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我情愿从未爱过你_楚洛墨林子然_楠坞

2020-05-22 12:02

我情愿从未爱过你665:白先生到底是谁

慕子杉把手机接过,放在耳边。

“不许跟他答话。”

才一接过手机,那头就传来顾云彦的警告声,还带着几分孩子气。

慕子杉有些好笑,“为什么?”

“你没发现那小子说话特别没意思么?”

“……挺有意思的啊!”

“那小子长得还丑!”

“要听实话吗?”

“行了,你可以不说话了,总之,那小子挺受女孩欢迎的,你离他远点。”

慕子杉笑出声来,“怎么?顾老师在学生面前自卑了?”

“那倒不是,只是在你这不确定而已。不许受那小子蛊惑,明白吗?”

“我知道了!幼稚不幼稚,连学生的醋都吃,再说了,不是你让他来接我的吗?”

“我也就能使唤他一个,不然,才不给他接近你的机会呢!”

慕子杉被顾云彦逗得眼睛都笑弯了,“行了,你好好手术吧,我先回去把食材折腾好,你要下班了,就直接回来吧,不过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一起吃晚饭,SORRY!”

“为什么?”

顾云彦不满的皱眉。

“我要再不回家,我妈可能真的就要背着刀过来收拾你了。”

也对……

“那你在家等我,我早点下班。”

“好。”

***

送完慕子杉之后,丘澄就开车回医院了。

慕子杉自顾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

先是把买到的一些需要冷藏的东西,一一放进冰箱里,又把今晚需要的食材拿出来。

确定厨房里什么都不缺之后,才作罢。

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她连休息都没有,又开始马不停蹄的准备晚饭。

一会,她还得回家陪白白吃饭,所以,她没办法陪顾云彦一块吃晚饭了。

饭才做到一半的时候,顾云彦回来了。

“怎么这么早?”

慕子杉还有些诧异。

“从手术室出来,就直接回来了。”

顾云彦把钥匙放在玄关的鞋柜上。

“吃午饭了吗?”

慕子杉只记得他吃饭的事情。

“答应了你的事情,当然不敢忘,吃了。”

“这还差不多。”

慕子杉又重新进了厨房里去。

顾云彦跟了进来,“好香。”

“马上就可以吃了,你先去洗手。”

顾云彦依言把双手洗干净,又看了手腕上的表,“现在才五点多一点点,吃晚饭会不会太早?”

慕子杉头也没回,只道:“我先帮你备在这里,你要觉得时间太早,就过一会再吃,我一会把菜都放锅里温着。”

“你不陪我吃晚饭了?”

“没办法了,我得回家。”

顾云彦有些失落。

他从身后环紧慕子杉,头搁在她的肩膀上,“我今晚放你回家,你陪我吃晚饭呗?”

他还在试图与她商量。

可慕子杉却半点都不动摇,“不行,今天我不单单要回家,我还必须得回家吃晚饭,刚刚我妈已经打过电话来催了。”

其实,打来电话催她的,不是母亲李嫣然,而是儿子慕白白。

本来她去援助就已经去了长达半个月,回来后,又只顾着和顾云彦纠缠,把儿子都给怠慢了,所以,今天无论如何她都必须得回家了。

顾云彦见说不动慕子杉,只好放弃。

“那我一会送你回家,好吗?”

“……好是好,但你的晚饭……”

“送完你回来再吃,刚刚好。”

“你一定会吃吧?”

慕子杉不确定。

顾云彦好笑,“一会我给你拍视频,你总可以吧?再说了,你亲自为我下厨,你觉得我能不吃?”

“也是,这回要不吃,就永远别想有下回了。”

“是,我知道了,不敢不吃。”

“你出去,我马上把饭做好。”

慕子杉轰顾云彦出去,“你站在这,碍手碍脚的。”

顾云彦为了不影响她做饭,这才不得不放开她,站在了门口的位置观看她。

犹记得从前,两个厨房小白,在里面捧着个菜谱忙碌着。

她也什么都不懂。

学会做一道汤都会高兴许久。

可什么时候,那个厨房小白如今已经演变成了厨房里的高手?看起来格外熟练的样子,而炒出来的菜也是色香味俱全。

顾云彦倚在门沿上,问道:“你在加拿大学过厨?”

“没有啊!这都是自己研究的。”

“你在加拿大自己做饭吗?”

“偶尔,但因为有白……”

慕子杉说了一半的话,忽而顿住了。

顾云彦同是一怔。

白……

又是这个姓白的!

顾云彦眼神暗下几许。

很显然,这个姓白的男人,对她来说,非常不一般。

至少,她记着他,记得很深刻。

因为,单单和他在一起,他已经听到她不下三回的提起这个男人了。

哪怕就是她的前男友,顾云彦也必须得承认,他是吃醋了!

而且,醋味很浓!

