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冷酷总裁:特工宠妻小说(易青青闫景乐)章节阅读

2020-05-22 12:01

冷酷总裁:特工宠妻

推荐指数:10分

冷酷总裁:特工宠妻中主要人物有易青青闫景乐,是君君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总裁豪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她是一个富家小姐却懒的极致,也是国内一级特工组织后勤组人员之一,众多出色的人里,只看到他的存在,她一生的依靠。他是越氏总裁,性情冷漠,对每个人都惜字如金,却对才认识几天的她温柔宠爱,捧在手心,视如珍宝。两家是故交,闪电般的订婚结婚带来的冲击让两人甜蜜的同时也坎坷曲折,历经亲人的陷害,国外特工的追杀,他欠虐,她欠宠,谱写着两人怎样的精彩生活。

《冷酷总裁:特工宠妻》 第十九章 压制情绪 免费试读

他对待人的态度就是这样,如果林争争受不了,大可以不做。

“小少爷,我们中午,能否,一同吃个饭。”昨晚,她一夜都没有入睡,想着当初遇见他的点点滴滴。

想到他当初救了自己,想到他花钱送她去进修,想到所有的女人都不能出现在他的面前,但她可以。虽然,也依然是一米之外。

所以,她想,她在闫景乐的心中,其实是特别的。

“不能。”然而,事实都是残酷的,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如此直接不带感情的不能两个字,让林争争压制极好的情绪,也有了些许波澜。只是,依旧被她快速地掩饰过去。

“是。”不能,就只有这么简单的两个字,没有任何的感情,甚至连头都不抬一下。林争争的心底不服,她想不明白,她到底是哪里输给了易青青。

然而,即使她想不明白,她也不能在闫景乐的面前表现出来,因为,他不喜欢。

“林助理,我不想再重申我的要求。”终于,闫景乐在看完最后一份文件之后,抬起了头,深沉的眼神,看着林争争。

“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出现在我的私人领域里。”闫景乐对于昨晚林争争私自前去他入所的行为,表示非常不满。

叶大少可是警告过他的,不想老婆以后有一天带球跑了,就得跟所有的异常都保护好距离。否则,万一哪天哪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往他身上一扑,误会就大了。

在他决定娶易青青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他该做什么,该给易青青什么。

林争争的心底想什么,他岂会不知?只是一直以来当作不知道。

今天他说这番话,就是希望林争争明白,他们之间,仅有的关系,便是上司与属下的关系。

她如果想要逾越,那便是她离开越氏集团的那一天。

“抱歉,小少爷。”林争争再次将指甲掐进了掌心,内心虽然如同在滴血般地痛,但,抬头对向闫景乐的时候,她依旧一脸微笑。

给人感觉是如此温和的脾气,如此好的修养,然,人不能走极端,否则,再好的修养,偏执了,都会荡然无存。

更何况,这所有的修养,都只是强忍着而伪装出来的。

闫景乐没有再多说,只是起身拿起西装外套穿上,带着南鱼便离开了办公室。独留林争争一个人站在那里,盯着他的背影,颤抖了肩膀。

闫景乐坐在自己的坐驾,南鱼看着他的脸色,便知道他为什么又一脸的无情。

车子开往越氏医院,易晓慧所制造出来的那些谣言已经处理完善了,但,闫景乐今天来到医院,却不是为了这事儿。

来到特护病房,闫景乐推门而进的时候,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一如以往,南鱼只能看着这样的小少爷,默默叹了下气。

走到病床前,看着躺在那里的女人,空洞的眼神,嘴唇在动,却没有说出任何的话,闫景乐俯身,轻轻地挨了一下她的脸,才抬起头。

“妈。”看着生命体征正一天比一天弱的母亲,闫景乐有时候真的在想,他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强硬留着她,他是不是该给她解脱。二十年了,她已经整整躺了二十年了,如果真的能醒来,早就醒了。

他一直的不放弃,到底是在救她,还是在折磨她。

他每看她一回,都要心底问自己一回,他到底该不该放弃了。

闫景乐的声音,并没有引来躺着的女人半丝的反应,而闫景乐只是静静地替她擦了脸,擦了手,虽然,这些每天都有专门看护的人在做,但,每次他来,都会做。

他不能一直守在医院里,甚至,有时候,他都不敢进医院,不敢来看她,因为,看到她这样,他总要问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做完这一切,闫景乐才离开医院,下一站,又是一个让他难受的地方。

车子驶入越家,越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守候在那里。

闫景乐一个月才会回一次家,每次他回来,夫人都会吩咐厨房多做好吃的,但,每次小少爷都是什么都不吃。甚至还会跟老爷吵架。

但,尽管如此,越家上下,还是十分盼望着每个月的这一天。

“爷爷。”步入大厅,闫景乐对着坐在那里的越老太爷叫了声爷爷。

至于,坐在另一边的两个人,闫景乐却是连看都不看。

“咳咳!”越啸天不是不满,他是难过。

和这个儿子之间的隔阂,努力了这么多年了,关系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有恶化的迹象。这让他,很是头疼。

