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侯门福妻不下堂全文免费阅读-侯门福妻不下堂小说最新全本阅读

2020-05-22 09:03

《侯门福妻不下堂》是凤千兮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叶凝雪萧北堂,作者:凤千兮。泰格文学为您提供侯门福妻不下堂全文免费阅读,侯门福妻不下堂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在极度的冷热交战的痛苦之中,她艰难地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略显艳俗的粉色床幔,还有浓重的香氛味。

《侯门福妻不下堂》精选章节

上冰山,下火海了吧?

在极度的冷热交战的痛苦之中,她艰难地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略显艳俗的粉色床幔,还有浓重的香氛味。

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穿着艳丽,略显轻浮地luo露出大半酥一胸,有着某种难以言辞风情的女人,她看到叶凝雪醒了,脂粉掩饰不住细纹的脸露出了欣慰的笑意,软声说,“你醒啦,现在感觉怎样?”

叶凝雪有点干涩的樱唇抿紧,没有说话,只用一双空洞得没有任何生机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像一只被人抽尽了精气神的木偶。

那女人也没有生气,伸出手摸了一下叶凝雪的额头,舒了一口气说,“还好,总算退烧了。”

“我想死。”

叶凝雪哑声说。

“啪——”

那女人竟然扬起手掌,毫无征兆地扇了她一个耳光。

脸颊火辣辣的痛,让她那黯然的眼眸里稍微燃起了一点生息,但随即又黯了下去,一脸无所谓的说,“打吧,把我打死最好,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我不管你以前是谁,是怎样活的,你现在的命是属于我的,你得给我好好的活着还债!”

女人又扇了她一耳光,恶狠狠的,“否则,我有一千种办法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呵呵,我现在和生不如死有什么区别?”

叶凝雪虚弱地嗤笑,“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惨?”

“来人!”

女人朝门外吆喝了一声,从外面进来了五个丑陋不堪的猥琐男人,色眯眯地看着床上娇美如花的叶凝雪流着口水。

“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地方吗?”

女人冷冷的问。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叶凝雪有气无力的回答。

“我这里是怡红院,也就是你这些官家小姐们最看不起的烟花之地,我是这里的老板凤三娘,那些被强买进来的女子,哪些开始不是要生要死不服不愿意在这里活着的?但最终还不是被我整服,乖乖在这里欢笑着陪着各色客人?”

凤三娘从怀里掏出一张买卖合同,展给叶凝雪看,冷笑着说,“我花了三百两银子买下了你,你以为我会做亏本生意?”

叶凝雪血液冷凝,窒着呼吸看着凤三娘,嘴唇在微微的颤抖。

以前,她最鄙视的人就是伎女,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做伎女。

“如果你想寻死,或者想要逃走,一旦被我抓住,这五个人会轮流羞辱你,也会把你身上的衣服剥光,绑在迎客厅的柱子上,让来往的客人羞辱,你身材这么好,一定会给我带来不少客人的。”

凤三娘艳丽的脸带着阴测的笑意,“但如果你没有要逃走的想法,我可以让你选择是做陪客的伎女,还是做打杂的杂奴。”

叶凝雪全身鸡皮疙瘩骤起,像坠入冰窟里面,感觉心脏都冷却了。

“嘿嘿——”

那五个高矮肥瘦不一的猥琐男人荡笑着向叶凝雪逼近,扯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

凤三娘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

“嘶——”

叶凝雪的衣服被撕破,在一个男的手要摸上她的时候,她焦急大叫,“你让他们停手,我不想死了,我做杂奴!”

“确定?”

凤三娘朝那五个男人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冷冷的问。

“我确定,我做杂奴!”

叶凝雪捂紧被子说。

“好,你们出去!”

凤三娘让那五个男人出去,弯身伸手摸着叶凝雪的脸蛋,极其惋惜的说,“这小脸这么漂亮,如果能陪客的话,可以成为花魁了,为什么要做那么苦累的杂奴呢?”

叶凝雪看着自己那尖利的指甲,突然抬手,用力在脸上抓了一下。

五道清晰的血痕呈在她那嫩白的左脸上,触目惊心!

“你真是的!”

凤三娘惋惜地跺脚嗔骂,“不陪客就不陪客,至于自毁容颜吗?”

叶凝雪默不作声,看向前面铜镜里的自己。

以前,她极其爱惜自己的容颜,不容许有一点瑕疵和损伤,也以自己那漂亮的容颜而自傲。

现在,镜子里的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原来那双被称为灵动得可以说话的大眼睛,也黯然无光彩。

“今天让你养病,明天开始给我干活!”

凤三娘抛下这句话走了,并且让两个男的在门口守着,以防她寻死。

*

“起床!”

叶凝雪睡得迷迷糊糊,被人扯开被子,粗声粗气的叫喊。

她睁开像被浆糊黏住了的双眼,看到一个长相丑陋,身形粗大的婆子,正在不耐烦地推着她。

叶凝雪刚想要责骂她竟然这么大胆,突然看到那艳俗的粉红床幔,方惊觉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有两个贴身丫鬟,两个干粗活婆子侍候的叶家大小姐了。

“凤老板让我从今天开始带你干活,你敢偷懒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婆子一张丑脸凶神恶煞,让叶凝雪全身发毛。

她挣扎着起身。

婆子扔给她一套粗布麻衣,“赶快穿上出来干活,等你倒姑娘们的夜壶。”

“倒夜壶?”

叶凝雪有点惊讶的说,“我做不了这么脏的活。”

“呵!”

婆子冷笑着,瞥了一眼她,“既然不想干脏活,那又何苦毁了自己的容颜?”

想到凤三娘的话,叶凝雪打了个激灵,急忙说,“我做!”、

摸着眼前这粗糙的布衣,叶凝雪又是一阵心酸和难过。

以前的她,穿着最好的江南丝锦,还必须是致美斋所出品,否则眼尾都不会扫一下。

现在这衣服,比她家干粗活的婆子所穿的还要差,而且散发着一股老旧的霉味。

“不愿意穿这种衣服啊,那把脸养好,我让你穿绫罗绸缎去陪客人。”

凤三娘摇着扇子,扭着腰肢走进来,妖声怪气的说。

“我穿!”

叶凝雪把布衣穿上,粗糙得让她的皮肤立刻感觉痒痒的,像有无数蚂蚁在爬。

“身材不错,气质不错,穿着这粗布衣竟然还有一身贵气。”

凤三娘绕着她打量一圈说,“你若能陪客人,我立刻给你最好的祛疤膏。”

“不用。”

叶凝雪冷冷的说,“我喜欢做杂役,我出去倒夜壶了。”

凤三娘阴测一笑,没有阻止她。

“你去牡丹姑娘房间拿夜壶出来倒。”

丑婆子指着一个房门说。

凤三娘默然点头,走到门口,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她看清楚那脸,心一沉,急忙转身别过脸躲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