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我也曾画地为牢_周宴辰、夏陌熙_余旧默存

2020-05-22 09:02

《我也曾画地为牢》精彩片段试读

夏陌熙猛地抬头看向姚悦,眼神带着凶狠。

“你们给我滚!”

姚悦脸有些僵,但还是宽慰道:“陌熙,我们现在不放心你一个人守在这里,还是留下来陪你吧。”

夏陌熙心中愤恨难当:“你少在这里假惺惺!”

就在这时,护士从里面出来。

夏陌熙慌忙抢到护士面前问:“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护士的神情有些严肃:“孩子出现并发症,现在需要和心脏科的专家会诊。”

夏陌熙顿时吓的身形踉跄,感觉整个人都在崩溃的边!

原本小意的情况已经稳定了,都是因为姚悦!

如果不是她,小意不会受伤,也不会引发并发症!

夏陌熙冷冷看着姚悦道:“若是我的孩子有一点闪失,我一定让你给我的孩子陪葬!”

陆博清知道她现在正焦急,也不愿意说重话,只能说道。

“这件事是你不对在前,况且你这孩子实在见不得人,能尽早摆脱也好。”

夏陌熙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博清,实在是诧异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小意是我的孩子,她怎么就见不得人?”

姚悦语气温柔,却字字挖苦。

“老陆知道你之前因为钱跟了一个老男人,这孩子是他的吧。”

夏陌熙怒极反笑:“是陆漫文告诉你们的?”

“我说了什么?”

突然传来陆漫文的声音,转头,就看到她快步走来,身后是周宴辰不紧不慢的跟着。

夏陌熙看到周宴辰,刚才强撑的坚强差点垮下来,心里酸涩。

宴辰,我们的孩子危在旦夕……

只是刚想说话,就看到陆漫文挽着周宴辰,娇嗔道。

“宴辰,你快点,怎么说也是姐姐的孩子,你不来看一眼,也太不近人情了。”

刚到嘴边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

那个男人,从来都不信小意是他的孩子,又怎么会在乎?

周宴辰只是沉默的站在一边,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夏陌熙。

陆漫文嘴角勾了勾,故意问:“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母女两一唱一和,将刚才的事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

周宴辰讥诮的轻笑。

刚才姚悦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虽然面上不显,但是胸腔里都是隐忍的怒气。

这个孩子,果然是她背叛的存在!

她竟然为了这个孩子,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下贱至极!

夏陌熙的目光正好和他讥讽的眼神对上,心中钝痛,险些有些站不稳。

她现在需要一个支撑,可这里的所有人,不管是说要补偿她的父亲,还是之前说绝不会辜负她的男人,都站在她的对立面。

可她必须撑着,等着小意从手术室里出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