可即使如此,顾云彦什么都没说。

不是不想说,是不敢说。

生怕从这丫头嘴里听到关于那个男人的一切,更怕她告诉自己,她还喜欢着那个男人……

这些答案,顾云彦一个字都不想听到。

所以,他宁愿像个鸵鸟似的,把脑袋埋起来,然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也当做他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顾云彦从厨房出来,回去客厅。

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了两页,却发现自己根本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他有点烦。

却无法能发泄。

慕子杉回头看了眼坐在厅里,翻书的顾云彦。

他低着头,眉头蹙着,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慕子杉悄悄吐了吐舌头。

有些好笑。

她知道他刚刚定是误会了什么,她也知道他非常在意这个姓白的‘前男友’,但是……

慕子杉有时候忍不住想,如果他知道这位‘白先生’其实是他的儿子,他会怎么想?

那画面应该还挺好玩的吧!

慕子杉飞快的把晚饭做好,又用保温锅温着,这才脱下围裙,洗过手后,从厨房里出来。

“晚饭已经备好了,一会你回来直接吃就好,走吧!还要不要送我回去?”

顾云彦偏头看她,放下了手里的书。

“辛苦了。”

“还行,一个人的饭,不太难做。”

慕子杉言语很轻松。

顾云彦拉长着脸,“走吧!”

他拿过柜子上的钥匙,自顾往外走。

其实,特别想问问她‘前男友’的事儿,可是,又不想问。

问了,会不会显得他特别小气?

如果她真的回答,是还在意,那他又怎么办?

与其说,顾云彦在生她的气,其实更多的是在生自己的气。

慕子杉看出了他心情的抑郁,她故意什么都没说,只默默地跟着顾云彦出了门。

两人进电梯。

顾云彦还是一句话不说。

慕子杉终于主动问了一句:“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她根本是明知故问。

“没有。”

顾云彦不承认。

按下电梯,直接通往地下停车场。

“叮——”

电梯门开。

顾云彦率先大步出门。

慕子杉紧跟其后。

顾云彦打开车锁,又替慕子杉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谢谢。”

慕子杉看他一眼,坐进了车里去。

顾云彦绕过车身,跟着坐进了里面去。

进来后,他并没有急着开车,而是一直坐着,低着头,沉默不言。

“怎么了?”

慕子杉问他。

顾云彦手指搁在唇边,用牙齿厮磨着指甲,似在思忖着这些话他该如何开口。

约莫过了五分钟之久,最后,顾云彦到底开了口,“你真的很喜欢那个姓‘白’的?还是说,哪怕到现在也仍旧还喜欢着?”

“……”

果然还是逃不出‘白白’诅咒。

慕子杉咳嗽了一声,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

“回答我。”

顾云彦非常在意她的答案。

“那……如果我告诉你,答案是肯定的呢?”

“……”

答案是肯定的,就意味着,她是很喜欢那个姓白的,甚至,到现在仍旧还喜欢着。

顾云彦面色瞬时阴沉下来,有些难看。

“当我什么都没问过。”

他说着,就准备启动车身,要走。

慕子杉却把他的手给摁住了,“逗你的。”

“什么意思?”

顾云彦偏头看她。

慕子杉靠在椅背上,也偏头看着他,“我没有前男友,也没有一位姓‘白’的先生,这五年至始至终我都没有交过男朋友,也没有喜欢过别的男人。”

顾云彦闻言,那双紧敛的双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舒展了开来。

“至于那个姓白的……”

“不用说了!”

顾云彦忽而一伸手,一把就将慕子杉给抢抱了过去。

慕子杉被他抱了个满怀。

“干嘛?”

慕子杉有些好笑。

他的喜悦之情完全溢于言表,像个孩子似的。

顾云彦抱紧慕子杉,“我可以不管姓白的到底是哪方神圣,只要他不是你喜欢的男人,我都不在意!”

真的?

可慕子杉觉得,才不是这样。

他一定会在意的。

“好了,你松开我,我已经被你抱得喘不上气了。”

顾云彦闻言,这才松开了慕子杉。

慕子杉好笑的看着他,“怎么越长大越回去了。”

顾云彦这才终于启动车身,送慕子杉往家里回。

慕子杉回到家里的时候,正好,饭菜上桌。

“妈咪——”

小白白见着慕子杉,高兴坏了,即刻就投身进了她的怀里。

慕子杉抱过小家伙,“走,洗手去,准备吃饭了。”

“回了?”

李嫣然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目光复杂的看了女儿一眼。

“妈……”

慕子杉尴尬的喊了一声。

李嫣然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道:“准备吃饭。”

“好,来了!”

慕子杉抱着儿子去洗手间里洗手。

小白白跪在盥洗池上,一边搓着他白嫩嫩的小手,一边小声同慕子杉道:“妈咪,你是不是惹外婆不高兴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