“咳什么咳,有话就直说!跟自己的儿子,还用得着这样?”越老爷子看着自己儿子的样子,拍了拍桌子。

“爸……”越啸天对自己的这个父亲,是真的很无语的。有时候啊,他甚至在想,闫景乐敢这么嚣张,一半还是因为有这当爷爷的这般宠着。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都不愿意接受他。是他当年造的孽,犯下的错,他认。

但是,错都已经错了,正所谓大错已铸,他也无力回天。

“小炎难得回来一趟,快坐下,多吃些,天天那么忙,要注意身体。”坐在越啸天身旁的邓芷云,看着马上又要重复上演的戏码,赶紧喊停。

虽然,她知道,她说这些话,也讨不到好。

“爷爷,我跟晴宝儿结婚了。”闫景乐无视越啸天夫妇,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对着越老爷子说道。

“好,那婚礼,什么时候办?”越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只差没再次拍桌子,不过,这次就算拍,也是因为开心。

“等我追到她的时候,再办。”婚礼自然不能少了易青青的,只是,现在他们之间感情并不深,婚礼,不可操之过急。

“你都结婚了?”越啸天这下,可不管那么多了。

就算这个儿子再怎么不喜欢他,那也是他的儿子,都结婚了,他这个当爹的,还不知道儿媳妇长什么样,这真的说不过去了。

前些天说是订婚,老爷子硬是不让他夫妻二人参加,说是他们出现,会让这小子不高兴,他们忍了。想到只要有儿媳妇,说不准以后他们爷俩的关系就能改善了。

可是,这婚都结了,他还没见到人,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闭嘴,小炎结婚是好事儿,你有什么意见的!”越老爷子是太了解这对父子了,唉,他也不想他们这样。但这怨恨实在太深,他自问,没有能力去解开。

“爸,我不是有意见,我,我就是问一下……”这日子,没法过了,他这个当爹的,还不能问一下自己儿子的婚事儿了。

“问什么问,晴丫头,你们也算是认识的。她是朵儿的女儿。”越老爷子可没忽略刚才闫景乐对易青青的称呼,晴宝儿。唔,想来,这小子是开窍了。

“我知道是朵儿的女儿……”他就是想问一下自己的儿子,他就是想让自己的儿子亲口对他说,老爷子,你到底还想不想让我们父子俩和好啊!

“知道你还问!”越老爷子拍桌了。

“小炎,晴丫头的伤怎么样?”易青青被袭击的事情,越老爷子一直惦记着,只是考虑到他们小俩口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培养感情,加上有越姨在照易着,他才没有亲自去看望。

“正在恢复。”闫景乐看着眼前每个月都要上演的一幕,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早些年,他还会跟越啸天顶几句,现在,他已经连跟越啸天说话的想法都没有了。

“晴丫头受伤了,怎么回事儿?”越啸天也不管老爷子给他使的眼色,着急地问道。这儿媳妇还没见着呢,就受伤了,这怎么可以!

“爷爷,我还有事儿,先走了。”闫景乐没有回答越啸天的话,直接起身,转身就带着南鱼离开。

“哎哎哎。”越啸天看着一桌的饭菜,再看着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儿子,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还哎什么哎!都叫你不要说话,不要说话!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你偏要说,偏要说!看,又把我孙子气走了!”越老爷子又拍桌子了。瞪向越啸天,恨不得打他一顿的样子。

“爸,快别气了,明天我做些好吃的,给小炎送去。”邓芷云看着闫景乐离去的背影,也只能暗暗叹息。

“你的心思,爸明白,唉,也是委屈你的。”越老爷子看着邓芷云,也是一声叹息。

这曲曲折折的过程,越老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评论。

“爸,这些都是我的错,只是,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我实在是不知道,还要怎么样,才能得到这个孩子的原谅。”越啸天也看着邓芷云,这些年来,她受的委屈,他也是知道的,也怪自己当初一念之差。

“他还能回家,就说明,他其实心底,也不是那么恨你们的。”越老爷子也不拍桌子了,看着这一桌的好菜,也没了食欲了。

“晴丫头的事儿,你们不要掺和进去。小炎会处理好。”越老爷子看着他们夫妻二人,也不再多说,起身上楼。

闫景乐回到住所的时候,直接回了房间,看到易青青在睡觉,他脱了上衣也躺下。

静静地躺了好一会儿,他才感觉,内心不是那么难受。

易青青感觉身边有人躺下,闻着已经熟悉了的味道,她也知道是闫景乐回来了。

“炎,今天怎么这么早。”睁开模糊的眼睛,易青青看了眼时间,发现离平时闫景乐回来的时间早了两个小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