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农门太子妃_柳轻水、苏念寒_佚名

2020-05-22 12:02

柳轻水被医闹无辜牵连嗝屁了。 再睁眼,成看了一个不受待见的农家女,家徒四壁,要啥啥没有。 为了能过上悠闲生活,柳轻水斗得了恶妇,打得了地痞,治得了病,挣得了钱…… 哎,太优秀了总遭人惦记!那个捡来的男人,我虽救你一命,但是不用以身相许啊喂!

免费阅读

直至杨氏转身不见了影儿,柳轻水这才停止抽泣,扶起柳轻兰,摸去她小脸上的污渍,擦干眼角的泪水,这才心疼的问道。

“没事吧?刚才婶娘有没有伤到你?”

柳轻兰知道,以柳轻水的性格,若告诉她实话,免不了和杨氏吵一番,杨氏性子又烈,保不齐柳轻水要受皮肉之苦,再三考虑,还是瞒下此事。

“阿姐你莫要担心,毕竟是我们的婶娘,不会下狠手的。”

柳轻水心道,她是个怎样的人,我又怎会不知?阿兰就是太懂事了,反而会委屈了自己。

“傻妹妹,什么时候你才能学会保护好自己?这些钱你先拿着,等阿姐攒够了,一定带你去看郎中。”

柳轻水边说着,边把一个素色的花包,塞到柳轻兰的手里。

沉甸甸的,是柳轻兰从未见过的数量。

“这么多?阿姐,这钱你是打哪来的?”

柳轻水毫无保留,将自己制作药膏,卖给村中人的事情,经过一一告知给柳轻兰。

柳轻兰听后既惊喜又疑惑:“阿姐,我从未知道你竟有这手艺。”

“不过是小时候阿娘照拂,传授我一些皮毛,上不得什么台面的,就磨些草药,仗着大家都是邻里邻居,多多照应罢了。”

柳轻兰一向对柳轻水唯命是从,毕竟是自己的阿姐,三言两语就糊弄过去。

柳轻水长舒一口气,拍着胸口,还好自己反应快,没有被柳轻兰发现端倪。

简单的做一些清粥小菜,炒一盘土豆,打点好柳轻蓝,柳轻水顺便装上一些,挎着背篓,交代好柳轻兰好好在家调理身子,切莫被别人欺负了去,这才整装上路,回到山上。

此时至柳轻水一路下山已过许久,苏念寒一个人在山上,免不了寂寞,从山上到山下来回不下数次,终于看见远方一抹白,柳轻水一人行走在山间。

身影一闪,柳轻水只听从头顶上传来一句话。

“你来了,等你好久了。”

柳轻水心中诧异,抬头见苏念寒站在树枝上,直挺挺地盯着她后面的背篓。

没想到这苏念寒功夫够好的,那树枝极软,哪怕是三岁小儿站上去,也必定会折断,可他立在上面,像是一只孤鸟,迎风而立。

“你怎么来了?”

苏念寒脚尖一点,轻盈的落在地上,手指自己的肚子,那里发出咕咕的响声。

“抱歉,家里有事,出来的晚了。”

柳轻水慌忙反应过来,将背篓里装好的饭菜交与苏念寒。

隔着一层布料,淡淡的饭香味传出来,苏念寒微微点头,算作称赞。

苏念寒倒也不客气,将这饭菜放到袖兜,走了大约两三步,回头一看,柳轻水竟和他走相反的路径。

“你要去哪?”

“上山采药。”

这山虽是不抖,可路上毕竟坎坷,柳轻水注意力集中在脚下,回答苏念寒的竟有几分不耐烦。

苏念寒沉默片刻,转身回到山上。

柳青水没有想到,她制作的药膏竟然这么受欢迎,本来上一次采药是备了半个月的货,结果几天之内全都卖光,害得她不得不赶紧再次出来多采一些。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快了不少,大约一柱香的时间,所需的药材已经采摘结束,背上的背篓也重了几分。

柳轻水一抹额头的汗珠,刚想原路返回,谁知一转身,突然出现的苏念寒,吓了她一跳,左脚一滑,身子不由自主向后倾去。

多亏苏念寒眼疾,手快伸手揽住她的腰肢,顺势往自己怀中一带,带起的气息吹拂了柳轻水的发丝。

嗅到苏念寒身上有一股檀香,柳轻水有些心慌,反手推开苏念寒,左右思虑一下,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大礼貌,还是跟上一句。

“谢谢你,只是你若不出来吓我,我也不至于会摔倒,总之这件事情我们互不相欠。”

柳轻水的话,倒让苏念寒觉得有些好笑,指着自己的鼻子,略有几分委屈。

“我都已经站在这里大半天了,明明是你没有注意。”

这人还真是有趣,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女儿家,不会武术,后面又没长眼睛,怎么会看见他一个大活人?

罢了罢了,这人怕是把脑子摔的有些糊涂了,在这里胡言乱语。

柳轻水大致思虑一下,终于气定神闲,双手一摊:“我的东西呢?”

苏念寒将一花布包交给了柳轻水,目光始终停留在她的背篓上,双唇半张半合,似有话要说。

“你懂医术?你是郎中?”

“只是一些药材,做些药膏,有美容的功效,算不得什么郎中。”

按现在人的话来说,自己的那点功夫,顶多算个蒙古大夫,就算她有心,别人也不敢轻易找她去看病。

“别这么贬低自己,别忘了,他的脸,还是你给只好的呢。”小宝的声音突然响起,害的柳轻水又吓了一大跳,这个系统还真是神出鬼没。

“上次不过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我自己都大点能耐,我还不知道么?”柳轻水没放在心上,倒看太阳西行了不少,算计着自己出来的太久,担心发现真相的杨氏回去欺负柳轻兰,匆匆和苏念寒道别,快步下山。

苏念寒看着柳轻水的背影许久,终于身形一闪,回到山上茅屋。

还未进家门,柳轻水便听见李氏的训斥声。

“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柳轻水第一反应是柳轻兰受欺负,快步进入,谁知李氏骂的竟是杨慎花。

杨氏跪在地上,左边脸比右边肿了不少,肩膀上下抽搭,听见有声响,抬眼一看,竟是柳轻水,一双泪水朦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就是这个赔钱!是她骗的我,一不能饶了她。”

杨慎花的话起作用,李香果然抬起眼,不满的上下打量柳轻水。

“钱呢?”

底气十足,要的还真是理直气壮。

“祖母,婶娘没跟你说吗?这钱一出门就被人抢了。”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了,这周围的邻居我都问个遍,根本没人抢你的钱,分明就是你在诓我,赶紧把钱拿出来,这个家不是你白吃白喝的地方。”

想着这一下午,自己走遍了半个村庄,脚后不知磨了多少个泡,仍是一无所知,杨慎花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骗了,一回家还要受到李氏的责备,这口恶气若是不撒出来,杨慎花岂能心甘。

“婶娘,你说我骗你,你可有证据?”

“证据就在你的身上,你赶紧把钱给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