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逍遥狂医叶凡白若雪(已完结)

2020-05-22 15:01

逍遥狂医

推荐指数:10分

《逍遥狂医》男女主角为叶凡白若雪,是作者佚名打造的都市小说,已上架微小宝。医院实习生叶凡,一指能治病,也能。太上神脉,专治疑难杂症。太上术法,镇妖伏魔。天生纯阳体质,需要极阴女。谁是极阴女,医院的###医生,市长的女儿,风韵十足的女总裁,还是富家女?或者是俏丽的大学生。

《逍遥狂医》 第3章 女人就会挠人 免费试读

白若雪又不想走了,还往叶凡身边坐。现在她感觉,这个实习生越来越神秘的样子。

叶凡还是继续看着直播,不过里面的美女主播,跟白若雪比起来差远了。

“你能闻到我白的有点多,也能用符咒治呀?”白若雪口气照样冷。

李琳撇一下小嘴巴:“白主任,你又相信他呀,这家伙,嬉皮笑脸心存不良。”

叶凡看着这个也有点冷的美女:“行,我就心存不良。你也是太冷那啥不正常,量太大,颜色也鲜红。”

怎么着,叶凡说完了,目光又移向手机,继续看直播。

李琳吓一跳,赶紧往叶凡另一边坐:“我那样,你能感觉到呀?”

“真对呀?”白若雪看着李琳,惊讶地问。

李琳点头,让白若雪又是暗暗吓一跳,感觉叶凡的医术,好像是高深莫测。

“喂,那那,那我白的有点多,怎么治?”白若雪小声又问。

叶凡笑着抬起头:“你白的有点多,那最容易治了,不用药也不用法术。”

“不用药也不用法术,那怎么治?”白若雪一脸疑惑地说。

“咳咳”叶凡出两声,笑脸往白若雪的耳边凑,先感觉一下淡淡的发香。

白若雪瓜子脸皱一下,才想避开,听叶凡低声说:“你是太想了,通了就不会。”

叶凡说完,脸离开又笑,瞧着白若雪,刚才红过一阵的粉脸更加红。

白若雪杏眸张大,突然抬起娇手,朝着叶凡的脸就打。

“嘻嘻!”叶凡笑两声,抬手接住打向他的娇手:“雪雪呀,我就能治好你的病,让你病好了整天很欢乐。”说完了,突然将白若雪的手往嘴巴放,亲一下。

真香,白若雪的手很嫩,芳香也是淡淡如兰。

“下流!”白若雪说着,手挣开,站起来抬起高跟鞋,朝着叶凡的牛仔裤中间就踢。

叶凡还是坐着的,瞧踢过来的黑色高跟鞋,真冲他的生产基地呀。笑着手一接,抓住高跟鞋轻轻一带。

“啊!”白若雪叫一声,身子失重双手挣扎两下,挣扎出娇颤的身子朝着叶凡倾。

叶凡放下白若雪的高跟鞋,赶紧站起来,双手朝着扑进他怀里的高挑身子搂,立马就是温香满怀。

白若雪吓一跳,娇颤着的饱满很重地凑着叶凡,抬着脸,稍开小巧的嘴巴又挣扎。

这美女,越是挣扎越是美,似兰的芳香更加浓。凑着叶凡的饱满,挣扎得柔柔带着弹。

叶凡脸一低,重重地亲上白若雪稍开着的娇唇。真美,柔柔地带着温,听着她吓得出一声,也带出清新的似兰清香。

白若雪又是昏,叶凡亲还不够,突然含着她的兰瓣,就如吸食果冷般地吸。

“哇!”叶凡突然叫一声,放开白若雪,手急忙往脖子摸。

“你是猫呀,挠我的脖子。”叶凡说着,摸着脖子的手放眼前,手上还有血迹。

白若雪气得重重地呼吸,看着叶凡脖子上被她挠出来的血痕,大声说:“我还没咬你的喉咙,咬死你才好。”

这美女说完了,转身抬下巴,耸着大.胸走出医生室。

李琳冲叶凡狠狠地翻个白眼,急匆匆地走出去。

叶凡嘻嘻笑,咂咂嘴巴,感觉白若雪留给他的清香,真的美。手往还渗出血迹的脖子摸,容易的事,嘴里念出太上复苏咒,然后右手食指往脖子上的血痕抹。

搞定,叶凡不用看,脖子上的血痕瞬间就是伤痕全消。

“这样冷,又这样娇柔,肯定是极阴女。”叶凡自言自语,往值班宿舍里走。

极阴女,是叶凡很需要的。他六岁端午节那天,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全身暴起青筋没气了。他父母要将他埋了,却被村后山上那个疯颠老道士救活。

六岁的他,感觉医术好神秘,就缠着老道士要学医。这老道士好像专门要收他,立刻答应。教他“太上术法,”还有“太上神脉要诀”。

从此以后,每到端午节中午,他就会发病。老道士也说出他的病因,是他全身奇经八脉都是纯阳,没有阴气调和,到一年阳气最盛的端午节中午就会发病。

到他大一点,每到端午节前一天晚上睡觉的梦里,都会出现一个很美的女人跟他在一起。这是师傅对他施出“太上阴合咒”,才使他第二天不会发病。

一直到了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因为喜欢探究医术,也想寻找根除自己病根的办法,高考分数出来了,志愿就填了中科医学院。

临到大学的时候,师傅跟他说了,要治好他的病根,只能跟极阴的女人在一起。不然,他活不过三十岁。

师傅说的极阴女人,就是性情冷淡,眸光似水唇红齿白,雪肤如脂不瘦不肥。还要前挺后翘,举手投足尽显婀娜。

还有,极阴的女人,除了五官,全身都很洁净。因为是极阴,会白的很多,而且每月有几天会腹部隐疼,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还得会吸他的阳气送给他阴气。

这样的女人到那里找,他只感觉,白若雪好像就是极阴女人。

叶凡走进值班宿舍里,摇摇头,无可奈何地叹息。师傅说了,极阴女那是极少极少,搞不好白若雪就是极少中的一个,那就能根除他的病根。

不想了,叶凡往铺子上坐,每天晚上他都会修炼,不是练《太上术法》,就是《太上神脉要诀》。

今晚他要炼的是“太上乾坤眼”,《太上术法》中说,乾坤眼也就是透视,能看到人体内五脏六腑。更细的,还能看清经络中的气血。修为深一点,能看穿墙壁。

书里还有一行字:“乾坤眼,修为莫测高深。”这是啥意思?叶凡不知道。

“天法清清,地法灵灵,太上正气,乾坤显形。急急如律令!”叶凡边念着咒语,右手食指也按照书中的符形快速地画,接着食指和中指往两眼抹。

没作用耶,叶凡目光看着自己的牛仔裤,看不透里面的生产基地。一直炼,炼到走廊里响起高跟鞋的声音,才溜下铺子打开值班宿舍的门。

已经是上班时间了,叶凡冲刚刚走出电梯间的白若雪笑。

白若雪冷冷地瞪一眼叶凡,脸往后面转,跟在招呼她的江院长打着招呼。

江院长走到病房走廊,后面跟着一个大夏天穿西装的哥们。看见叶凡笑着说:“叶凡,昨晚你治好的林总请你,跟他去一下吧。”

“嘿嘿,叶神医你好!我们林总请你。”穿西装的哥们也笑着说。

叶凡点头笑一下,是昨晚那位***,应该出院了还找他,那要干嘛?走呗。

推荐阅读: