蒸非常紧张她那个病痨的母亲,只要是有她母亲在我们手里,就算是让她去死,我想她也会去的。放心吧,等到了一定时间,爹自然会启动她的。现在她才刚到王府,旬王一定对她有所戒备,还不宜行动。等过段日子再说吧。”

林芝点点头,两个人已经走进了大厅,

“给爹说说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吧”

两个人就着大厅的椅子坐了下来,林芝倒了一杯茶给林国邦,自己也倒了一杯拿在手里。

“趁着曾妃留宿养心殿,摸进曾妃的房间看了看,房间里铺了厚厚的毛毯,而且只要是对孕妇有伤害的东西,房间里一样也没有。但是这也不能说明曾妃就真的怀孕了,为了确定真假,我放了一条毒蛇在曾妃的床下,只要曾妃回房睡,被蛇咬中,那么就只有我们的人能救了。到时候,我们的人亲自救曾妃,就能趁机一探曾妃的虚实了。”

林国邦思索的点点头,

“万一你的蛇咬中了别人怎么办?确定不会被提前发现?”

林芝坚定的摇摇头,

“不会,只有曾妃身上那股香水,才会引起蛇的反应。换了别人没用,而且我的蛇非常细小,就像一条黑线,很会伪装自己,一般是不会被发现的。”

林国邦这才稍稍放心,转而又有些遗憾的说道,

“芝儿啊,你若是个男子就好了。”

林芝的脸色微微一变,

“爹,难道就只有男子才能成事吗?这些年,我有让爹失望了吗?”

每次谈论到这个话题,林芝都有些气愤,为了这个,她不得不学会算计谋划,甚至养那些女子根本就不敢养,不会养的毒辣之物。

“你看你,怎么又急了。你没有让爹失望,就是太优秀了,所以爹才会觉得可惜。”

林芝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

“现在局势越来越明朗,这天下,未来不是辰王的就是旬王的,只是辰王一直不开窍,爹常常在想,你若是男子,爹就不用为别人铺路了。直接成全你就好了。”

林芝叹了口气,“辰哥哥的确是不开窍,但是爹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开窍的。而且只要我嫁给了辰哥哥,这天下还不是我们家的吗。”

林国邦点点头,“也是,现在就是旬王了,还有不要让皇上有皇子出现。否则我们的所有筹谋都将归零。”

“放心吧爹,很快就有结果了。曾妃一旦被咬中,有孩子,也会变得没孩子的。没有孩子,我们就更好办了。知道了皇上的心思,下一步派人监视着皇上的一举一动,让皇上无计可施。”

林国邦欣赏的点点头,端起杯子和林芝碰了一杯。

漆黑的夜里,几道风刮过,无疾而终。

而此刻,陆云蒸正悲催的将晚上没吃饱嗷嗷叫嚣的小猪仔们用猪食哄好,看着几头吃饱了躺下不再哼唧的猪,陆云蒸终于松了一口气,提着装猪食的大木桶,去敲门。

“肥姐,肥姐,猪我喂好了,不再叫了,你让我进去睡呗。肥姐。”

“叫谁肥姐了,是菲姐,菲菲的菲。”

胖女人打开门,一阵咆哮,陆云蒸立即点点头,

“菲姐,菲姐,”

胖女人上下打量了眼陆云蒸,“好臭啊,你去后面洗洗再进来,不要熏着俺了。”

额,陆云蒸闻了闻,是有点难闻,

“好,我这就去啊”

说着提着木桶转了方向走,胖女人看着陆云蒸的背影,嘀咕了一句,

“一身好衣服,给糟蹋了。还不如给我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